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1983)
 
--- FengHua (10/20/2017)
 
所当然。那时候,在我们那伙⼈⾥,业务优
秀并不给政治进步加分,往往还减分。本分
的事做不好没关系,跳群舞溜个边,唱⼤合
唱充个数,都毫不影响你⼊团⼊党,只要做
忙够了本分之外的事,扫院⼦喂猪冲厕所,
或者“偷偷”把别⼈的⾐服洗⼲净,
“偷偷”给
别⼈的困难⽼家寄钱,做⾜这类本分外的事,
你就别担⼼了,你⾃会出现在组织的视ᰀ⾥,
在那视ᰀ⾥越来越近,最后成为特写,定格。
丁丁进⼊组织的视ᰀ,不是由于她那⾳⾊独
特的歌声和她对⾃⼰歌声的当真,每天上声
乐课以图不断完善这歌声,⽽是因为她天⽣
⾃带三分病,她活着什么也别⼲就已经是
“轻伤不下⽕线”
。她不是胃⽓痛就是浑身过
敏,再不就是没来由的发低烧,她的那双脚
也⻓得好,⼀⾛路就打满⾎泡。我们急⾏军
夜⾏军千百⾥⾛下来脚掌光溜⽆恙,她⼀只
脚就能打出⼗多个⾎泡。我总也忘不了⼥兵
们在⾏军后脱下鞋时的失望——怎么就有
这么不争⽓的脚掌,也不⽐林丁丁少⾏军⼀
步啊,却是⼀个泡也打不起来!林丁丁的脚
在众⽬睽睽下被卫⽣员抱在膝头,⼀针针地穿刺,直⾄⾎⽔横流,⼗多个⾎泡上扎着引
流⽤的头发,简直是⼀对⼈⾁仙⼈掌。此时
丁丁总是对⼈们摆着软绵绵的⼿:“不要看
我,不要看呀!”⼈群却包围不散,尤其男兵
们,嘴⾥还不有的丝丝吸⽓,似乎丁丁已经
局部地牺牲了,局部地做了烈⼠,他们追悼
局部的丁丁。
后来我们知道,刘峰为了丁丁通过⼊党预
备期,还是做了些⼯作的。有些党员说她过
分追求个⼈成功,刘峰反驳说,⼤学都开始
招⽣了,都有⼈报考硕⼠博⼠了,光红不专
的⼈以后没得混了,党难道不需要⼀点⼉⻓
本事的⼈?
在这间关⻔闭户的舞美⻋间⾥,刘峰对丁丁
说,她⼊党了,他从此就放⼼了。丁丁奇怪
地看着他,放什么⼼?“放⼼”从哪⼉说起?
“我⼀直在等你。就是想等你⼊了党再跟你
提。怕影响你进步。

刘峰⽼⽼实实地表⽩,跟雷锋相似的⼀双眼
睛亮起⼀层⽔光。他的泪是因为想到⾃⼰⼏
年的等待;那等待有多么苦,只有他⾃⼰知
道。刘峰已经说得够⽩了,丁丁却还糊涂着,问他:“等我?等我⼲什么呀?”
“就等像咱现在这样啊。

“这样怎么了?”丁丁偏了⼀下脸。
刘峰觉得丁丁此刻简直可爱死了,这么⽆邪
⽆辜,⽤当下话来说,她是真“萌”

“⼩林,我⼀直都喜欢你。

⼩林是刘峰⼀直对丁丁的称呼,年轻党组⼲
部跟群众谈话,称呼是⾰命队伍⾥的。
林丁丁听了这句话,还抱有侥幸,喜欢她的
⼈很多,男的⼥的多得是,到军区军⼈服务
社买⽛膏,都会碰上⼏个中学⽣,告诉她他
们喜欢她,喜欢她的歌。
刘峰⾛错的⼀步,是坐在了那个庞⼤沙发的
扶⼿上。这是他为下⼀步准备的:伸出臂膀
去搂他的⼩林。可就在他落座的刹那,丁丁
跳了起来,⼤受惊吓地看着他:“你要⼲什
么?!”
刘峰⼀下⼦乱了。他跟着站起身,扑了⼀步,
把丁丁扑在怀⾥。
丁丁的೾扎很轻微的,但男⼈知道好⼥⼈在
这种时刻都会半推半就⼀下。
刘峰这时候说了错话。他说:“我⼀直是爱你的。
”接下去他咕⾥咕哝,丁丁⼤致听清了,
他意思说这么多⼏年了,他⼀直在等她,等
她提⼲,等她⼊党。
林丁丁突然೾扎得猛烈,并“哇”地哭出声。
假如那次踢腿踢出了卫⽣纸的⼤哭是冤⽆
主债⽆头,不知谁糟蹋了她完好的纯洁,这
次她是冤有主债有头。刘峰抱着这个哇哇哭
的⼥⼦,完全乱了,不知正发⽣的是什么事,
事情的性质是什么。他连掏出那⼀团糟的⼿
帕都想不起了,展开巴掌就去给丁丁抹泪。
根据丁丁后来对我们的描述,我想象⼒都跟
不上了: 那该是多滑稽的场⾯!刘峰⼀只
⼿紧搂着林丁丁,⽣怕她跑了,另⼀只⼿那
么眉⽑胡⼦⼀把抓地给他⼼爱的⼩林抹泪。
⼀边抹,⼀边暗⾃惊叹到底上海⼥⼦,这⼿
感!细嫩得呀,跟刚出剥出壳的煮鸭蛋,蛋
⽩还没完全煮结实……脸蛋就这样好了,其
他部位还了得?⼿从脸蛋来到她那带柔软
胎⽑的后脖颈…..都是夏天的过错,⾐服单
薄,刘峰的⼿⼲脆从丁丁的衬⾐下⾯开始进
攻。
刘峰继续说错话:“⼩林,我对你是真⼼的,爱你…”
林丁丁突然破⼝⼤喊:“救命啊!”
刘峰就像给⼈打了⼀棍,进⼊了半秒钟的休
克。丁丁就是那当⼝从舞美⻋间跑出去的。
跑出去,还在哭。接下去⼜出现⼀个荒诞情
节,跑出⻔的丁丁突然⼜折回,⽤脚去勾那
扇⻔,似乎要替刘峰把⻔关上。勾了两下还
是关不上那⻔,只听⾥⾯⼀个声⾳说:“别管
了,你⾛吧。
”这个声⾳之沙哑之⽆⼒,似乎
发⾃⼀个正在咽⽓的⽣命。
后来我们问丁丁她为什么⽤脚去关⻔。她
说她不能⽤⼿,⽤⼿就会看⻅刘峰;她不想
再看⻅刘峰。可是为什么要去给他关⻔,跑
了不就完了吗?她糊涂地瞪着眼,摇摇头,
⼜摇摇头。我想她是给吓糊涂了,要把⼀场
惊吓和造成惊吓的⼈永远关闭在那扇⻔⾥。
就在她执意⽤脚替刘峰关⻔的时候,王⽼师
的⼉⼦跑来了。他是唯⼀⼀个隐约听⻅丁丁
呼救的⼈。这是个⼗六岁的男孩,跟乐队的
钢琴师学琴,此刻刚下钢琴课,⾛到未来的
排球场上。男孩缺的就是⼀个姐姐,⼀直把
⽗亲的得意⻔⽣林丁丁当亲姐姐。他从排球场循着呼救声⽽去,正撞上从舞美库房泪奔
⽽来的丁丁,问姐姐怎么了,丁丁跟这么个
⽑孩⼦说得清什么,接着泪奔。男孩⽬送丁
丁消失在红楼的⾛廊⻔⼝,转过身,觉得⾃
⼰有能⼒破除这悬疑。他很快来到唯⼀亮灯
的库房⻔⼝,推开虚掩的⻔,看到刘峰在拆
⼀个沙发上绷的布料,不像是他让丁丁喊救
命的呀。于是他带着更᯿的悬疑回家了。回
到家他跟⽗⺟说:“姐姐哭了!”
对王⽼师来说,林丁丁哭是正常的事。舞台
上唱砸了⼀个⾳,忘了⼀个词,她都会跟⽼
师痛哭。倒是师⺟觉得⼉⼦满脸疑云好⽣奇
怪,问了句丁丁为什么哭。
⼉⼦说不知道,但是好像还听她喊了⼀声
“救命啊!”
丁丁回到宿舍,我和⼩郝刚擦了澡。已经熄
了灯,我们正摸⿊⽤擦澡的温⽔抹凉席,听
她的呼吸不对,我拉开灯,看⻅的就是这个
刚被⼈强奸未遂的林丁丁。郝淑雯也看出事
情很⼤,问丁丁怎么这幅德⾏。
丁丁⼀头栽倒在她⾃⼰的床上,⼤哭起来。
隔壁的⼈和对⻔的⼈都被她哭醒了。我们的⻔上响起越来越不客⽓的敲击:“林丁丁,⼤
半夜的,⼲嘛呀?!”我们只好关灯。在我们
军营⾥,⼀九七七年夏天的熄灯号跟其他所
有号⾳⼀样,已经没多少⼈当真了。
丁丁⽤⽑⼱毯捂住头。哭声⼩了,但整个地
板都跟着她哽咽,直打颤。等了半⼩时,她
才从⽑⼱毯下钻出来。⼩郝拧开她的⼩台灯,
我们的丁丁全⾛样了,眼泪能把⼀张脸整容,
整那么丑!催问了⼆⼗⼏遍之后,丁丁终于
爆破出⼀声:“...怎么敢?!….”
我们问敢什么。
丁丁说:“他怎么敢?!…..”
我们问这个他,是谁?
“他怎么敢爱我!”
再追问⼏句,她终于把这个“谁”揭露出来。
我和郝淑雯早就怀疑刘峰爱她,那么多甜饼
还不⾜以证实这怀疑?⼀听刘峰的名字,我
们都笑了,嘻哈着说丁丁你他妈的也太抠了,
能让医⽣和⼲事爱,就该让各⾏各业的男⼈
爱嘛!怎么就不能让雷⼜锋爱⼀爱呢?假如
真雷锋活着,未必就该光棍⼀辈⼦?未必⼈
家就只能对你对所有⼈做好⼈好事,不允许⼈家对⾃⼰也做件好⼈好事?他爱上的哪
个⼥⼈,那⼥⼈就该为他做件好⼈好事!丁
丁的回答让我们更晕,她说刘峰怎么可以爱
她?⼆雷锋就不应该有这种脏脑筋。⼩郝从
床上跳下来,直直地矗⽴在丁丁床前,叉着
腰,俯视丁丁的脸。
郝淑雯说:“怎么脏了?……”
林丁丁说不出来。
郝淑雯⼜逼⼀句:“⼲事和参谋爱得,⼈家刘
峰就爱不得?”
林丁丁嘟哝说:“他……就爱不得。

“为啥?”
林丁丁还是说不出来,脸上和眼睛⾥的表达
我多年后试着诠释:受了奇耻⼤辱的委
屈……也不对,好像还有是⼀种幻灭:你⼀
直以为他是圣⼈,原来圣⼈⼀直惦记你呢!
像所有男⼈⼀样,惦记的也是那点东⻄!试
想,假如耶稣惦记上你了,或者真雷锋惦记
了你好⼏年,像所有男⼈那样打你身体的主
意,你恐惧不恐惧,恶⼼不恶⼼?他⼲尽好
事,占尽美德,⼀点⼈间烟⽕味也没有,结
果呢,他突然告诉你,他惦记你好多年了,⼀直没得⼿,现在可算得⼿了!⼀九七七年
那个夏夜我还诠释不出丁丁眼睛⾥那种复
杂和混乱,现在我认为我的诠释基本是准确
的。她感到惊秫,幻灭,恶⼼,辜负……
矗⽴在她床前的郝淑雯为刘峰⼗分地不平,
她突然低沉的嗓⾳⾥有种威胁:“刘峰怎么
了?哪点配不上你?”
“跟配得上配不上没关系啊……”丁丁说,
“这
都满拧了!”她的上海⼝⾳说北京话,⾮常好
玩。她要不是想拼死解释⾃⼰,不会急出北
京话来的。
我也觉满拧。这是个成⻓了好⼏年已经⻓得
巨⼤的误会。丁丁说不好是怎么个误会。我
能模糊意识到,可⼜排列不出语⾔来。曾经
⼤家认为我思想意识不好,那之后⼀直没断
过⼈对我的思想意识咬⽿朵,可是⼀般思想
意识有问题的⼈,都是⽐较复杂敏感的,所
以我能意识到林丁丁的委屈和幻灭。
“⼈家不瘸不瞎的,是矮了点⼉,也不难看
啊!……”
“没说他难看啊!”
“那你到底嫌他什么?”丁丁喃喃地说:“我什么也不嫌,我嫌得着
吗?我敢嫌⼆雷锋吗?”说着她⼜啜泣起来,
这回真是伤⼼啊,跟我们这些⼈有指望讲通
吗?
“我看刘峰不⽐你那个内科⼤夫差!什么好
啊?还带俩孩⼦……
“⼀个孩⼦!”丁丁辩驳。
“⼀个孩⼦你还不⼀样得当后妈!⼆⼗五岁
当后妈,就那么幸福?!摄影⼲事也没什么
好,油头滑脑,我看就是个骚花公,结婚不
出两年就得花别的⼥⼈去!刘峰⽐他俩强多
了!⼈家刘峰多好啊,你能挑出他哪点⼉不
好来吗?!”
丁丁冒出⼀句:“好你怎么不嫁给他?”
⼩郝的脸上也出现⼀种被恶⼼了的神情,并
且为这恶⼼吃了⼀惊。雷锋千好万好,跟他
接吻恐怕接不了的,会恶⼼了雷锋,更恶⼼
了她⾃⼰。
丁丁⼜说:“你怎么不劝萧穗⼦跟刘峰好?”
我油腔滑调:“不能毁我英雄哦。萧穗⼦这种
⼈,组织不是早就指出,有思想意识问题
嘛?”奇怪的是,我也觉得跟刘峰往那⽅⾯扯极倒
胃⼝。现在事过多年,我们这帮⼈都是结婚
离婚过来的⼈了,我才把年轻时的那个夏天
夜晚⼤致想明⽩。现在我试着来推理⼀下—

假设刘峰和雷锋具有⼀种弗洛伊德推论的
“超我⼈格(Superego)”
,那么刘峰⼈格向雷锋
⼈格进化的每⼀步,就是脱离了⼀点正常⼈
格——即弗洛伊德推论的搀兑着“本能(Id)”
的“⾃我(Ego)”
。反过来说,⼀个距离完美
⼈格——“超我”越近,就距离“⾃我”和“本能”
越远,同时可以认为,这个完美⼈格越是完
美,所具有的藏污纳垢的⼈性就越少。⼈之
所以为⼈,就是他有着令⼈憎恨也令⼈热爱,
令⼈发笑也令⼈悲怜的⼈性。并且⼈性的不
可预期,不可靠,以及它的变幻⽆穷,不乏
罪恶,荤腥⾁欲,正是⼈性魅⼒所在。相对
⼈性的⼤荤,那么“超我”却是净素的,可碰
上的对⽅如林丁丁,如我萧穗⼦,⼜是⻝⼤
荤者,⽆荤不餐,怎么办?郝淑雯之所以跟
军⼆流⼦“表弟”厮混,⽽不去眷顾刘峰,正
是我的推理的最好反证。雷锋和刘峰,他们来到⼈间,就该本本分分做他们的模范英雄
标兵,⼀旦他们身上出现我们这种⼈格所具
有的发臭的⼈性,我们反⽽恐惧了,找不到
给他们的位置了。因此刘峰也好,雷锋也好,
都被异化成了⼀种旁类,试想我们这群充满
淡淡的⽆耻和肮脏⼩欲念的⼥⼈怎么会去
爱⼀个旁类⽣命?⽽⼀个被我们假定成完
美⼈格的旁类突然像⼀个军⼆流⼦⼀样抱
住你,你怪丁丁喊“救命”吗?我们由于⼈性
的局限,在⼼的⿊暗潜流⾥,从来没有相信
刘峰或雷锋是真实的。假如是真实的,像表
⾯表现的那样,那他们就不是⼈。哪个⼥⼈
会爱“不是⼈”的⼈呢?
回到⼀九七七吧。丁丁还在“他怎么可以爱
我”上纠结没完。郝淑雯问她打算怎么办,她
不知道怎么办。⼩郝警告她,⽆论怎么办,
都不该出卖刘峰。
“你不爱他,是你的权利,他爱你,是他的权
利。但你没权利出卖他。这事⼉在咱们屋⾥
就到此为⽌,听⻅没有?我出卖过别⼈,后
来看到被出卖的⼈有多惨。

我顿时对这个分队⻓充满敬仰和尊᯿。我没问她出卖过谁。那年头谁不出卖别⼈?
丁丁答应,绝不出卖刘峰。
到此为⽌,林丁丁并没有告诉我们,刘峰触
摸了她。直到第⼆天,声乐⽼师把⼉⼦讲述
的情况略作分析,在丁丁的声乐课上查问了
她⼏句,事件才真正爆发。对于丁丁,声乐
⽼师就是代理⽗亲,可是丁丁就是跟她亲⽗
亲也不会出卖刘峰。王⽼师是⾮常宝⻉丁丁
的,他⽴刻秘密地找到专管作⻛的副政委,
说他⼉⼦听⻅丁丁喊救命,并⽬击了丁丁泪
奔,⼀定是丁丁被⼈欺负了。副政委和声乐
⽼师⼀块秘密约谈丁丁。经不住软硬兼施的
追问,丁丁最后还是招出了刘峰。王⽼师倒
抽⼀⼝冷⽓后,问是怎么个欺负法?丁丁这
回⼀句都不多招了。
我们这位副政委坚信,
“任何⼀个⽂艺团体
要烂,必定从男⼥作⻛上烂起。
”他没想到在
他眼⽪下我们烂得多么彻底,把⼆雷锋都烂
进去了。副政委从刘峰那⾥获得了⼤致供词,
但他觉得供词⼀定是⼤⼤加以隐瞒的,于是
机关保卫⼲事被请来主持办案。保卫⼲事不
久就断出我们以后称之的“触摸事件”始末:林丁丁被诱进库房,然后遭受了刘峰的性袭
击。谁能相信?是刘峰⽽不是林丁丁吐⼝了
事件中最恶劣的细节:他的⼿触摸到了林丁
丁裸露的脊梁。经过是这样的:他的⼿开始
是⽆辜的,为丁丁擦泪,渐渐⼊了邪,从她
衬衫的背后插进去.....
“摸到什么了?”
“......没有...."
“什么也没摸到?”
刘峰摇摇头,愣着眼。脊梁上能有什么呀?
保卫科的⼈好像⽐他还明⽩。
“再好好想想。

刘峰只好再好好想,要不怎么办?
“林丁丁可是都说了哦。
”保卫⼲事抽了半包
烟后开⼝。
“我们不是想跟你了解细节。细节
我们都搞清了。现在就是给你⼀个机会,⾃
⼰交代出来。

刘峰终于想起了,他当时在丁丁脊梁上摸到
了什么——丁丁的乳罩纽襻。
保卫科的⼈问:“是想解开那个纽襻,对吧?”
刘峰愣住了,保卫科的⼈远⽐他下流。他不
禁惶恐,⽽且愤怒。“没有!”刘峰怒吼。
“没有什么?”
“没有你那么下流!”刘峰站了起来。
保卫⼲事把茶缸猛地砸在桌⼦上,刘峰满脸
茶⽔。
“⽼实⼀点!”
刘峰坐回去。保卫⼲事要他⽼⽼实实对⾃⼰
分析,反省。
再⽼实他也⽆法了解⾃⼰的⼿到底什么意
图。他当时脑⼦⾥只有热⾎,没有脑浆,因
此只觉得⼿指尖碰到了⼀个陌⽣东⻄,⼿指
尖⾃⼰认识了那东⻄:哦,⼥兵的胸罩纽襻
原来是这样的。
“你是想解开林丁丁的纽襻,对吧?”
⼀个⼩时候,当烟灰缸⾥有了⼆⼗个烟蒂的
时候,刘峰给了保卫⼲事⼀个⾮常⽼实的说
法:“我不知道。

保卫科⼲事看着他,⼀丝冷笑出来了:⾃⼰
的⼿指头要⼲什么,⼼⾥会不知道?
刘峰垂头瞥了⼀眼⾃⼰放在膝盖上的⼿。第
⼀次发现他的⼿很难看。有可能的,当时⼿
指头背着他的⼼,暗打⽍主意。但他的⼼确实不知道。
后来我和郝淑雯问林丁丁,是不是刘峰的⼿
摸到她的胸罩纽襻她才叫救命的。她懵懂⼀
会,摇摇头。她认真地从头到尾把经过回忆
了⼀遍。她甚⾄不记得刘峰的⼿到达了那⾥。
他说他爱他,就那句话,把她吓死了。是刘
峰说他⼏年来他⼀直爱她,等她,这⼀系列
表⽩吓坏了她。她其实不是被触摸“强暴”了,
⽽是被刘峰爱她的念头“强暴”了。
这么多年过去,我才觉得我弄明⽩了⼀点:
林丁丁的身体并不那么反感刘峰,刘峰矫健
壮实,⼀身形状很好的肌⾁,假如抽去那个
“⼆雷锋”概念,她的身体是不排斥他的,因
为年轻的身体本身天真蒙昧,贪吃,也贪玩,
身体在惊讶中本能敌享受了那触摸,她绕不
过去的是那个概念;⼆雷锋怎么从画像上从
⼤理⽯雕塑基座上下来了?!还敢爱我?!
接下去就开始了公开批判。也就那么⼏个
⼿段,⼤会⼩会上念检讨,⼤家再对检讨吹
⽑求疵,直到刘峰把⾃⼰说得不成⼈样。这
个不久前还在北京的全军标兵⼤会上被总
政治部⾸⻓戴上军功章的⼆雷锋,此刻在我们⾯前低着头,个头⼜缩了两厘⽶。我坐在
第⼆排⻢架⼦上,却看不⻅刘峰的脸,他的
脸藏在军帽的阴影⾥,只⻅⼀颗颗⼤粒的⽔
珠直接从军帽下滴落到地上,不知是泪还是
汗。开始我们没⼏个⼈发⾔,都想不出坏话
来讲刘峰,刘峰毕竟有恩于我们⼤多数⼈啊。
但不知谁开了个头,把所有⼈的坏话都引发
了。我们的孩提时代和⻘春时代都是讲⼈坏
话的⼤时代。
“讲坏话”被⼤⼤地正义化,甚⾄
荣耀化了。谁谁敢于背叛反动⽼⼦,谁谁敢
于罢领导的官,谁谁“舍得⼀身剐,敢把皇帝
拉下⻢”
,都是从讲坏话开始。我⽗亲在⽔坝
上扛活六七年,从听别⼈讲他坏话,到⾃⼰
讲⾃⼰坏话,再到他᯿获讲别⼈坏话的资格,
什么能再洗去他的卑鄙换回他最初的纯
真?⼤半个世纪到处都在讲⼈坏话,背地的,
公开的,我们就这样成⻓和世故起来。最难
听的坏话是刘峰⾃⼰说出来的,他说他表⾯
上学雷锋,内⼼是个资产阶级的茅坑,臭得
招苍蝇,脏得⽣蛆。讲到如此⽆以复加的地
步,别⼈当然就放了他了。
不久处置刘峰的⽂件下来了:党内严᯿警告,下放伐⽊连当兵。下放去伐⽊,跟我爸爸修
⽔坝是⼀个意思。
中越边境冲突起来,听说刘峰已经调回他过
去的⽼连队:ᰀ战军的⼀个⼯兵营。⼀九⼋
零年夏天我在成都的⻢路上碰到他。他⼀定
是先看到我的,但不愿意招呼我,转身站在
⼀个卖油淋鸭的摊位边。因为等着买鸭⼦的
⼈多,他想混⼊⼈群,错过我。我还是没让
他错过,扬起嗓⼦叫了他⼀声。
他假装寻找声⾳来源,⽬光尽往远处投。这
个表演⽐较拙劣,因为⼀⼤街的⼈就我俩穿
军装。下⾯就是我的表演了,也不⾼明。我
热情过⽕地冲了⼀步,⼿伸了⽼⻓,不由分
说握住他的右⼿。我也表演,我演的是多么
彻底地忘却了他最不堪的那次公开露⾯:汗
⽔泪⽔直接从军帽下滴落⼀地。我的表演还
想告诉他,就算没忘记那⼀幕,现在谁还会
计较?摸摸脊梁怎么了?脊梁是全身最中
性的部位了吧?战场都上过的⼈,性命都差
点让摸掉了,还吝惜脊梁?!
就在碰到他⼿的刹那,我明⽩了,那⼿是假肢。那只曾经摸过丁丁脊梁的⼿,被丢在了
战场上。
我跟他就在街边站着说话。我们不经意地谈
着上前线的事。我们不说“上前线”
,只说“上
去”;我们各⾃是哪⽉哪天“上去”的。我告诉
他我其实不算“上去”了,最远“上”到包扎所
采访伤员。他问我去的是哪个包扎所,我说
就是何⼩嫚的那个三所,但是没⻅到⼩嫚,
因为她跟医疗队上第⼀线了。刘峰此刻说,
可⻅当时医护⼈员太⽋缺,连何⼩嫚这样瘦
⼩的⼥兵都上前线了。我说⼩嫚是五份申请
书把她⾃⼰送上前线的。刘峰摇摇头,说要
是⼈员⾜够的话,⼗份申请书也不会让她上
去。全是吃了那个亏,没⼈救护,何⼩嫚的
丈夫才牺牲的。我突然看着他。他似乎看破
了什么。他明⽩我为什么这么看他。他笑了
⼀下。真的是看破了许多、许多。也许他身
边倒下半个排的战友那⼀瞬,他就看破了。
也许更早,早到我们⼤说他坏话的时候;他
耗费⼀夏天为⻢班⻓打沙发也没能让⻢班
⻓闭上说他坏话的嘴,从那时候,他就看破
了。可能更早⼀点,早到林丁丁叫救命的时候。
“你还不知道吧?何⼩嫚病了。

什么病?
刘峰说:“说是精神分裂症。

我问是不是因为她丈夫的牺牲。
刘峰说何⼩嫚被送到他们医院精神科的时
候,还不知道她丈夫牺牲了。
“那她怎么了?怎么就分裂了呢?”
刘峰说他也不太清楚。只听说她扛着⼀个伤
员扛了⼗⼏⾥地,成了英雄事迹主⼈公,戴
着⼤红花到处作报告。她是戴着⼤红花给送
进精神科的。我跟刘峰在⼤街上分⼿之后,
我⼿⼼⼀直留着抓握假肢的感觉。⼤夏天⾥,
那种冷的,硬的,廉价的胶⽪感觉留在我的
⼿上,在我掌⼼上留了⼀块灼伤。
我不⽌⼀次地写何⼩嫚这个⼈物,但从来没
有写好过。这⼀次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写好
她。我再给⾃⼰⼀次机会吧。我照例给起个
新名字,叫她何⼩嫚。⼩嫚,⼩嫚,我在电
脑键盘上敲了这个名字,才敲到第⼆遍,电
脑就记住了。反正她叫什么不᯿要。给她这个名字,是我在设想她的家庭,她的⽗⺟,
她那样的家庭背景会给她取什么样的名字。
什么样的家庭呢?⽗亲是个⽂⼈,做过画报
社编辑,写点散⽂编点剧本,没怎么⼤成名。
她的⺟亲呢,⻓相是好看的,剧团⾥打扬琴
弹古筝,像所有可爱⼥⼈有着⼀点⼉恰到好
处的俗,也像她们⼀样略缺⼀点⼉脑筋,因
⽽过⽇常⽣活和政治⽣活都绝对随⼤流。我
能想象在⼩嫚的⺟亲跟她⽗亲闹离婚前,那
个家庭⾥是温情的,⼩布尔乔亚的。我也完
全可以想象,善良软弱的⽂⼈⽗亲给⼩嫚取
出这样⼀个名字。何⼩嫚很有可能向着⼀个
⼼智正常,不讨⼈嫌的⼥孩成⻓,假如没有
那场⼈⼈讲别⼈坏话的⼤运动,叫做“反右
倾”
。像所有软弱善良的⼈⼀样,⼩嫚的⽗亲
是那种莫名地对所有⼈怀⼀点⼉歉意的⼈,
隐约感觉他⽋着所有⼈⼀点⼉情分。⼈们让
他当右倾,似乎就因为他⽐任何⼈都好说话,
常常漫不经意地吃亏,于是⼈们就想,何妨
把右倾的亏也让他吃了。到了何⼩嫚的⺟亲
都开始讲他坏话,提出离婚的时候,他不再
觉得⼼⾥苦,他反倒觉得解脱了。睡前吃安眠药,他⼼⾥⼀亮,看到了终极的出路。这
天早上妻⼦去上班了,他牵着⼥⼉的⼿,送
她去托⼉所。家⻔外不远,是个早点铺⼦,
炸油条和烤⼤饼以及沸腾的⾖浆,那丰盛⽓
味在饥荒年代显得格外美,⼀条⼩街的⼈都
以嗅觉揩油。⼀出家⻔⼩嫚就说,好想好想
吃⼀根油条。四岁的⼩嫚是知道的,⽗亲对
所有⼈都好说话,何况对她?⽗⼥俩单独在
⼀块的时候,感情上到物质上她都可以敲诈
⽗亲⼀笔。然⽽这天⽗亲身上连⼀根油条的
钱都没有。他跟早点铺掌柜说,赊⼀根油条
给孩⼦吃吧,⼀会⼉就把钱送来。爸爸蹲在
⼥⼉⾯前,享受着⼥⼉的咀嚼,吞咽,声⾳
动作都⼤了点,胃⼝真好,也替⽗亲解馋了。
吃完,⽗亲⽤他折得四⽅的花格⼿绢替⼥⼉
擦嘴,擦⼿;⼿是⼀根⼿指⼀根⼿指地替她
擦。擦⼀根⼿指,⽗⼥俩就对视着笑⼀下。
那是⼩嫚记得的⽗亲的最后容貌。
我推想⼩嫚的⽗亲从幼⼉园回家的路上,早
点铺的⽣意已经淡了,⾖浆的热⽓正在散去。
⽗亲对掌柜的说,这就回家取钱送来。那时
的⼈都还质朴善良,掌柜的打了个哈哈,说急啥?⽗亲回到家之后,打开他和妻⼦共同
存放⽇常⽤项的抽屉,⼀个镚⼦也没有。渐
渐地,他从漫不经意的寻找,变成了绝望的
翻箱倒柜,家被他翻了个底朝上,居然找不
到⼀根议价油条的钱。妻⼦在他降薪之后对
他冷笑:他还有脸花钱?他就领回这点薪⽔,
没他花钱的份⼉,只有养⽼婆⼥⼉的份⼉。
他在社会上的正常⽣活权利被剥夺了,在家
⾥的正常⽣活权利也被剥夺了,是被他最爱
的⼈剥夺的。他连⻔也出不去,因为⼀出⻔
就要碰上那个轻信了他的早点铺掌柜。他⼀
辈⼦最怕的就是⽋⼈情,因为他来到这世上
就已经亏⽋了所有⼈。他被那个念头点亮过
⼀瞬,此刻那念头在他灵魂⾥燎原了。
他拿起那个药瓶,整个⼈豁然⼤亮。妻⼦造成
了他彻底的⾚贫,⾁体的,精神的,尊严的,
他贫穷到在⼀个炸油条掌柜⾯前都抬不起
头来。这证明妻⼦舍得他了。最终他要的就
是妻⼦能舍得他,舍得了,她⼼⾥最后的苦
也就淡了。
何⼩嫚不记得⽗亲的死。只记得那天她是幼
⼉园剩下的最后⼀个孩⼦,所有⼩朋友都被家⻓接⾛了,她是唯⼀坐在⼀圈空椅⼦当中
的孩⼦。⽼师似乎也知情了,沉默地打着⽑
线,陪她等待某件事发⽣。但那天什么事也
没对她发⽣。于是⽗亲的⾃杀在她印象⾥就
是在幼⼉园的⼀圈空椅⼦和渐渐⿊下来的
天⾊,以及在午睡室⾥睡的那⼀夜,还有⽼
师困倦的⼿在她背上拍哄。
加上炸油条⽼掌柜笑眯眯的提醒:“⼩妹妹,
你爸昨天说送钱来的呢!”
⼩嫚后来上幼⼉园都是出了家⻔⼝就穿过
⼩街,⾛在对⾯的⼈⾏道上,避免从早点铺
⻔⼝经过。不是因为仍然赊着⽼掌柜的账;
油条钱⺟亲还了,只是她不愿再听⽼掌柜叫
她“⼩妹妹”

现在我来设想⼀下,何⼩嫚第⼆个家是什么
样。我是指她⺟亲和他继⽗成⽴的那个家。
⺟亲凭她残余的华年,给何⼩嫚找了⼀个⽼
粗⽗亲。第⼀个丈夫的儒雅智慧注定了他的
善良软弱,⽽正是前夫的可爱之处使她找到
⼀个完全相反的男⼈,⼀个南下⽼⼲部。⺟
亲对这个⽐她⼤⼗多岁的丈夫是陪着⼩⼼
的,畏罪⾃杀的前夫是她和⼥⼉历史污点,因此她们是矮⼈⼀头地进了⽼⼲部的家。六
岁的⼥⼉历史污点更⼤,因为这污点始于她
出⽣之前,始于他右倾⽗亲往她⺟亲体内注
⼊他全部⼈格密码的夜晚,她的⽣命由此不
可逆转流淌着⽗亲的命运⾛向。⺟亲如何微
妙地赔⼩⼼,⼩嫚很快仿效过来。⺟亲把全
家饭桌上的“好菜”——最厚的⼀块⼤排⻣
或者最宽的⼏段带⻥⼩⼼翼翼地拣出,放在
继⽗的饭盒⾥,做他第⼆天的午饭,她⾃⼰
再是⼝⽔倒灌也只吃⺟亲拣到她碗⾥菜。她
看着⺟亲在继⽗裤袋⾥装⼊熨烫平整的⼿
帕,在他⽪夹⾥装上零钱和整钱。她还看着
⺟亲为继⽗剥螃蟹壳,挑鲫⻥刺,⽽那些都
是⼩嫚亲⽗亲为她⺟亲做的。⺟亲还教会⽼
粗下围棋,听越剧,跳华尔兹,以及⽤买破
烂的钱收藏古董,总之以她前夫给她的教养
去教化现任丈夫。⼩嫚眼看⽼粗在⺟亲⼿⾥
⼀点点细⽓起来。⺟亲陪着⼩⼼教养她的⽼
粗丈夫,聪明使尽,让他不⾃觉地进⼊了他
前夫曾带她进⼊的都市⽂明。
我想何⼩嫚的继⽗并没有伤过她。甚⾄我不
能确定她⺟亲伤过她。是她⺟亲为维护那样⼀个家庭格局⽽必须⾏使的⼀套政治和⼼
术伤害了她。也不能叫伤害;她明明没有感
到过伤痛啊。但她⺟亲那⽆处不⽤的⼼眼,
在营造和睦家庭所付的艰苦,甚⾄她⺟亲对
⼀个爱妻和慈⺟的起劲扮演,是那⼀切使⼩
嫚渐渐变形的。⼩嫚⼀直相信,⺟亲为了⼥
⼉能有个优越的⽣活环境⽽牺牲了⾃⼰,是
⺟亲的牺牲使她变了形。她常常偷听⺟亲是
怎样“牺牲”的,夜晚紧闭的⼤睡房⻔外,她
⾚脚站在⿊暗⾥,从房内的每⼀丝响动估价
⺟亲牺牲的惨烈度。
我想我还是没有把这样⼀家⼈写活。让我再
试试——
何⼩嫚跟着⺟亲嫁到上海安福路之后,弄堂
⾥的⼥⼈们不知道这个⼜瘦⼜⼩的六岁⼥
孩叫⼩嫚,都叫她“拖油瓶”
。在⾥弄⾥摘菜
剥⾖的她们看着何厅⻓的轿⻋开到弄堂⼝,
⻋⾥下来⼀个年轻⼥⼈和四五个箱⼦,箱⼦
都下完后,⼤家以为嫁妆就这些了,⼥⼈却
⼜探身到⻋⾥,拽下⼀个⼩⼈来。何厅⻓娶
亲,⼀条弄堂都是知道的,但⼥⽅还带了件
活嫁妆来,⼤家就为厅⻓抱屈,认为厅⻓不⼤合算了。⼈们不知道的是何厅⻓在太⾏⼭
⽼区还有个家,⼤军解放了上海之后,他⼜
给⾃⼰成了个家,娶了个上海⼊伍的看护。
⼥看护陪他去解放海南岛,⼩产在炎热的帐
篷⾥,井喷⼀样的⾎⿊了⼀块海南⼟地。何
厅⻓那天同时失去了新媳妇和⼉⼦,也失去
了还没有过热的新⽣活。战役尾声中他负了
伤,得到转业机会,他坚决转业上海。他那
个还没有处熟的新媳妇,就是他在战上海时
娶进⻔的。找⼀个上海⼥⼈对于何厅⻓,含
有在哪⾥失去就在哪⾥夺回的意义。何厅⻓
随着⼤军征服上海之后,渐渐感到这征服并
没有落实,娶上海⼥⼈是他持久永恒地征服
上海,是把征服落到实处。⽤我们当下的话
来说,打下上海这座城只是取得了硬件,⽽
把上海⼥⼈娶到家⾥才是掌握软件。可是等
他打下海南岛,上海姑娘跟南下⼤军的婚恋
⼤联欢已经基本散会,上海姑娘已经从最初
的崇拜热昏中醒过来。他当上了建筑厅厅⻓
之后,暗中指定⼈事处⻓做媒⼈,先把本单
位的单身⼥⼈梳理⼀遍。两年过去,媒⼈在
⼥制图员,⼥统计员,⼥⼟⽊专家那⾥都软软地碰了壁。上海姑娘们对⼀个三⼗多岁,
⼀婚再婚,有着⼤葱味⼉呼吸的⽼⾰命没有
感觉,也看不出合算来。厅⻓⼏年鳏居,家
不成家,年纪⻓上来,头发少下去,于是厅
⻓跟媒⼈更改了指示,⻩花闺⼥拉倒了吧,
给他对付个“⼆锅头”就⾏,但⼀定要上海⼥
⼈。媒⼈问要先拿⼩照看不,他摇摇⼿,上
海⼥⼈,会丑到哪⾥去?⼩嫚的⺟亲就这样
给推到了何厅⻓⾯前。梳⼀对⼤辫⼦的⼩嫚
⺟亲相貌是超标的,并且那对⼤辫⼦给她年
龄也造了个骗局。
那年⼩嫚的⺟亲⼆⼗⼋岁,弄堂⾥都说她看
看也就⼆⼗⼆岁。在邻居眼⾥,这对娘⼉俩
就是⼤⼩⼀对⽆壳蜗⽜,爬进弄堂,爬进何
厅⻓的屋⾥,在何厅⻓坚实的硬壳⾥寄⽣。
⼩嫚的继⽗以为⾃⼰征服了⼩嫚⺟亲,不费
⼀枪⼀弹,征服在战前就完成了。他从不意
识到,⼩嫚⺟亲对于他的征服正是从他拿下
她后开始的,从她低声下⽓进⼊那套⼤房⼦
开始的。⺟亲的低声下⽓给⼥⼉做了⾏为和
姿态的楷模。⺟亲都寄⼈篱下了,拖油瓶更
要识相。何家保姆是太⾏⼭⽼区的妇救会员,厅⻓的远⽅侄⼥,⼀盘⽔饺端上桌,破了⽪
⼉露了馅⼉的饺⼦,必定堆放在⼩嫚⾯前。
⼩嫚的筷⼦绕过破的直取好的,保姆的眼睛
就会看看厅⻓,意思是,看看这个拖油瓶,
还挺把⾃⼰当个⼈⼉,上你这⼉做⼤⼩姐来
了!⼩嫚⺟亲此刻便会动作极⼤地将露馅⼉
饺⼦分出两份,⼀份夹到⾃⼰碗⾥,⼀份夹
到⼥⼉碗⾥。保姆你挑剔不出她什么,⼈家
等级观念森严,⾃⼰知道地位在哪⾥,饺⼦
若有剩的她会吃⼏个,没剩的她就⽤饺⼦汤
下⾯疙瘩。假如⼩嫚为吃烂饺⼦沉下⼩脸,
⺟亲会泪汪汪地在她床边坐⼀会⼉,喃喃⼏
句:“要不是为了你有个好环境,我会嫁给他
吗?”或者:“勿好忘本哦,没有他你连破饺⼦
都没吃的……”这个“他”是⺟⼥俩在私下⾥
对何厅⻓的尊称。最厉害的是:“你还嫌姆妈
不够难,是吧?还要跟他们作对为难我,是
吧?!”每说到这⼀层,⼩嫚就不⾏了,⼀把
抱住妈妈,嘴巴喉咙被呜咽塞满,但⼼⾥都
是誓⾔:我会更懂事的,我绝不会再让妈妈
为难的。
⼩嫚的⽇⼦在弟弟妹妹出⽣前还是能过的。弟弟是⺟亲带她住进何家的第⼆年年底来
的。弟弟是怎么来的⼩嫚似乎都明⽩。⼀天
夜⾥她在⼤睡房⻔外听⻅那张⼤床的弹簧
嘎吱了⼀个⼩时。⼀般只要⻔⾥⼀安静,她
就⻢上钻回⾃⼰⼩房间。因为她知道⺟亲很
快会出来,到⻢桶间去洗。⺟亲很讲卫⽣,
她卫⽣了之后,会端盆热⽔,伺候继⽗卫⽣。
可是那天夜⾥,出来的是继⽗,他在⻢桶间
⾥卫⽣完,⾛到⼩嫚房⻔外,敲了两下⻔。
她不做声,继⽗说:“才⼏岁就⼲上特务了?
偷听偷看的!我跟你妈是两⼝⼦,听⻅啥你
跟谁告密去?”
她当时站⽴的位置跟继⽗仅隔⼀扇⻔。她的
哆嗦都传导给⻔了,因此继⽗应该看得⻅七
岁的她哆嗦成什么样了。⺟亲也在⻔外说话
了。⺟亲声⾳是柔的:“嫚嫚呀,你不会做这
种事的对吧?不会偷听的,对吗?就是去上
了⼀趟⻢桶,对吧?”
继⽗⽕了:“我会听错?我⼲侦查的时候,你
们在哪⼉呢?这⼩丫头⼀天到晚偷听!”
⺟亲说:“嫚嫚你出来,告诉他你会偷听吗?”
继⽗也说:“出来!”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806944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