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1846)
 
--- FengHua (10/3/2017)
 
⼦,排⽔沟⼜宽⼜深,偶然有起夜的⼥兵偷偷
往⾥头倒便盆。沟那边是⼀所⼩学的围墙,
从来听不⻅念书声,总是咚咚呛呛地的敲锣
打⿎,给新下达的“最新指示”报喜。围墙⾮
常⽼,砖头都粉化了,夏天苔藓绿丝绒似的,
偶尔冒出三两丛ᰀ⽯⽵。刘峰⼿和嘴都不停,
话已经转到我⽗亲那⾥去了。他从来没⻅过
我⽗亲这样的⼈,穿⾐打扮举⼿投⾜都跟他
认识的⼈不⼀样。有点古怪,嘿嘿....穿那
种深灰⽑料,上⾯还带细⽩道道,头发⽼⻓,
打弯⼉,脑后⼀排头发撅在后⾐领上,头油
都蹭上去了。像个旧社会的⼈。不是劳动改
造了七⼋年?那要是不改造呢?不更怪?我
说怪也不该改造啊,还不让⼈怪了?!
“对嘛,所以给咱叔平反了呀!”
我懵了⼀会⼉⼉闷,才明⽩他的“咱叔”是我
爸。刘峰的样⼦是很称⼼很解⽓的,终于摆
平公道了,他为我爸称⼼呢。
下⾯⼜是他的原话。
“别往⼼⾥去。那些⼈说你这个那个的,别上
⼼。你爸是个好⼈。你爸真是好⼈。这谁看
不出来?⼩穗⼦,挺起腰杆做⼈,啊?”还是那种乏味语调。但说完他看着我,⽬光
深深的。
假如以后的⽇⼦我记不住刘峰的⻓相,但他
的⽬光我别想忘掉。
刹那间我⼏乎认定刘峰就是专⻔为我备的
年货,让我私下⾥过个年。他拉上那两个志
得意满的⼥同屋,不过让她们当电灯泡。我
的案⼦发作,只有很少⼏个⼈对我说过同情
的话。刘峰的同情,⾮同⼀般,代表最⾼美
德同情我。刘峰跟我是⼈群的两极,他在上,
我⾃然在底部,也许⽐何⼩嫚还低。没⼈觉
得何⼩嫚危险,⽽我,让他们感到⼀种对⼿
感,⼀种神秘的危险。刘峰对我的关怀同情,
基于对我⽗亲的认同,为此我都可以爱他了。
那是个混账的年龄,你⼼⾥身体⾥都是爱,
爱浑身满⼼乱窜,给谁是不᯿要的。刘峰说
别哭,给,擦擦。他居然掏出⼀团糟粕的⼿
绢给我,搁在平常我是要恶⼼的,但这⼀刻,
不洁都象征着温暖和亲密。我认定这些⼟头
⼟脑的甜饼就是专为我做的。你被孤⽴了太
久,被看成异类太久,什么似是⽽⾮的感情
感觉都可以拿来,变成你所需要的“那⼀种”关爱和同情。但下⼀刻我就明⽩真正的爱或
者关爱是什么了。林丁丁和郝淑雯同时进来,
刘峰此刻正⾯朝窗外湿漉漉的冬夜,向她俩
转过脸,那双单眼⽪下发出的⽬光和看我是
决然不同的。虽然⼆雷锋的身份使他仍然持
᯿,但那⽬光是带荤腥的,现在看来就是带
荷尔蒙的。他军⿎般的⼼跳就在那⽬光⾥。
这就明⽩了。刘峰爱的是她俩中的⼀
个。想也不⽤想,当然是郝淑雯。前⼀年郝
淑雯跟刘峰⼀块出过⼀趟差,去刘峰曾经做
苦孩⼦的棒⼦剧团,学了个棒⼦独幕剧回来。
郝淑雯是可以唱⼏声的,唱的不是最好,但
唱歌的⼈有没有她的舞蹈基础,她跳得也不
好,但舞蹈队⾥⼜没有像她这样能开⼝唱的,
因此这个载歌载舞的梆⼦戏,她就是独⼀⽆
⼆的⼥⼀号。刘峰去的是⼀个反派,最后要
被⼥⼀号打翻在地。那是两⼈萌发恋爱的好
时机。后来“触摸”事件暴露,我才知道我当
时的判断多么失误。
林丁丁是个⽂⽓的⼥孩,⽐郝淑雯⼤⼀岁,
当时应该⼆⼗岁。细⽪嫩⾁的丁丁,有种上
海⼥⼦天⽣⾃带的娇嗲,⼿脚轻微地不协调,像⼩⼉麻⽪症落了点⼉后遗症,⽽这不协调
作给了她⼀种稚⽓,看她⾛路跑操⼈都会暗
暗怀着⼀点⼉担忧:可别摔了。她话不多,
每天总有⼀点身体不舒服。这种时常⽣⼩病
的⼥孩最让我们羡慕:带病坚持⼯作,轻伤
不下⽕线,诸如此类的表扬嘉奖都归这类⼥
兵包圆。我们那时都盼望⽣病。⼀帮年轻健
壮的⻘年,೾死了表现不过是帮炊事班喂喂
猪,切切⼟⾖丝⼉,多扫⼏遍院⼦,多抹⼏
趟⾛廊,多冲⼏次茅坑,可毕竟是茅坑少,
⼈多,上百个⼈都要೾学雷锋的表现,那得
多少茅坑多⼤院⼦?所以每天闹点⼉⼩病
的⼈⾃然条件就⽐我们这些健康⼈要好,⼈
家天⽣“轻伤”
,尽⼀份本职就是英勇。丁丁
还有⼀点,就是天真⽆知,那么⼀把岁数,
你说阿尔巴尼亚⼈爱吃⼭鹰,所以叫⼭鹰之
国,她也会圆眼睛⼀瞪:“真的呀?”她⽐我⼤
四岁,可是拉到⻢路上肯定所有⽼百姓都会
认为她更⼩。我们三⼈合⽤⼀个书桌,假如
三个抽屉同时打开,你会发现只有丁丁是个
⼥孩,我和郝淑雯都是地道丘⼋。丁丁其实
也没什么好东⻄,但所有破烂让她仔细收拾,就都摆放成了体⼰和细软。丁丁有⼀双不⼤
但很圆的眼睛,绕了两圈不⻓但浓密的睫⽑,
让现在的⼈看,⼀定误认为她绣了眼线。我
当时真的愚钝,不知林丁丁暗中接受了刘峰
多少⼩恩⼩惠。刘峰帮所有⼈忙,明着帮,
但没⼈知道他暗中帮林丁丁更多的忙。
我们三个⼥兵从床下拿出⻢扎⼦,餐桌就是
刘峰装煤油炉的纸板箱。刘峰⾃⼰蹲在地板
上,说他⽼家的⼈都很会蹲,蹲着吃饭蹲着
聊天,蹲着⽐坐着还舒适。我们有什么办法,
只好让⼆雷锋舒适。刘峰做的甜品真好吃,
他⾃⼰只吃⼀个,看着我们三⼈吃,像⽗亲
或者⼤哥⼀样⼼满意⾜。林丁丁的⼿向第四
个饼伸去的时候,刘峰说哎呀,⼩林,这玩
意⼉不好消化,尽是油,回头别闹胃疼。丁
丁的⼿在空中犹豫了⼀下,郝淑雯已经⼀把
抢到⾃⼰⼿⾥。郝淑雯当时也被误导了,认
为刘峰理所当然是为她做的饼,我们两个同
屋是吃蹭的。任何男兵对她的殷勤她都是不
多想的,先笑纳再说。⽋她殷勤她可不答应。
炊事班⻢班⻓⼀打⾁菜就帕⾦森,⻢勺⼜是
颠⼜是抖,⼀旦给⼩郝哆嗦掉勺头上两⽚瘦⾁,⼩郝会夺过勺往⻢班⻓脑壳上打。⼀次
冬训练ᰀ营,⽑⽑⾬⾥⾏军三⼗公⾥,到宿
营地所有⼈都成了冰冷的泥团⼦。炊事班两
⼝⼤锅同时烧洗脚⽔。到处稀泥,没地⽅坐,
我们多数⼈都只能站着,⼀只脚先放进盆⾥
烫,拿出来穿上鞋袜,再烫另⼀只脚,等另
⼀只脚烫热了,解乏了,前⾯烫热的脚⼜站
乏了,冻凉了。郝淑雯找了个⻓形⽊箱坐上
去,两脚泡在热⽔⾥⽆⽐受⽤。⾸席中提琴
⼿端着⼀盆⽔过来,叫她挪挪,他也要坐。
⼩郝说不⾏,两⼈坐箱⼦吃不消,三合板箱
⼦,咋吃得消两个屁股?中提琴⼿说是吃不
消,那就请她起来。她看着他笑,意思是你
想什么呢?我给你让座?中提琴⼿问她,知
不知道⽊箱⾥装的什么。⼩郝不知道。中提
琴⼿告诉她,装的是中提琴,正式的琴盒坏
了,这个是舞美组临时⽤三合板钉的。⼩郝
还是看着他笑,照样不让。中提琴⼿急了,
说箱⼦⾥装的是⽼⼦的琴,⼩郝你不要吃屎
的把屙屎的还麻到了(欺负到了)!⼩郝仍然
笑,学他的四川话说,⽼⼦就要麻到你。男
兵们对郝淑雯毫⽆办法,不给她甜头吃她会抢。
那天晚上甜饼吃过后,⼀个周六,我和郝淑
雯看完露天电影回来,同时嗅到屋⾥⼀股油
腻的甜味。⼩郝问丁丁,⼜吃甜饼了吧?丁
丁反问,什么甜饼?没有啊!⼩郝伸着脖⼦,
就像要⽤⾆头舔舔空⽓,来戳穿丁丁的谎⾔。
⼏年后爆发“触摸”事件,我回想起来,觉得
刘峰对林丁丁的追求,可能远远早于那个甜
饼之夜。早到什么时候?也许早到林丁丁刚
来的时候。丁丁最早是插队知⻘,⼜被地⽅
歌舞招募,到我们歌舞团来的时候,舞台上
已经相当⽼道。你看在台下孩⼦⽓⼗⾜的丁
丁,完全不能相像这就是上台挑⼤梁的独唱
演员。也不能相像这就是那个像陪⾸⻓喝酒,
带地⽅剧团习⽓的丁丁。你不知哪个林丁丁
是真丁丁,反正肯定有⼀个是伪装的丁丁。
林丁丁从新兵连出来不久,赶上我们的业务
集训。集训时期,声乐队演员也要上形体课,
也要拉⼭膀踢腿跑圆场。舞蹈队演员轮流教
他们形体课。这天轮到刘峰。从好⼏种转述
中我相像这么个场⾯:刘峰站在⼩排练厅的
⼀头,看着⼀队笨⼿笨脚、嘻嘻哈哈的男⼥声乐演员迎着他踢前腿。站在刘峰的⻆度,
每⼀条穿着灯笼裤的腿踢起,都是冲着他的
脑⻔,差⼀点的,是冲着他的⿐尖。就在林
丁丁冲着他的喉结扬起腿时,他叫了⼀声:
“使点⼉劲!”丁丁眼睛向他诉苦,但他不明⽩
她诉的什么苦。接下去的⼀下,丁丁腿就是
照着他的练功服的拉锁⾼度踢了,眼⾥的苦
情更深,刘峰照样不领会,⼜来⼀句:“认真
点⼉!”丁丁⼜是⼀腿,只踢到他肚脐⾼度,
可就是这⼀下,把⼀个东⻄从她灯笼裤管⾥
发射出来,直⻜向刘峰,落在他两只⿊⾯⽩
底的⼠兵布鞋之间。这可是⼀个⻅不得⼈的
东⻄。林丁丁的脸顿时⾎红,扑上去,捡起
它来,跟捡⾃⼰命根似的,然后撞开⻔⻜奔
出去。⼤概把那东⻄看清的只有刘峰。假如
丁丁后来不是寻死觅活地哭,肯定不会有太
多⼈对此感兴趣的。刘峰却在那⾥⽩着脸。
他窥视了闺房秘密,虽然不是故意的,却感
到某种罪责。半截被⾎泡糟的卫⽣纸,只有
梢头是⽩⾊,其余部分惨烈地猩红。⼥兵们
⽉⽉要发⽣的这件事,男兵们都不当秘密,
出早操跑步,哪个⼥兵若喊报告,执勤分队⻓不敢不批准“出列!”这声“报告!”也就报告
了所有男兵,那件⼥⼈⽉⽉发⽣的⾎案此刻
正发⽣在“我”身上。正发⽣⾎案的舞蹈⼥兵
是不⽤上毯⼦功和舞蹈课的,但必须“看课”

常能看到⼏个昏昏欲睡的舞蹈队⼥兵坐在
练功房的⻓板凳上,⽆聊⽽⽆奈。
林丁丁从⼩排练厅冲锋到⼤厕所,骑站在茅
坑上,嚎啕⼤哭。我们的公共厕所建筑设计
是这样的:男界⼥界之间,墙壁没有达到屋
顶,墙头上流通着同⼀个⻝堂的饭菜在⼈体
⾥打了⼀转⼜出来的⽓味。常常是这边⼥兵
打听晚上排练什么,那边就有男兵脱⼝⽽出
的回答:“跟乐队合排《卓玛上⼤学》!”也常常
是这边⼥兵起头唱⼀句什么,那边就有男兵
跟着合唱。于是丁丁的嚎啕⼀下⼦把隔壁的
⼀声⾼歌:“光辉的太阳……”堵截住。五秒钟
的静默之后,男⾼⾳问:“这谁呀?!”丁丁此
刻已经哭得蹲下了。隔壁⼤概进来⼀个乐队
男兵,听了⼀会⼉林丁丁的悲声,⻓叹⼀声:
“妈哟!什么调?”
男⾼⾳说:“HIGH C!”
隔壁的男兵⼈数多起来,⼀⽚打听和议论声浪。
“咋个喽?!”
“死⼈了哇?”
断墙这⼀边,⼥兵们⼈数也多起来。⼀⽚劝
解和安慰。
“有什啥⼦关系嘛?”
“未必哪个的妈不来例假?”
丁丁抽泣:“他们都看⻅了!……”
“谁看⻅谁负责!”
这是郝淑雯说的,⼀⾯还朝断墙那边挑着下
巴,寻衅挑事似的。那时⼩郝、我、林丁丁
还不住同屋。领导隔⼀年会调整⼀次住房,
防⽌我们⼀个屋⼦住久了,住出感情,住成
帮派。男兵的代表在断墙那头开始问询:“到
底出了什么事?”
“什么事也没出!”⼥兵这边由声乐队⻓代⾔。
“那哭啥⼦?”
⼩郝顶撞道:“少问!”
“总得有点阶级感情吧?哭这么惨都不让
问?”
郝淑雯似乎为⼜得到⼀个逗嘴的借⼝,笑容
都上来了:“⼥娃娃家的事,瞎问什么?”声乐队⼥分队⻓伸出⼿去把丁丁往上拉,⼀
⾯哄她:“吃⼀堑⻓⼀智,下回来例假不踢腿
就是了!舞蹈队的到这时候都请假!”
丁丁呜咽:“没⼈告诉我……可以请假的
呀!……多丢⼈啊!……”
郝淑雯倒是⼤度⼤⽅,照样冲墙头那边喊话:
“有什么丢⼈?谁往脏处想谁丢⼈!”
此刻男厕所⼀个声⾳冒出来。是德⾼望᯿的
声乐教员王⽼师在说话:“⼩林不哭了。哭坏
了嗓⼦,啊。
”声乐⽼师五⼗多岁,嗓⾳⼀点
⼉不显岁数。他是很疼丁丁的,⼗⼏个弟⼦,
丁丁⼀开⼝唱,就征服了他的⼼。⼩林的⾳
⾊特别,稀奇,有种奇怪的感染⼒,⽼师背
地跟不少⼈琢磨过丁丁。林丁丁这⼀出戏够
轰动,把五⼗多岁的王⽼师都哭来了。
⼥兵们把哭得柔弱疲劳的林丁丁架出厕所,
男兵们全站在男厕所⻔⼝观望。似乎丁丁负
了᯿伤,或者受了某畜⽣的糟蹋。那截⾎污
卫⽣纸的⽬击者们都⽤眼睛糟蹋了她。男兵
群落⾥站着刘峰,莫名其妙地感到⾃⼰该负
某种责任。
等⼤家把丁丁哄到床上,盖上被⼦,刘峰胆战⼼惊地⾛进来,傻站了⼀会⼉,想负责⼜
不知负什么责,⽆趣了⼀阵,还是⾛了。第
⼆天他看⻅丁丁,丁丁脸猛⼀红,他的脸也
猛⼀红,都明⽩,刘峰是把那⾎污东⻄看得
最清楚的⼈。那⾎污东⻄如同⼀个深红⾊⻜
⾏物,差点就在就在他身上结束旅程。那件
摩擦在丁丁最私密处的东⻄怎么就冲破了
卫⽣带的束缚,冲破灯笼裤腿松紧带的封锁
线;松紧带的封锁只增加了反弹⼒和爆发⼒;
⻜将出去,直达刘峰脚边?刘峰想到林丁丁
踢腿时那三道诉苦的⽬光,他怎么就完全不
解⻛情?不就是他逼的吗?“使点⼉劲⼉!”
“认真点⼉!”好了,那么个⾎淋淋的秘密从裤
管⾥被发射出来。就算刘峰没看到林丁丁的
⼥性核⼼,看到的也是离核⼼最近的东⻄。
甚⾄看到⽐核⼼还核⼼的东⻄,那原是可以
⽣发⼀个⼩⽣命的红⾊热流,从那个极⼩的
⾎⾁宫殿⾥,通过⼀条柔软漆⿊的渠,决堤
在这⽚由某个街道⼯⼚⽣产包装的带有磨
砺性的⻓条纸上……
当然这都是我相像的。我在这⽅⾯想象⼒⽐
较丰富。所以⼤家说我思想意识不好,也是有道理的。我想刘峰对林丁丁的迷恋可能就
是从那个意外开始的,所以他的欲求是很⽣
物的,不⾼尚的。但他对那追求的压制,⼀
连⼏年的残酷压制,却是⾼尚的。他追求得
很苦,就苦在这压制上。压制同时提纯,最
终提纯成⼼灵的,最终他对林丁丁发出的那
⼀记触摸,是灵魂驱动了肢体,肢体不过是
完成了灵魂的⼀个动作。
让我们来看看林丁丁这⼀头的故事。这⼀部
分的林丁丁,是刘峰不认识的。丁丁的这⼀
段⽣命流向,跟刘峰的,根本不平⾏。丁丁
做着⼤多数⽂⼯团⼥兵共同的梦:给⼀个⾸
⻓做⼉媳。她在北京的军队⼤院有个姨妈,
她叫她⼆姨。⼆姨也同样像⼤多数中年⼥⻓
辈⼀样世俗,时刻竖着雷达,为她所有“条件
不错”的晚辈捕捉⾼攀的可能性。⼆姨认为
她所有晚辈⾥条件最不错的就是她⼤姐的
这个⼥⼉,独唱演员林丁丁。她神通⼴⼤的
雷达居然搜索到成都来了,七拐⼋弯地介绍
丁丁去⼀个副司令家做客,副司令可是有三
个⼉⼦呢,总有⼀个会勾引上丁丁或被丁丁勾引。刘峰第⼀次给林丁丁做甜饼,正是在
丁丁收到姨妈的那封介绍信的时候,正是她
为穿那件⽺⽑衫上副司令的⻔⽽伤脑筋的
时候。假如我们相信那个天真⽆辜的林丁丁
是真的丁丁,那么我们可以相信她后来的说
辞:“我⼀点也不知道刘峰对我有意思!”那我
们还得相信,刘峰的⾃制⼒有多强,所有表
露都被压制成⼀个个甜饼。刘峰和林丁丁是
够条件正式谈对象的。他们都是军官,不早
婚早育就⾏。他们完全可以像团⾥正经谈对
象的男⼥⼀样,把饭打回宿舍,加上⼀两个
⾃制的私有菜肴,哪怕加⼀点私有的佐料,
⼀勺辣酱或⼀⼩碟蒜泥,就能把集体伙⻝吃
成两⼝⼦的⼩灶。可刘峰对林丁丁,⼀直就
那么远远地守望。他觉得她还在进步,事业
上的,政治上的,他不该早早打扰她。总该
等她⼊了党吧,这件事他是可以使上劲的。
后来的事实证明,在丁丁的⼊党⼤业上,他
确实建⽴了丰功。并且他⾃⼰也繁忙,⼤⼤
⼩⼩的标兵模范都要他当,⼤家就像推举他
缝补⼤幕、修理⻝堂板凳、疏通洗⾐台下⽔
道那样总是全票推举他当标兵。国家隔⼀阵来⼀回政治运动之后,打倒了这个批判了那
个之后,都要倡导⼀回美德或雷锋精神,这
便是他最忙的时候,去部队巡回演讲,到中
学⼩学做报告,参加军区的或全军的表彰会。
会与会之间,他忙着做出雷锋式的作为,以
跟他⼀⼤堆英雄称号相配。⼀天夜⾥,我私
下练了⼀个很有难度舞蹈动作,经过道具库
房,⻅⾥⾯还亮灯。熄灯号已经吹过⼀⼩时
了。那是⼀年⾥最热的⼏天,道具库房的两
扇窗户⼤开,远处就能看⻅刘峰顶着亮闪闪
⼀头汗珠,蹲下站起地忙着什么。我好奇⼼
上来,⾛到窗前。刘峰⽿朵上夹着⼀⽀笔,
⽛缝⾥叼着两颗铁钉,穿着汗背⼼的肩膀上
沾满布料的纱头。他正⼲的事⼉⼀看就是相
当⽣疏吃⼒的:把⼀块混纺粗花呢往框架上
绷,不是使不上劲,就是使错了劲,每⼀次
拉扯布料,他的嘴巴都要地包天⼀下,太阳
⽳也跟着⼀痉挛。
我招呼道:“都半夜了,还忙呢?”
他的回答从咬着铁钉的⽛缝后⾯出来,说炊
事班⻢班⻓要结婚了。
炊事班⻓要结婚,他忙什么?我更奇怪了。“没钱呀。
”他从⼝中取下铁钉,
“他对象⾮要
⼀对⼉沙发,不然她不让⻢班⻓安⽣。凑合
给打他⼀对⼉吧。三⼗岁了,⼜是农村兵,
找个成都媳妇⼉不容易。
”他把滴汗的下巴
在汗湿的背⼼肩带上狠狠⼀蹭,汗珠不是擦
掉的,是被刮掉了。
我再⼀次想,这是个好⼈。⽆条件、⾮功利
地好。⼀个其貌不扬的身躯⾥怎么容纳得了
这么多的好?我们这个世界上,也许真有过
⼀个叫雷锋的⼈,充满圣贤的好意和美德。
这是⼀九七六年的夏天,连队化建设管理,
领导已经不再提了。领导现在对我们睁⼀只
眼闭⼀只眼地管理,营房⾥穿花衬衫的越来
越多,夜⾥出去遛弯的男⼥,归队越来越晚。
对我不良思想意识⼤批判的⼈,开始秘密传
看⼿抄本《少⼥之⼼》。做⾸⻓⼉媳梦的⼥兵
⼤部分都圆了梦。林丁丁似乎不是个成功例
⼦,还是每天按时到王⽼师那⾥上声乐课,
听说“罗⻢尼亚以骡⼦和⻢著名”
,她还会:
“真的呀?!”听说“哥伦布发现美洲⼤陆,上
海⼈发现阿拉斯加——阿拉是家嘛!”她也
会:“是吗?!”你会想,她那不⼩的⼀把年岁都在那⾥⻓着呢?等你看⻅她怎么在两块
⼿表之间捣腾,对她天真幼稚的怀疑就会被
驱散。她的抽屉⾥放着⼀块上海表,⼿腕上
带着⼀块摩凡陀,要不就反过来,摩凡陀在
抽屉⾥休息,⼿腕上值班的是上海牌,两块
表的上班下班,怎么调休,取决于她的哪⼀
个追求者来队。⼀个追求者是宣传部的摄影
⼲事,⼀个是⻔诊部的内科医⽣。医⽣算是
我们的驻团⼤夫,⼀礼拜总要来⼀次给我们
巡诊。摄影⼲事也来得⽐较勤,给我们照资
料照⽚,排练照和演出照。摩凡陀是医⽣送
给丁丁的礼物,⼀个古董,K ⾦表框,戴⼀
天要校对七⼋次时间。上海表是摄影⼲事送
的,也不是全新,第⼀任主⼈是⼲事的未婚
妻,未婚妻让⼲事戴了绿帽⼦,⼲事硬是跟
她把上海表讨了回来。医⽣岁数该算个中年
男⼈了,结过婚,鳏居六七年,带着⼀个⼥
⼉。他优越过⼲事的地⽅是个⼦⾼,身材瘦,
(丁丁不喜欢胖⼦)性格温和,尤其对天天
闹不舒服的丁丁来说,⼗分⽅便,⽣病可以
随时看病,不⽣病可以预防⽣病,并且医⽣
有学问有钱,据说他远在福州的⽼家很有家底,⼀堆华侨亲戚。摄影⼲事优越于医⽣的
是年轻,活泼,常给各部⻔⾸⻓照相,因此
上上下下都吃得开,提拔有望,⾃⼰可能当
⾸⻓。但⽐较胖,还戴眼镜,这两点丁丁认
为顶不漂亮。现在看出来了吧?选择男⼈,
丁丁⽐我们所有⼥兵都成熟世故:她看他本
⼈的本事,不看他⽼⼦的本事。那些做副司
令副政委的⽼⼦们即便有打天下的本事,⼉
⼦们⼤多数都是华⽽不实的公⼦哥⼉。林丁
丁的成熟和世故是冷冷的,能给荷尔蒙去⽕。
也许我的判断太武断,林丁丁真的天真幼稚,
⼉⼥事物开窍晚,她允许医⽣和⼲事同时追
她,不过是给他们⾯⼦。还有,⼥⼈谁不虚
荣呢?多⼀些追求者,多⼀些珠宝,都好,
都是打扮。
连何⼩嫚都有⼈追求。何⼩嫚被处理到陆军
医院之后,跟⼀个男病号成功地恋爱起来。
男病号是个排⻓,因为严᯿胆结⽯住院。那
个肝胆科是全军区的先进科室,发明了⼀种
中草药排胆⽯疗法。何⼩嫚结束了半年的护
⼠速成班之后,到这个科室做了⼀名实习护
⼠,跟着所有医护⼈员沙⾥淘⾦⼀样在病号们腹泻的粪便⾥淘胆⽯。她专⻔负责那个排
⻓,从排⻓粪便⾥淘出⼤⼤⼩⼩⼆⼗多粒胆
⽯,最⼤的⼀粒,相当于⼗克拉钻⽯。最⼤
的胆⽯被装在⼀个玻璃器⽫⾥,浅粉带褐,
渐渐银灰,细看银灰上还嵌有⼀条条微妙的
细⾎丝,那奇特的质感和难以形容的⾊泽以
及形状,也许使⼩嫚和排⻓联想丰富起
来.....珠蚌⽤体液和疼痛਀育珍珠,⼤⼭
以暗流和矿藏਀育钟乳⽯,⼗克拉的胆⽯也
⼀样,也是被体液和苦楚滋养打磨,也是⼀
种成⻓着蜕变着的⽣命。两⼈凝视着玻璃器
⽫⾥的⼗克拉胆⽯,觉得它何尝不是珍宝珠
玑,何尝不带有唯⼀性偶然性?何尝是不可
复制的?⽽取得它的⼯程⼜何其艰⾟,耗费
多少天⽇多少⽴升⾃来⽔在粪便⾥淘沙,不
亚于下⼤海摸珠。看久了,两⼈觉得⼩⽯头
何尝不可以做他们的信物?排⻓突然说,何
护⼠,送给你作纪念吧。何⼩嫚惊恐地抬起
眼睛。我说过,她那双眼睛是精彩的,尤其
在她穿上⽩⾊护⼠裙,戴上⽩帽⼦和⼤⼝罩,
那眼睛特有的⿊暗凝聚⼒全然被强调出来。
⾄于此后她脱下⼝罩,眼睛的凝聚⼒会不会被弱化,排⻓会不会产⽣失望的闪念,或略
感上当,我从来没有证实过。排⻓在跟⼩嫚
结婚后的第⼆年牺牲在越南战场。⾮常窝囊
的牺牲,被次品武器⾃伤,死在撤军回国的
途。此刻让我回过头,回到⼩嫚和排⻓以胆
⽯定情那⼀刻,跟随排⻓的感觉,沉没到何
⼩嫚深不⻅底的眼睛⾥。那双眼睛在我们这
群疯疯傻傻的军版才⼦佳⼈中被埋没了,可
在芸芸众⽣⾥,它们的精彩最终被发觉了。
当然,这场景是我想像的。唯⼀凭据是多年
后何⼩嫚给我看的⼀颗胆⽯。何⼩嫚被⽂⼯
团处理后,我是她唯⼀保持稀淡联系的⼈。
⼤概她觉得我们俩曾经彼此彼此,⼀样低贱,
有着同样不堪的过去,形容这段过去,你⽤
什么都可以,除了⽤“⾃尊⾃豪”等字眼。何
⼩嫚离开⽂⼯团之后,我们去过她的所在的
陆军医院巡回演出。那是个ᰀ战医院,医院
分三个包扎所,何⼩嫚属于三所。三所没有
礼堂,发电不稳,怕灯光靠不住,所以演出
在傍晚六点开始。剧场就是露天篮球场,赛
区做舞台,四周⾼起来的看台是观众席。川
滇交界的⼭区,夏季天⻓,傍晚也⻓,已经晚上七点,掉在⼭后的夕阳还残剩⼀抹,给
舞台打着追光。何⼩嫚没有来看演出。后来
知道她主动提出调班,在病房上特护。演出
中我们发现了⼏乎所有⼥军医⼥护⼠都作
怪。⾸先,她们全坐在最后⼀排,相对舞台
最是居⾼临下,似乎不是在看我们抒情到⾁
麻程度的舞蹈,⽽是观看⽃兽场的格⽃,或
是看三流⻢戏团的⻢戏,因此可以看得有⼀
搭⽆⼀搭,每⼈都捧着⼀本书或者杂志,⼀
旦她们认为我们的“⻢戏”看头不⼤,便捧起
书来,于是最⾼⼀层看台上的⽩净秀丽⾯৿
没了,成了⼀排书本。似乎她们跟何⼩嫚⼀
伙,知道我们这群⼈欺负过⼩嫚,如此的⽆
礼和傲慢是专⽤来替她⽓我们,报复我们的。
啊,我扯远了。还不到何⼩嫚正式出场的时
候。
回到林丁丁的故事中来。丁丁照旧在两个追
求者之间,两块⼿表之间有条不紊地忙碌斡
旋。那时候恋爱是件漫⻓的事,似乎滋味太
好了,⼀下⼦吞咽⾸先要腻死,其次是舍不
得,必须慢慢咂摸,慢慢地品。身体的每⼀
⼨肌肤都可以是性部位。头发梢,汗⽑尖都可以达到⾼潮。从两只⼿打颤带汗地握到⼀
起,到肌肤和肌肤零距离厮磨,往往是⼏个
年头的历程。直到⼀九七七年的九⽉底,刘
峰和林丁丁,两⼈的身体,肢体,肌肤彼此
还完全陌⽣。可这⼀天到底来了。刘峰来到
林丁丁⻔⼝,敲敲⻔。⻔⾥有⼈叫:“进来!”
是郝淑⽂叫的。听到这⼀声叫喊,刘峰差点
扭头⾛掉。来之前他是做了⼀番侦查的,知
道此刻这间屋只应该剩下⼀个⼈:林丁丁。
因为晚饭后刘峰派我去机关保密室取⽂件,
(存⼼的),供明天团⽀部开⼤会⽤。后来,
他亲眼看⻅⼀辆军⽤吉普绝尘⽽去。吉普的
主⼈是郝淑雯的“表弟”
,听⼥兵称说表弟或
表哥的,男兵们都会来⼀个⼩⼩的坏笑。⼀
般⼩郝的“表弟”来,⼩郝就会做⼀回吉普⼥
郎出⻔兜⻛。就在刘峰犹豫着要不要逃⾛时,
⻔从⾥⾯拉开,对着⼩学后墙的窗玻璃都被
震得咯咯响。郝淑雯发表弟的脾⽓,拉⻔⽤
的⼒⽓⾜以放进那辆吉普。我的猜想是她跟
“表弟”刚使了性⼦,
“表弟”赌⽓开⻋跑了,这
会⻔外有⼈敲⻔,她本以为“表弟”像惯常⼀
样,找回来犯贱,让她把性⼦使完。可⼀看来客是刘峰,也知道刘峰找的不是⾃⼰,便
从刘峰身边೿出⻔,趿拉着⿊⽪鞋⾛了。
⼩郝提了⼲之后,当了⼥舞蹈⼆分队队⻓,
⼀上任就废除了⼥兵⼀年调换⼀次宿舍的
规定。跟⽼同屋相处,省⼼许多,那些被⽼
同屋知道或猜到的秘密,会留在同⼀个屋⾥。
林丁丁的两块⼿表的秘密,我们是猜到的,
但秘密⼀直呆在我们的⻔⾥,没被扩散到⻔
外。郝淑雯的秘密我们也是猜的,
“表弟”是街
上认的;“表弟”开吉普⻋跟骑⻋的“表姐”平
⾏了⼀段路,⼀个在⻋窗⾥,⼀个在窗外,
就“表姐表弟”上了。
“表弟”有种⼆流⼦的帅
⽓,⼜宽⼜扁的肩膀,⼜细⼜⻓的腿,军帽
下的头发⾄少两⼨,军装领⼝⼀圈⿊丝线钩
织的精致狗⽛边,笑起来嘴有点歪,如果问
他的部队在哪⾥,他就那样歪嘴笑笑,说在
⻄藏呢。如果再问那怎么他⼀直在成都,他
也是歪嘴笑笑,说他是部队的驻成都办事处。
“表弟”有个在总后军械总⼚当⼚⻓的⽼⼦,
⼚⻓⽼⼦的部下⽤废旧和备⽤零件给装了
⼀部上好的吉普⻋,他开着吉普满街逛,⻅
到漂亮⼥兵就减速,郝淑雯是他多次减速追上的。郝淑雯对“表弟”的态度扯不清,不⽢
⼼与他进⼊正经恋爱,也不⽢⼼跟他分⼿。
这是个⾃由活动的晚间。是的,⼀九七七年
我们常常⼀晚上⼀晚上地“⾃由活动”
。电影
院开⻔了,新电影旧电影场场满,⼈们不是
毫⽆选择地只能去礼堂看我们演出,尽管看
了⼋遍了,熟得能在台下给我们提词⼉了,
但不看⼜没更好的事可⼲。不看我们夜也太
⻓了,怎样消磨掉?军⼆流⼦“表弟”连我们
中的明星郝淑雯都看透了:“⾃⼰还拿⾃⼰
挺当⼈——⼀张免费票就把你看了!想咋看
你咋看你,想往你哪看往哪看。
”正宗地⽅戏
曲和话剧团开始上演新剧⽬,罗⻢尼亚的⺠
间歌舞团来过之后,⽇本的芭蕾舞团居然带
来了《吉赛尔》和《天鹅湖》,省城⼈⺠突然
意识到,他们看我们各种夹枪带棒的“娘⼦
军”“⼥⺠兵”实在看得时间太⻓了,实在看够
了,因⽽对我们演出的需求量逐渐减少。这
就是我们有了许多⾃由之夜的主要原因。
刘峰推开⻔,发现林丁丁趴在桌上,听肥皂
盒⼤的半导体⾥播放她⾃⼰唱的歌,专注得
痴呆了。那份专注为她筑起⼀座城堡,把刘峰和⼩郝都隔绝在外⾯。刘峰慌张起来,不
知怎样攻⼊她的城堡,求救地往旁边⼀张空
床上瞥⼀眼,于是⽴刻找到了串⻔的借⼝,
脱⼝就问:“萧穗⼦呢?”
丁丁回过头的⼀瞬,⽿机掉在了地上。刘峰
抢先⼀步替她捡起,直起身的时候突然觉得
脖颈⼀凉。⼀颗⽔珠顺着他的涤纶⽩衬衫领
⼦滴了进去。丁丁从她墙⼀般厚的专注⾥突
然出来,脸仍然是痴呆的,瞳৿都有点扩散。
丁丁对于对象的不专注,就像她对⾃⼰的歌
声的专注⼀样,都是没办法的。刘峰此刻被
⼼⾥和身上的激情弄得浑身瘫软,动作也不
准确了,⼀⾯把⽿机递给丁丁,然后伸⼿去
擦后脖梗上的⽔,同时混乱地想,不会是漏
⾬呀,抬头⼀看,原来⽔源来⾃晾⾐绳那根
胶⽪卫⽣带。到了这年⽉,⼥兵们的脸⽪已
经有了⼀定厚度,过去慢说卫⽣带,就是胸
罩也不好意思⾚裸裸晾在屋⾥,上⾯总要掩
护地搭⼀块⽑⼱。刘峰看⻅那根卫⽣带,丁
丁看⻅了他看⻅卫⽣带的怪样,两⼈都不约
⽽同想到那次踢腿。丁丁⻢上出来⼀句:“不
是我的哦!”这是⼀句多么蠢的话。⼀旦蠢话出来了,蠢
事就不远了。刘峰笑了⼀下,笑得有点⼤,
把不该露的⽛龈露了出来。于是就浮现出我
最早先发现的那⼀丁点⽆耻。丁丁觉得这个
刘峰跟平时不是⼀个刘峰,但因为⼼不在他
身上,也就没有细究下去。
“萧穗⼦不在。
”她
解说这个明摆的现实。
丁丁觉得刘峰那晚不对劲,主要该刘峰那
件涤纶衬衫负责。衬衫崭新,雪⽩,微微透
明,以⾄于蓝⾊跨栏背⼼和⾁⾊的胸⼤肌都
朦胧可⻅。那是挺要命的衬衫,不知为什么
在那个年代深受基层军官欢迎,似乎司令部
政治部的参谋⼲事⼈⼈⼀件,到了周末脱下
统⼀军服,却⼜换上这种统⼀便服。其实刘
峰穿战⼠衬衫挺神⽓,尤其草绿偏⻩那种,
束在腰带⾥,以不变应万变,军⼈那种不跟
⽼百姓随流的洒脱,⼀派不屑于经意⾃⼰的
男⼈⽓,那⼀切都是很为他平淡的相貌帮忙
的。⽽这花了他半个⽉⼯资买来的⼀身,显
得过分经意,反⽽把他⾃⼰装扮得⼜⼟⼜俗,
让他⼀步退回了他⽼家县城,退回了那个梆
⼦剧团,⽤翻跟头的⾎汗钱೾出⼀套⾃认为是⼤城市的时髦。
刘峰说,他是来请萧穗⼦去参观的。
参观什么?沙发。到哪⾥参观沙发?那次萧
穗⼦看⻅他在打沙发,给炊事班⻢班⻓打的,
她不相信在⻢班⻓结婚前能打好,两⼈还打
了赌,所以他现在来请她去参观,看看谁输
了。当时我夹着保密室取来的⽂件⾛在回营
房的路上,离揭穿他的谎⾔只差五分钟的路
程。可是沙发突然引起了林丁丁的兴趣。
“你还会做沙发呀?!”丁丁的眼睛发出光芒。
离开上海,她只在副司令家⻅过沙发。
“那你
不请我参观参观?”
林丁丁是会撒娇的。此刻她跟刘峰是撒娇的。
刘峰从来没觉得他配接受丁丁的撒娇,于是
腼腆⽽胆怯地问她是不是真想参观。丁丁⽴
刻拿起床上快要钩完的⼩台布就⾛。虽然还
是同⼀座军营,但⼥兵的寒酸家当上已经出
现了各种私⼈装饰,⼩台布将会盖在丁丁床
脚的两个帆布箱⼦上,连肥皂盒⼤的半导体
也有⼀个专属的钩花⼝袋。
林丁丁跟着刘峰穿过昏暗的院⼦,在正修建
的排球场⾥深⼀脚浅⼀脚。这个团体的⼈隔⼀阵流⾏⼀样事物,这⼀阵在流⾏打排球,
于是⼤家做义⼯修建起排球场来。舞美和道
具库房就在未来的排球场那⼀边。进了⻔,
刘峰拉开灯,丁丁看⻅⼀地烟头。
“好啊你抽
烟!”
⼥⼈管男⼈抽烟之类的事,就是把⾃⼰
不当外⼈了。这是丁丁把刘峰往误会⾥带的
᯿要⼀步。
刘峰⻢上辩解,不是他抽的,是炊事班
⻓⻢超群抽的。⻢班⻓看他的沙发⼀点点成
型,看上了瘾,烟瘾便随着也上来了。此刻,
他郑᯿揭开⼀块做布景的帆布。出现在林丁
丁眼前的,是⼀对墨绿和棕⾊格⼦的沙发,
庞⼤拙实,跟她在副司令家坐过的⼀样庞⼤、
拙实,⽐那些沙发就稍微好看⼀点。丁丁的
天真⽆邪此刻百分之百地爆发,她⼀步跳过
去,把身体由⾼处᯿᯿摔进沙发。让她意外
的是这沙发如那些⾸⻓家的沙发⼀样,也把
她弹了起来。她于是由衷地说:“刘峰你太棒
了!”⼏年前,刘峰给她做甜饼,她也这样由
衷地夸过他。直到我们这个天府之国经济渐
渐好转,⻄餐馆᯿新开张,⻝品店⾥出现了不凭票购买的糕点,林丁丁才吃腻了刘峰的
甜饼。
注意到了吧,刘峰成功地把林丁丁诱
进了这个相对封闭的⼆⼈空间。舞美库房兼
做⻋间,跟营房相隔⼀百多⽶的距离,距离
⼩排练室最近,但也相隔百⼋九⼗⽶,最初
将它设在这⾥,就是嫌它吵闹,做布景和道
具不是榔头就是电锯,谁都不愿和它挨着。
⼀旦进了这⾥,关上⻔,即便林丁丁呼救也
未必有⼈听得⻅。
丁丁指指旁边的沙发,问刘峰怎么不
坐。刘峰说那张沙发是先打出来的,⾯料绷
得不够好,做完第⼆张有经验了,现在想把
那只拆了᯿绷。丁丁打听到做这对沙发的花
费不过三⼗多元,上海⼈对合算交易的真实
激动涌上来了,她⼜说了句好听的:“刘峰你
真棒!”
刘峰有点飘了,试探地笑笑,说以后给
她丁丁做的沙发,⼀定会更好,好很多,⼀
回⽣⼆回熟了嘛。丁丁想到万⼀真到了那⼀
步,必须在摩凡陀和上海牌两块表⾥抉择,
嫁给摄影⼲事或内科医⽣,有⼀对价钱合算的沙发并不是坏事。要知道,那个时代沙发
代表⼀定的社会阶层。她笑嘻嘻地说,真的
呀?⼀⾔为定哦。丁丁和其他年轻⼥⼈⼀样,
跟任何男性相处,只要不讨厌他们,就是会
来点⼉⼩调情,⾃认为不会惹出任何后果。
但是她此刻在刘峰这⾥,却惹出了后果。
刘峰说:“以后你要什么,我就给你做
什么。

我不知道丁丁是否在此时已经感到了
危险。刘峰把那句话当成爱情盟誓,不知丁
丁听出多少意味来。也可能⼀个闪念划过丁
丁⼼⾥那⽚混沌;跟⼀个有着⼿艺⼈的聪明
和勤劳的男⼈在⼀起,合算的事会每天发⽣。
嫁给刘峰这样的⼈也许本身是件挺合算的
事。丁丁在那个封闭空间的逗留不能不说是
继续往刘峰的激情⾥添燃料。接下去刘峰跟
丁丁透露了⼀个秘密;她的⼊党转正已经通
过了,下周末就会宣布。他以为丁丁会惊喜。
丁丁的全部反应就是微微⼀笑,然后说:“知
道会通过的。

这倒让刘峰吃了⼀惊。其实组织上通
过林丁丁的预备期并不像丁丁想的那么理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804490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