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3577)
 
--- Chen_Jie (3/3/2017)
 
作者: 陈杰

伤病

青少年运动员长大后能否成才,就是能否成为职业运动员,除了自身的天赋和后天的勤奋外,还要避免伤病。我认为这个避免伤病可能比天赋和勤奋更重要。自Ivan开始打棒球时,我也一直小心翼翼,特别注意从小练好防止受伤的基本功,让他在比赛中尽量避免受伤。不过,因为我自己的成长经历,只以为是碰撞和动作不对才会在比赛中受伤。另外,我们对棒球运动的认识还非常粗浅,没有深刻体会到这项运动的特点。这两年,我自己不断的反省自己,我们可能最大的失误就是对棒球运动最常见和最致命的损伤,疲劳性损伤认识不足。
与疲劳关联的运动损伤在医学上算是一个新兴领域。据我所知,医学界现时有不少关于疲劳和运动损伤的因果关系的争论,而且大部分的结论都来源于生物统计科学的结论。而生物统计结果的特殊性,有时很难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
在Ivan受伤后我才知道,棒球运动被认为是一项最容易发生疲劳性损伤的运动。人们认识这一点也是最近十几年的事。少年棒球界最有名的一项伤病就是Little League Elbow, 一种跟扔球有关的肘关节伤病。现在的统计科学认为,Little League Elbow跟扔球太多有关,所以Little League比赛对投手每场比赛的投球数目有严格的规定。每次比赛完毕后,要相隔几天后才能继续投球。但是美国的旅行棒球队比赛就基本没有对投手有多少限制。很多棒球界的老前辈认为规定投手的投球数目是多此一举,因为他们的成长经历根本没有这些限制。这种认知的差别主要是统计结果只是告诉人们如果选手投球太多,那么受伤的概率会增加,并不一定会受伤。什么才算太多,也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问题。另外规则的限制不考虑各人的身体素质差异,而做的一些规定,所以有些身体素质好的选手,或者训练比较系统的选手就认为这些规定其实是限制了他们潜能的发挥。
Ivan的高中棒球第一年 (2011) 在P教练的带领下取得了非常傲人的成绩。以一年级新生凭实力打上学校球队的主力,而且各项数据都是队里最好的,这个成就在美国这个崇尚体育运动的国家是非常少见的。也因此让Ivan对自己的心理期望达到了顶点。从2011年秋天开始,Ivan的棒球活动就一下子多了不少。 2011年秋天被游说去打了20多场16英寸垒球。2011年秋天除了在学校打棒球外,还到了芝加哥南部的的一个少年棒球活动开展得很好的小镇Tinley Park打棒球,两个月打了差不多四十场比赛。2012年佩顿的棒球季从3月到6月,Ivan一共打了40多场比赛,夏天除了打学校的summer ball外,又加入Chicago Bomber旅行队打了40多场比赛,到秋天又打了20多场Tinley Park的球季棒球。秋天又参加了20多场佩顿中学的16英寸垒球最后还拿了芝加哥市的冠军。尽管当时他才16岁,另外还应邀代表伊利诺州参加Little League组织的17到19岁的世界大赛,直到最后输掉最后一场才失去了全美最后八强的资格。2013年,几乎是重复了2012年的所有比赛。 到2013年春天的时候,已经初露疲态,只是我们大家都没有意识到。首先是各项指标已经有所下降,其次是Ivan在三月底的一场比赛中意外地拉伤了大腿的肌肉。这在Ivan以前的体育生涯中从未出现过的。虽然拉伤大腿肌肉不是特别严重的损伤,休息一段时间后就会康复。但是现代医学肌肉拉伤也许跟疲劳有关。
另一个做成Ivan后来受伤的因素可能是跟他打的位置有关,2012和2013年,Ivan主要是打投手和捕手这两个关键位置。这两个位置都需要大量扔球,这对肘关节的要求很高。一般来说,棒球比赛的先发投手比赛完之后,因为大量的投球引起关节之间的软组织损伤,需要休息3到4天才能比赛。很多选手,包括少年选手比赛一结束就马上吃消炎药,以防止受损的软组织发炎。但是Ivan在2012年和2013年两年间几乎是不是当捕手就是投手,在两次投球之间几乎没得到什么休息。这种长时间的超负荷的运动行为,终于在2013年6月在比赛中在毫无知觉时突然觉得肘关节疼痛不能继续。后来到医院检查,开始以为是肌肉拉伤,休息一会就好了,但是休息了一个月之后,还没见好。最好找了一个专为职业棒球选手看病的医生,通过MRI检测,觉得是尺骨副韧带(ulnar collateral ligament)撕裂。医生和MRI诊断师对MRI的结果判断有大同小异的差别,MRI诊断师认为是断裂,而医生认为是部分撕裂。无论那个诊断结果是正确,如果要继续投球的话,必须做一个棒球选手闻之色变的手术Tommy John surgery就是多接一条人工韧带。这个手术的康复时间一般需要18个月,手术后能重返赛场的机会大概在80%左右,另外20%的投手生涯就会因此结束了。韧带受伤其实是一种疲劳性损伤,即使是暂时康复,一旦再遇到重复性的运动时,又会很容易受伤。需要另接一条韧带是为了减轻身体自身的韧带的负荷。
当我们拿到这个MRI诊断报告后,基本上已经明白Ivan作为棒球投手的生涯已经结束了。要打上职业选手也无望了,甚至打上NCAA Division I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幸好,这个韧带损伤对平常人来说不算一个损伤,它只是对长时间高负荷扔球才算是损伤。如果不投球,就不需要做手术。从此之后,Ivan就再也没有作为投手参加任何的棒球比赛了,而是专职打捕手了,即使是捕手,当扔球截杀盗垒者时,也不太敢用尽全力去扔球了。伤病不但影响了某些技术动作,还增加了不少心理负担,从而影响了比赛的发挥。
2014年,Ivan继续为佩顿中学出战,虽然不打投手了,但作为捕手依然令对手恐惧。大部分对手面对Ivan的时候,尽管Ivan肘关节受过伤,但是大多数选择不盗垒,也就无从检验一下受伤究竟对他的比赛影响有多大。Ivan各项统计数字依然是佩顿中学球队乃至芝加哥公立中学里面最好的。他也因此被选为芝加哥市的全明星球员,代表芝加哥公立中学全明星和芝加哥天主教中学全明星打了一场表演赛。应该说,Ivan的中学棒球生涯非常多姿多彩。棒球运动为他赢得不少荣誉,也给他带来很多乐趣。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130833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