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1696)
 
--- FengHua (11/1/2017)
 
⼩嫚的脊背顶住⻔,⼀声不吭。等那两⼝⼦
的⻣缝⾥都是料峭春寒了,才放了她,回⼤
睡房去了。他们回去很久了,⼩嫚还站在原
地,脊背和⻔扉,不知谁更冰冷。第⼆天没
⼈提这事,⼀场⾼烧救了⼩嫚。⺟亲跟单位
请了假,全职做⼥⼉的看护,⼀条⼩⽑⼱沾
了⽔,在她的烧焦的嘴唇上轻拭。她嘴唇上
的燎泡破了,⼲了,⾆尖触上去像舔着了掉
渣的酥⽪点⼼。
她的⾼烧持续七天,什么针剂丸丹都不⻅疗
效。每次睁开眼,都看⻅⺟亲的脸。那脸在
三天后⼩了,尖了。⾼烧来得猛,去得也猛,
第⼋天她就浑身冰凉了。⺟亲紧紧搂住她,
⺟亲少⼥⼀样苗条的身体搂得她那么紧,后
来⼩嫚知道那时她跟才是⼀根⾁芽的弟弟
都在⺟亲怀⾥,只是隔着⺟亲⼀层肚⽪;由
于਀育⽽附着⼀层薄薄脂肪的肚⽪。
我想,那是⼩嫚的⺟亲最后⼀次紧紧抱她。
⼩嫚跟⺟亲这种⽆间的肌肤之亲在弟弟出
⽣后就将彻底断绝。那个拥抱持续很久,似
乎⺟亲⽐她更抱得垂死,似乎要把她揉⼊腹
内,᯿新਀育她⼀回,᯿新分娩她⼀回,让她在这个家⾥有个新名分,让她᯿新⽣⻓⼀
回,去除她拖油瓶识相谦卑,去除她当拖油
瓶的᯿要和次要的⽑病,在这个上海新主⼈
的家⾥⻓成⼀个真正的⼤⼩姐。可以想象,
⼩嫚⼀⽣都会回味⺟亲那⻓达两三⼩时的
拥抱,她和⺟亲两具身体拼对得那么天⾐⽆
缝。她完全成了个放⼤的胎⼉,在⺟亲的体
外被਀育了两三个⼩时!
继⽗推开⻔,⺟亲不情愿松开⼥⼉,懒洋洋
地趿拉着鞋向⻔⼝⾛去。她听⻅⺟亲和继⽗
⼩声地对话。继⽗问⺟亲⼀个礼拜都睡在这
⾥,什么意思。⺟亲说⽅便照顾孩⼦嘛。继
⽗⼜说,今晚回去睡。⺟亲不做声。⼩嫚竖
着⽿朵听⺟亲和继⽗⼀声不响地⼲架。⺟亲
⼜开⼝了,为⼥⼉这场怪烧找原因,说孩⼦
活活给吓出⾼烧来了。那是她很少看⻅的在
继⽗⾯前挺直脊梁的⺟亲。
那之后九个⽉,弟弟来了。弟弟⻓到三岁,
⼀半在⼩嫚的背上度过。她爱驮弟弟,因为
她爱看她驮弟弟时⺟亲的微笑。其实,⼩嫚
驮弟弟时,继⽗也是微笑的。倒是保姆常常
亮出⼤嗓⻔,喊她快放下⼤胖⼩⼦吧,她本来⼩个⼉,再驮个胖弟弟更不⻓个了。就那
样,⼩嫚把后来作弄她欺负她的弟弟驮⼤了。
弟弟来了之后,妹妹也跟着来了。妹妹简直
就是继⽗的⼥版和童版,⼤眉⽑⼤⿐⼦,个
头也⼤得出奇,粉红脸⾊就像把继⽗的⽪肤
直接抻到她脸上。后来听刻薄邻居说,那叫
猪肺脸⾊。弟弟和妹妹很快显出了北⽅⼈种
的优势,祖祖辈辈吃⾼粱⼩⽶包⾕的⾎缘,
⼀旦有了⻥⾁蛋奶的辅助,⻢上被优化。⼩
嫚很快驮不动他们了,他们三四岁⻣骼先就
搭建出未来身⾼体格的框架。弟弟在四岁听
⻅弄堂⾥对他这个姐姐的称呼“拖油瓶”
。五
岁的⼀天,弟弟宣布,拖油瓶姐姐是天底下
最讨厌的⼈。随即⼜宣布,从头到脚拖油瓶
没有⼀个不讨厌的地⽅。⼩嫚对弟弟的宣布
不惊讶,某种程度上她是同意弟弟的,也觉
得⾃⼰讨厌。她深知⾃⼰有许多讨厌的习惯,
⽐如只要厨房没⼈就拿吃的,动作⽐贼还快,
没吃的挖⼀勺⽩糖或⼀勺猪油塞进嘴⾥也
好。有时⺟亲给她夹⼀块红烧⾁,她会⻢上
将它杵到碗底,⽤⽶饭盖住,等⼤家吃完离
开,她再把⾁挖出来⼀点点地啃。在⼈前吃那块⾁似乎不安全,也不如⼈后吃着⾹,完
全放松吃相。保姆说⼩嫚就像她村⾥的狗,
找到⼀块⻣头不易,舍不得⼀下啃了,怕别
的狗跟它抢,就挖个坑把⻣头埋起来,往上
撒泡尿,谁也不跟它抢的时候再刨出来,笃
笃定定地啃。弟弟最受不了这位拖油瓶姐姐
的是这⼀点:当你挖⿐৿挖得正酣畅的时候,
⾃以为处在私密状态,却突然发现拖油瓶在
看你,并且已经看了你很久。还有的时候,
⼀个饱嗝上来,你由下⾄上地冒泡贯通,却
发现拖油瓶⼀道⽬光过来,⿊⾊闪电⼀般,
让你怀疑她早就在埋伏这个饱嗝。那时弟弟
的单词量成语量⼤⼤增加,⼀语道破拖油瓶
姐姐的“贼眉⿏眼”
。弟弟的身⾼赶上⼩嫚那
年,⼩嫚偷偷穿了⼀件⺟亲的⽺⽑衫去学校
的⽂艺宣传队跳舞,晚上回到家,弟弟妹妹
在餐桌上便开始了对⼝相声,弟弟说:“喏,
屋⾥厢做⽼⿏,外⾯扎台型!”妹妹说:“⽼⿏
着件红绒线衫,台型扎⾜!”“⽼⿏眼睛涂得墨
彻⿊,穷放光了!”“脚踢到天上去了,⽼⾯⽪!”
“红绒线衫⼀穿,⽼⿏变⼈了!” “偷得来的
吧?姆妈侬阿是有⼀件红绒线衫?”⺟亲说她哪⾥有红绒线衫,他俩⼀定记错了。
弟弟⽴刻冲下楼,冲进亭⼦间。弟弟妹妹出
⽣后,⼩嫚就换到朝北的亭⼦间住了。保姆
从亭⼦间搬了家,此刻住露台和三楼之间的
六平⽶储物室,⽐较⽅便她管理露台饲养场,
那⾥养了五只鸡两只鸭。弟弟从亭⼦间回来
空着⼿,没有搜出成果。
妹妹叫起来:“姆妈,就是那件呀!有条⿊领
边,两个⿊的绒球的!”
继⽗⼀⾯看报纸⼀⾯吃⺟亲给他挑出的⽥
螺⾁,对着报纸皱皱眉头。。
⺟亲想起来了,说:“哦,那件啊。那件是要
送给姐姐穿的。⼤姐洗坏了,有点⼩了。

⽼区来的保姆被⺟亲尊称为⼤姐。⼤姐⼀听
不⼲了:“我洗坏啥了?!你那⽑⾐让⾍蛀出
好些洞眼⼦,对着太阳你看看,跟笊篱似的!”
⺟亲说:“是啊,⾍蛀得⼀塌糊涂。我⼀直想
补补给⼩嫚穿的。

这话听上去合情理。家⾥的次货旧货在去废
品收购站垃圾箱之前,有个中转站,就是⼩
嫚那⼉。有次保姆炖鸡汤忘了摘掉鸡嗉⼦,
鸡在挨宰前吃撑了,嗉⼦⾥正被消化的⽶粒⼉被煮熟,胀破了嗉⼦。等保姆闻到鸡汤馊
味的时候,那些被鸡的胃酸泡过的⽣⽶已经
煮成了熟饭。保姆不知怎样善后,等⼥主⼈
从越剧团下班回来处理。⼥主⼈说,倒了吧。
男主⼈来⾃⾰命⽼区,说,汤倒了,鸡洗⼀
洗还可以吃嘛。所有⼈——除了⼩嫚,都说
谁吃啊,恶⼼还来不及。保姆说恶⼼什么?
洗洗⼲净,放点⼉酱油,给⼩嫚吃。
所以⺟亲说要把⾍蛀的⽑⾐给⼩嫚穿,时局
暂时太平了。
晚上⺟亲来到⼩嫚的亭⼦间,劈头就问:“我
的绒线衫呢?”
⼩嫚不做声。
⺟亲开始翻抽屉,柜⼦,箱⼦。这个⼥⼉没
⼏件好东⻄,多数⾐服是⺟亲⾃⼰的,改改
弄弄就到⼥⼉身上。因此弄堂⾥的⼈看到的
拖油瓶常常是古怪的,⽼⽓的,外套⼩腰身,
但⽐例错了,本来该收腰的地⽅,收在了胯
上,垫肩本该在肩膀,却落在⼤臂上。⺟亲
⼀点响动都没有地在⼩嫚屋⾥抄家,最后毫
⽆斩获。
“我的绒线衫呢?!”⼩嫚不吭声,死猪不怕开⽔烫。
“我晓得你喜欢它。等你再⻓⼤⼀点,姆妈会
给你穿的。你⻓⼤了,那绒线衫姆妈就穿不
出了,穿了也要给‘他’讲话了。现在你穿它
嫌⼤的,对不对?”
⼩嫚摇摇头。⼤是⼤,不过现在就拿过来,
可以确保拥有权。就像她把红烧⾁埋进⽶饭,
狗把⻣头埋进泥⼟。
“那件绒线衫我现在还要穿呢!我⼀共⼏件
绒线衫,你晓得的!”
⺟亲凶恶起来,脚尖踢踢她的脚。⼩嫚认为
⾯对⾃⼰这样⼀个讨厌⼈,⺟亲太客⽓了。
“你偷我东⻄,没同你算账,现在你是要活抢,
对吧?!”
......
“⼩死⼈!⼩棺材!听到吗?拿出来呀!”⺟亲
上⼿,⻝指拇指合拢在她⽿朵上。她被⺟亲
从床沿拎起,⽿朵着⽕了⼀样。⺟亲另⼀只
⼿在她背上掴了⼀记。她⼼想,打得好,再
打呀,每掴⼀记她都೾下⼀部分红⽑⾐,最
后红⽑⾐就是她೾来的。可是⺟亲就掴了⼀
记,她的⼿⼼⼀定⽐她的背更酥麻。
⺟亲开始拎着她向亭⼦间⻔⼝⾛,⼀⾯低声
说;“你要‘他’请你去谈话吗?”
继⽗单位⾥的⼈最怕的就是被厅⻓请去“谈
话”
。家⾥⼈也最怕他请你去“谈话”
。⼩嫚赶
紧撩起身上的外套,下⾯就是那件红⽺⽑衫。
她慢吞吞脱下外套,再撩起⽺⽑衫底边,从
下往上蜕,疼得也跟蜕⽪⼀样。她的头最后
钻出红⽑⾐,⺟亲发现⼥⼉哭了。
⺟亲认为这个⼥⼉最讨厌的地⽅就是不哭。
不哭的⼥孩怎么会正常?现在她却哭了。⺟
亲⿐头眼圈也跟着发红,替拖油瓶⼥⼉擦了
擦泪,撸平她因为脱⽑⾐蓬得⽼⼤的头发,
嘴⾥保证,等她⻓⼤⼀定把它送给她。
三年后,⼩嫚奔着红⽑⾐⻓⼤了,但红⽑⾐
穿到了妹妹身上。⺟亲的说辞是,妹妹⽪肤
⽩,⼩嫚⿊,穿红⾊乡⾥乡⽓。⺟亲不愿说
主是继⽗做的,但她怕在拖油瓶⼥⼉和继⽗
之间弄出深仇⼤恨来,⾃⼰担当了。⺟亲⼀
副“你还嫌我不够难,还要往死⾥为难我”的
样⼦。⼩嫚什么也不说,撇下已经为难得奄
奄⼀息的⺟亲,回亭⼦间去了。第⼆天她在
妹妹的⾐橱⾥找到那件红⽑⾐,对着太阳光看,尽管被⾍蛀成了笊篱,可还红得那么好,
红⾊微微晕在周围空⽓⾥。那是个崇尚红⾊
的年代,舞台上所有⼥主⼈公都穿红。死去
的⽗亲跟⺟亲结婚时,在⼀家⽑⾐作坊给⺟
亲定制了这件婚服。⺟亲穿扮得越发年少,
他似乎满⾜的就是把⼀个⼩娃娃般的新娘
抱进洞房。⽗亲在天有灵的话,知道红⽑⾐
没他亲⼥⼉的份⼉,⽽去把别⼈的⼥⼉穿扮
成了洋娃娃,⼀定会在天上伤⼼的。她不知
怎么找到了袖⼝的线头,拆开了它。袖⼦渐
渐消失了,领⼦也消失了,⽑⾐在她的⼿⾥
⼀点点消失,她成了个拆线机器,动作机械
均匀,按照她⼼⾥⼀句咒语的节奏运⾏:“让
你红!让你红!让你红!”
⼀个晚上,她就在这句咒语中把红⽑⾐变成
了⼀堆弯弯曲曲的线头。染⾊当夜进⾏。她
⽩天就在弄堂⾥看好⼀个铝盆,盆扔在⼀个
邻居家⻔⼝,等送废品站来收。盆原先的功
⽤已经作废,因为把它当⼗多年卫⽣间的⽼
猫死了。她把铝盆放在煤⽓灶上,煮了⼀盆
⽔。⽔沸腾时,蚀⼊铝质的猫厕所⽓味淡淡
地升腾。她往沸⽔⾥投了⼀包⿊染料,⽤⼀根⽊棍搅动⼀锅⿊⽔,再把⼀堆红⾊线头投
进⿊⽔的涡旋,满⼼还是同样咒语:“让你红!
让你红!让你红!”她合着咒语的节奏,看红
⾊被咕嘟嘟⿊⽔淹没,眼看着就⿊透了。
红⽑⾐所有的历史和秘密全被埋进了⿊⾊。
红⽑⾐被碎⼫灭迹了。
第⼆天早晨,谁都不知道晾晒在弄堂那根公
共晒⾐绳上的⿊⾊细绒线是谁家的。⾄于铝
盆,早已被扔进了弄堂外⼤⻢路上的垃圾箱。
⼩嫚第⼆天夜⾥将⿊绒线收回,套在膝盖上
独⾃绕⽑线,断头都被仔细接上,结果绕出
⼏⼤团挺体⾯的新绒线。她到区图书馆借来
编织杂志,夜深⼈静时分编织。直到春天⼜
⾄,妹妹要换装了,⼤叫红绒线⾐失踪了。
⼩嫚⾃然成了头号嫌疑⼈,可是没⼈能逼出
⼀句供词。⺟亲到学校打听,到⼩嫚所在的
⽂艺演出⼩分队打听,没⼈⻅过她穿那件红
⾐裳。
秋天的⼀个夜晚,⼩嫚织完最后⼀针,把所
有怀疑猜想的线索都收了头。第⼆天早晨,
她梳洗之后,换上了新⽑⾐,它⿊得可真透,
宇宙⿊洞不过如此。她的亲⽗亲,⺟亲,和她⼩嫚,他们共有⽽不再的曾经,全被埋进
⿊⾊。⿊⾊,最丰富,最复杂,最宽容的颜
⾊,它容纳了最冷和最暖⾊谱,由此把⼀切
⾊彩推向极致。⿊绒线衫,裤腿宽⼤的假军
裤,⼀头ᰀ头发⽤了⼏⼗个发夹别规整,⼩
嫚⾛到弄堂⾥,⼈们悄声议论:“拖油瓶怎么
了?⼀夜之间成美⼈了!”“美⼈?赖三!(⼥
阿⻜)”
⺟亲是唯⼀⼀个看穿⿊⾊如何藏污纳垢的。
早上她看⻅⼩嫚苗条到妖冶程度的背影,没
动声⾊。
像所有中学⼀样,⼩嫚的学校也是“复课闹
⾰命”
,闹⾰命为主,复课是没有正经课上的。
每天下午学校⽂艺⼩分队排练,⺟亲就是在
礼堂找到了穿着⿊⽑⾐踢腿下腰的⼩嫚。⺟
亲盯着⿊⽑⾐,看出红⽑⾐碎⼫灭迹案的整
个过程来。凑近了,能看出⿊⽑⾐⾥藏了许
多断头。被⾍蛀成的洞眼,拆成线就断开来,
要耗费多⼤功夫去接啊,⼥⼉简直能去纺织
⼚做挡⻋⼯了。那么美⼀件红⾐裳,就葬在
这⿊⾊⾥,以这⻤⽓的⿊⾊还了魂。还看出
什么了?那两个系在领⼝的绒球去了哪⾥?⺟亲揪住⿊⽑⾐的领⼝,伸⼿进去掏,
绒球充当了⼥⼉永远⽋缺的那⼀截⻘春发
育。
“要⾯৿吗?”⺟亲看着两个绒球。
⼩嫚不⽀声。
⺟亲抬⼿给了⼥⼉两个⽿光。
⼩嫚看着远去的⺟亲,咒语⼜开始在⼼⾥回
荡:“让你红!让你红!让你红!.....”原先以
为她把他们仨共有的曾经封存了,现在⺟亲
把她⾃⼰摘出来,最冷最暖的⿊⾊⾥只剩了
她和⽗亲。
当天夜⾥⼩嫚在浴盆⾥放了半盆冷⽔,把⾃
⼰泡进去。江南三⽉,夜⾥的冷⽔还是⾜够
冰冷,⾜够泡出⼀场⾼烧来。⼗年前,就是
⼀场⾼烧让⺟亲⻓久地抱了她。⼀场⾼烧让
⺟亲还原成她⼀个⼈的亲妈。⼗年⾥她也太
不争⽓,⼀次像样的烧都没发过。她在冷⽔
⾥泡了⾜⾜⼀⼩时,⾃身的三⼗六度五把半
盆冷⽔都泡温热了,浑身冷得发僵,僵硬得
正称⼼,上下⽛哒哒哒地敲⽊⻥,响得能供
戏台上的⼩旦跑圆场。好了,泡到⽕候了,
她欣喜如愿地把⾃⼰从浴盆⾥打捞上来。天快亮她都是冰冷的。烧就是不发,什么病
也不⽣。第⼆天夜⾥接着泡,还是⼀夜冰凉。
她这么积极主动地找病,可病怎么就是不来
找她呢?第三天早晨她决定“⽣病”
,不起床
了。第⼀个来探望的是保姆。保姆是来找她
去排队给继⽗买早点的。保姆离开后,⺟亲
慌慌张张的来了,腮帮上带⼀道枕套上的绣
花压出的深痕。她伸出此刻显得⽆⽐柔软的
⼿,触摸⼀下⼩嫚的额,⼜摸了⼀下⾃⼰,
浑身⼀抖:不对呀!怎么⽐活⼈凉那么多?!
她撩开被,柔软的⼿在⼥⼉身上轻轻搓揉。
这不是掴她⽿光的⼿,是她抚弄琴弦的⼿。
⺟亲再次惊骇了:太不对了,活⼈的身体怎
么是这个温度?!她⼲脆钻进被窝,抱住⼥
⼉,抱得像上回那样紧.....不,更紧。⼥
⼉是脸朝墙壁躺着的,身量⽐她⾼半头的⺟
亲从她身后抱住她,抱得太紧了,⾎液的热
度隔着两层⽪肤融进她的⾎液。她觉得⾃⼰
被抱⼩了,越来越⼩,⼩得可以被᯿新装⼊
⺟亲的身体,装⼊她的⼦宫,在那⾥回回炉,
再出来时她就有了跟弟弟妹妹们⼀样的名
分。⺟亲什么也没说。要说的太复杂了,怎么说
得清?这娘⼉俩之间该有她们⾃⼰的语⾔
才能讲得清;她们⾃⼰的语⾔,对于任何其
他⼈都是密码。就从那⼀刻,⼩嫚意识到,
这家⾥还有⽐她更变形的,就是⺟亲。⺟亲
的变形必须随时发⽣,在不同的亲⼈⾯前要
拿出不同形状。能够想象,每变⼀次形,都
不⽆疼痛,不⽆创伤。正是意识到这⼀点,
⼩嫚决定离开家。
这⼀天是何⼩嫚的开始,她要寻找⾛出家庭
的道路。
你知道⼀九七三年的上海吗?到处是全国
各种部队⽂艺团体的招⽣点。因为前⼀年林
彪事件,部队停⽌招兵⼀年。何⼩嫚的名字
出现在每⼀个考⽣登记簿上。她不屈不挠,
把学校⽂艺⼩分队练出的那点本事超常发
ഀ,在⾛出到第⼗⼀个招⽣办时,背后响起
⼀声呼唤:“⼩⻤,等⼀等!.....”
何⼩嫚回过头,万⼀叫的是她呢。叫的还真
是她。我想象⼩嫚当时怎样把她浑身最优越
的眼睛利⽤到极致,让眼睛做两盏灯照亮她
平庸的五官。那时部队⾸⻓都管我们叫⼩⻤。“你是姓何吧?”
招⽣的“⾸⻓”⼀边看着登记簿,⼀边朝她招
⼿。这个“⾸⻓”就是郝淑雯。虽然郝淑雯⽐
她叫的“⼩⻤”只⼤⼀岁,却已经透出⾸⻓式
的威严和慈祥。我记得⼩郝参加了那次接兵
任务,专⻔给考⽣示范舞蹈动作,测验考⽣
的模仿能⼒和舞蹈感觉。⼩嫚的模仿能⼒很
强,⼏年的学校演出也让她⻓了表演经验,
加上当时各种舞蹈舞剧⾥都有那么个⼩战
⼠,来两段特技,被⼈托举托举,我们正缺
少个头⼩⼩,会翻跟头的⼥孩。何⼩嫚会翻
不少种类的跟头,我们认为这跟她不怕死,
不惜痛有关,反正也没⼈疼,摔坏拉倒。我
后来对她认识深了,有⼀天对她突然⼀悟:
她潜意识⾥有求死之⼼。对此她肯定毫⽆知
觉,但从她热爱⽣病,热爱伤痛,热爱危险
来看,我觉得我也许⽐她⾃⼰更懂得她。
郝淑雯叫住⼩嫚,⼩嫚转身向她⾛去。这是
她命⾥的最᯿⼤转折之⼀。她看着⾯前⾼⼤
美艳的北⽅⼥兵,动都动不了。郝淑雯当年
⾛在⻢路上,中学⽣们会追好⼏个电⻋站,
跟今天他们追歌星明星⼀样。郝淑雯也动不了,被何⼩嫚的眼睛钉在那⼉。
这⼩⻤⽣了⼀双怎样的眼睛啊——平时躲
着你,不看你,⼀旦看你就带有吓⼈的凝聚
⼒!郝淑雯让何⼩嫚她写下家⾥地址,假如
需要她复试,会往她家⾥发通知。必须要提
到的是何⼩嫚那天的装束,她穿的就是那件
结头累累的⿊⽑⾐,紧绷绷的在她⼀根⽊棒
似的身体上箍出了曲线。⼩嫚在登记部上写
的是演出⼩分队辅导员家的地址。亲⽗亲死
后,只有这个辅导员得到过⼩嫚的全部信任。
她留了⼀⼿,万⼀招⽣办的“⾸⻓”⾛访,辅
导员不会讲何⼩嫚坏话。
三天后,⼩嫚收到了复试通知。这次她是把
命都拿出来复试的。平时没练成熟的跟头也
亮出来了,⼀个前空翻没站稳,整个⼈向后
砸去,后脑勺都没幸免。当时所有⼈都惊叫
起来,认为她⼀定摔出了三⻓两短,但她⼀
咕噜跳起来,⽤疼歪了的脸跟⼤家笑了。正
是这个歪脸的笑,彻底感动了招⽣第⼀⾸⻓,
舞蹈教员杨⽼师。对于死都不怕疼更不怕的
⼥孩,还有什么可怕的吗?他在她身上已经
看到了未来的各个舞蹈中的“⼩战⼠”
。这样,何⼩嫚不可逆转地就要⾛向我们这个
也将虐待她的集体。
在我过去写的⼩嫚的故事⾥,先是给了她⼀
个所谓好结局,让她苦尽⽢来,跟⼀个当下
称之为“官⼆代”男⼈⾛⼊婚姻,不过是个好
样的“⼆代”
,好得⼤致能实现我们今天年轻
⼥⼈“⾼富帅”的理想。⼏⼗年后来看,那么
写⼩嫚的婚恋归宿,令我很不好意思。给她
那么个结局,就把我们曾经欺负她作践她的
六七年都弥补回来了?⼗⼏年后,我⼜写了
⼩嫚的故事,虽然没有⽤笔给她扯⽪条,但
也是写着写着就不对劲了,被故事驾驭了,
⽽不是我驾驭故事。现在我试试看,再让⼩
嫚⾛⼀遍那段⼈⽣。
要是在我那堆⽼照⽚⾥好好地勘探,能把何
⼩嫚给我们的第⼀印象找出来。照⽚上的何
⼩嫚穿军着没下过⽔的新军装,军帽把头发
全罩在⾥⾯,扫⻢路⼥⼯戴防尘帽的戴法。
照⽚是她⼊伍后的第⼀个礼拜天照的,眼睛
看着前⽅,并不是看着摄影师钻在遮光布⾥
的前⽅,⽽是把⾃⼰的来路历史全切断⽽光明都在前⽅的那个前⽅,紧抿嘴唇,嘴⻆劲
⼉使得⼤了点⼉,当年时兴这种李铁梅亮相
⼝型。何⼩嫚是⼀九七三年的兵,我那时已
经被⼈叫成萧⽼兵了,(也可以听成⼩⽼兵)。
我被临时抽调到新兵连,是为了给新兵们做
内务指导。我可以把棉被叠得跟砖头砌得⼀
样⽅正,⼀样硬邦邦、不温暖。那是我军的
时尚,还不知道美军都不叠被⼦,铺盖就是
个睡袋。我还有个⼿艺就是闭着眼睛打背包,
闭上眼睛把松散的棉被棉褥捆扎成⼀个⼀
尺半宽,⼀尺⼋⻓的背包只需四⼗五秒钟。
那时候我暗⾥谈恋爱,明⾥争取做可以教育
好的⼦⼥,所以⼀切都做得恶狠狠的。⼀九
七三年春天,从上海来的⼥性新兵整⼗⼈,
⼀间简易营房⾥摆⼗⼆张通铺,头⼀个铺归
班⻓,最后⼀个属于副班⻓。萧⽼兵暂时睡
在副班⻓位置。何⼩嫚就在这样⾛进了我们
的视ᰀ:军帽戴到脑⻔,帽⼦后⾯也不⻅任
何头发,乍⼀看是⼩男孩。两周有⼈就发现
了问题:何⼩嫚从来不摘军帽。熄灯号吹响,
她的帽⼦还在头上。
上海话是很适合交头接⽿的。交头接⽿的结论很快出来了:“⼀定是个癞痢。

那帮新兵都⼗五六岁,正觉得新兵训
练不好玩,想找什么玩⼀玩。于是有⼈提议,
刺杀训练的时候假装刺偏,⽤⽊枪把何⼩嫚
的帽⼦挑开。很快发现这么玩可能会玩⼤;
万⼀挑不准,挑到眼睛上,或者⼿上轻᯿不
对,⽊枪鎚伤她,那就玩⼤了。新兵连是什
么地⽅?是退货的地⽅;⼀旦发现残次品,
哪⾥来的退回哪⾥。所以新兵训练三个⽉是
⼀段试⽤期,谁也闯不起祸,否则试⽤期随
时可以结束,你从上海千⾥迢迢来成都,唯
⼀所获就是⼀套新军装。冒着被部队退货的
⻛险揭露⼀个癞痢,不值。
⼀周过去,何⼩嫚那⽇夜都是⽆懈可击的军
容⻛纪。通铺上⽅的墙上顶着铁钉,挂着军
装军帽,
“错”戴别⼈的帽⼦是可能发⽣的。新
兵班的班⻓在我们眼⾥是正规军,从通讯团
来的。只有她⼀个⼈戴⼿表,还拥有⼀个旅
⾏闹钟。我们打起她闹钟的主意来。⼀听我
们要借闹钟,班⻓⻢上拉起防线,问我们“想
⼲什么”
,但⼝⽓已然断定我们“⼲不出好事”
了。她⼀对⼩眼⽩着我们,笑笑:“不借。
”倒是⼲脆。不借我们也有办法,偷偷把她闹钟
的闹铃上到五点五⼗⼋,⽐起床号早两分钟。
两分钟⾜够我们开灯,让何⼩嫚军帽下的秘
密⼤⽩天下。
新兵们密谋,⼀旦听到闹钟铃声,就由何⼩
嫚右边的⼈“错戴”帽⼦。
第⼆天⼀早,⽐起床号吹响早两分钟,
新兵班⻓的闹钟闹起来。营房⾥还是⿊夜,
何⼩嫚右边的邻居⼀纵身跃起,同时向左边
伸臂,抓下左上⽅挂着的军帽,⽴刻扣在头
上,与此同时,另⼀个新兵跳到⻔边拉灯绳。
就在新兵班⻓咕哝闹钟怎么会响铃的时候,
灯光⼤亮,所有⼈都向何⼩嫚注⽬。我们都
以为会看到想当然的⼀个瘌痢头,但⼤家全
失望了,或说⽐真看到瘌痢还惊讶:何⼩嫚
的头上不仅⻓着头发,⽽且⼀个头⻓着三个
头的头发。让我试试另⼀种形容:何⼩嫚的
头上是⼀个头发的荒原,或者,头发的热带
⾬林。那样不近情理的茂密,那种不可遏制
的充沛,似乎她的瘦⼩身体所需的能量摄⼊
极有限,⽽结余的能量都给了头发,那⼀头
冲冠怒发是她⽣命能量的爆破。我们所有⼈是应该喜欢甚⾄羡慕这头发的,可我们都有
点怕这头发,这头发跟我们⽐,太异类了,
细看它的每⼀根都都带⽆数⼩弯,每⼀根都
茁壮油⿊,我们⼀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去喜欢
太异端的东⻄。终于有⼈对何⼩嫚的头发发
⾔了:“哟,这是头发呀?!怎么⻓的呀?!”
明明是质疑的。质疑者姓林,叫丁丁,她是
新兵训练中期来的,新军装⾥还系着⼀条⼤
花纱⼱。她孩⼦⽓地把⼿指尖伸到何⼩嫚的
头发上,⼀模,赶紧缩回,看看⼿指:“不是
染的吧?”何⼩嫚把⾃⼰的头挪开⼀些,挪到
距林丁丁⼿指安全地带。林丁丁接下去⼜说:
“也没烫过?”何⼩嫚摇摇头。丁丁⼜说:“怎
么⻓成这样了?”明明有点嫌恶了。
从此我们有了个基本态度,对何⼩嫚的头发
的微微嫌恶。
后来何⼩嫚告诉我,当年她跟接兵⾸
⻓和其他新兵在上海登上⻄⾏的⽕⻋的时
候,送⾏的只有⺟亲。⺟亲想在⼥⼉远⾏的
前夕在做⼀回亲妈。⽕⻋晚上发⻋,⺟亲的
送⾏从上午就开始,开始在⽕⻋站的⾏李寄
存处。⺟亲替⼥⼉寄存了不⼤的帆布旅⾏包,然后领着她来到淮海路上。有⼀家“鲜得来”
的⼩馆,做的排⻣年糕名⽓极⼤,店堂⾥坐
不下,⼤部分⼈都端着盘⼦站在⻢路上吃。
⺟亲就在⻢路上宴请⼥⼉。她只买了⼀客年
糕,让⼩嫚吃,⾃⼰⼀⼿端着⼀碗汤,⼀⼿
端着个放辣酱油的碟⼦,不时提醒⼥⼉:“蘸
点作料呀!喝⼝汤呀!”没有餐桌,⺟亲宁愿
做⼥⼉的餐桌。吃完午饭,娘⼉俩⼜去逛公
园。⼆⽉天出了个四⽉⼤太阳,⺟亲在复兴
公园的草地上铺了张报纸,让⼥⼉坐上去,
由她来为⼥⼉梳辫⼦。⼩嫚的头发难梳,⺟
亲把她梳得疼极了,⽐弟弟揪得还要疼,疼
得她眼泪盈眶。⽗亲活着的时候,她最怕⺟
亲给她梳头,宁可由⽗亲⽤条⼿绢⻢⻢⻁⻁
把她头发扎成⼀⼤捆。⾃从做了拖油瓶被拖
进继⽗家,她便开始想念⺟亲梳头的疼痛,
但⺟亲再也没⼼思没时间花在她的头发上
了。⺟亲给她梳头简直就是跟她的头发打仗,
哪⾥有反抗哪⾥就有镇压,最终把那⼀头不
断抗争的头发全部制服,从头顶到辩梢编成
了花⼉,告诉她那叫“⻨穗花⼉”
,也叫“法国
辫⼦”
。她问为什么叫法国辫⼦。⺟亲柔声说,也是别⼈告诉她的。⼩嫚猜“别⼈”就是她的
爸爸。⺟亲此刻在想她的亲爸爸,⺟亲跟⼩
嫚单独在⼀起的时候,看⻅⼩嫚的相貌和体
征替她的亲⽗亲活下来的时候,就会想念她
那个软弱善良的前夫。前夫的好⼤⼀部分活
在⼩嫚身上!⼆⽉的阳光⾥,他们⼀家团聚
了,只是缺席了⼩嫚的亲⽗亲。
“你知道你这种头发叫什么头发吗?”⺟亲突
然问。
⼥⼉不知道。
“叫纱发。中国⼈难得⻓这种头发。

⼩嫚还认识⼀个⻓这种头发的⼈,她的好爸
爸。⺟亲还不⽌⼀次说过,贵⼈不顶᯿发,
这么厚这么᯿的头发,只⻓在苦命⼈头上。
我们看到的何⼩嫚,就是把⺟亲的⼿
艺藏在军帽⾥瘦⼩新兵。我们怎么会知道,
⼩嫚想尽量⻓时间地带着⺟亲的⼿迹在我
们这群陌⽣⼈中⽣活。对于她,⺟爱的痕迹,
本来就很少,就浅淡,法国辫⼦也算痕迹,
她想留住它,留得尽量⻓久。两周之后,辫
⼦还是保持不住了,她在澡堂的隔扇⾥拆洗
头发,却发现拆也是难拆了,到处是头发的死结。她把核爆炸蘑菇云⼀般的头发塞进军
帽,跑到隔壁军⼈理发店借了把剪⼑,把所
有死结剪下来。我们要揭晓她军帽下的秘密
时,正是她刚对⾃⼰的头发下了⼿,剪了个
她⾃认为的“刘胡兰头”
,其实那发式更接近
狮身⼈⾯的斯芬克斯。
直到九⼗年代我⼜⻅到何⼩嫚,了解了从童
年到少年的她是怎么回事,我才醒悟到她是
怎样热爱上发烧的。也许⼩嫚是我们⼥兵当
中最羡慕也最妒忌林丁丁的⼈。丁丁让很多
⼈疼爱着,就因为她层出不穷地害着各种⼩
病。我们也爱流传那些丁丁⽣⼩病的笑话,
⽐如她说⾃⼰咳嗽好多了,就是“蛋”很多,
(上海话“痰”和“蛋”谐⾳),叫她⽣病多吃⽔
果,她说“蹶⼦”(橘⼦)维他命多,就是容
易⽣蛋(痰)。常常是两只⼩⽩⼿捧着胃,那
就是胃⽓⼜痛了,⼀问,她会⽤七成上海话
三成普通话说:“这只胃胀得像只球!”我们下
部队演出吃招待宴会,有⼈吃美了,便会招
来警告:”当⼼把这只胃胀成⼀只球!”林丁丁
的病都不⼤,可都是真病,⼀旦她那只胃胀成了⼀只球,⼈们眼看她把胃舒平脆⽣⽣地
⼀把把嚼成花⽣⽶。有次她的独唱⻢上要开
幕,胃⽓痛⼜来了,卫⽣员当时没有针灸银
针,⽤了两根粗⼤的别针深深扎进她的⻁⼝,
那⼀刻所有⼈都疼死她了。尤其刘峰,疼她
疼得⼀肚⼦柔肠化成了⽔。这是触摸事件爆
发后我们回想推测的。
此刻最羡慕丁丁的就是何⼩嫚。她对病的渴
望由来已久。⾃从她⽗亲⾃杀,她就再也不
是任何⼈的掌上明珠,只有在⽣病时才能被
⺟亲短暂地宝⻉⼀会⼉。她看着我们像碉堡
⼀样围着林丁丁,她⾃⼰也是碉堡的⼀块砖
⽯,林丁丁此刻是团⾸⻓们不折不扣掌上明
珠。
在⼀次下部队演出途中,何⼩嫚如愿以偿地
发起烧来。我们住的县城招待所昏暗寒冷,
卫⽣员从她嘴⾥取出体温计,就开始了下⾯
这段著名对话。
何⼩嫚:“多少度?”
卫⽣员:“不知道.....”
何⼩嫚:“那你快看啊!”
“看不清!”何⼩嫚:“再不看就凉了!”
卫⽣员和我们都不懂什么“凉了”

卫⽣员拿着体温计往⻔外⾛。何⼩嫚急得叫
起来。
何⼩嫚:“哎你出去⼲什么?!”
卫⽣员:“这个⻤地⽅⽩天不发电,屋⾥看不
清啊!”
何⼩嫚:“你不能出去!....”
卫⽣员⽆语,愣在⻔⼝。
何⼩嫚:“出去了体温表不就更凉了吗?”
当时我们在午睡,被她如此愚昧的话惊醒,
⼜都笑了。她对医学和医疗设备实在愚昧得
可以,我们说,你以为体温计跟馒头似的,
出笼就会凉下去?
卫⽣员从屋外回来,报告何⼩嫚的体温为三
⼗九度六。何⼩嫚还是遗憾,说在屋⾥肯定
更⾼。
那次我们原谅她的原因,是因为我们都认为
烧到三⼗九度五的脑袋,⼀定是昏的,不可
以与之较真。当天晚上,⼩嫚摇摇晃晃地起
床,幽灵⼀般飘到后台,打算化妆参加演出。
下部队演出我们⼈数是有限的,⼀个⼤型集体舞没有⼈顶⼩嫚的缺,这是领导批准⼩嫚
请战的原因。领导还布置我们⼥兵为她梳头、
化妆、穿服装。那两天何⼩嫚在⾼烧和退烧
药逼出的⼤汗⾥度过,身体头发热腾腾的,
整个⼈都馊透了。我们中有⼈说:“跟炊事班
揭开⼀笼屉碱⼩的馒头!”
“什么呀?”⼩郝说话了,她正在梳何⼩嫚那
⼀头粘⼿的头发:“压根就忘了放碱!”
我们都恶⼼地笑起来。何⼩嫚也跟着我们笑,
有点笑不动,但此时若不跟着⼤家丑化⾃⼰,
会很孤⽴的。⽆论如何,那次她被我们七⼿
⼋脚,嬉笑怒骂地伺候了⼀回,做了⼀会⼉
团⾸⻓的掌上明珠。当晚开演出总结会,副
团⻓提到何⼩嫚的名字,说要不是⼩何同志
头᯿脚轻地主动⾛进化妆室,那个⼤型舞蹈
的队形还真就得开天窗。副团⻓号召⼤家为
“轻伤不下⽕线”的⼩何同志⿎掌。何⼩嫚眼
圈红了。她听出那热烈掌声基本是真诚的。
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公开地歧视她,对她的不
可理喻还在逐渐发现中。⽐如她吃饭吃⼀半
藏起来,躲着⼈再吃另⼀半;⽐如⼀块很⼩
的元宵馅她会舔舔⼜包起来,(因为成都当年买不到糖果,嗜糖如命的我们只好买元宵
馅⼉当芝麻糖吃),等熄了灯接着舔;再⽐如
她往军帽⾥垫报纸,以增加军帽⾼度来⻓个
⼉,等等,诸如此类的⽑病其实没被我们真
看成⽑病,⼥兵⾥这类⼩⽑病太普遍。
让我们对她的歧视发⽣᯿⼤升级的⼀件事
是这么发⽣的:
这天院⼦⾥的晾⾐绳上晾出⼀个乳罩,照例
也被盖在⼀件衬⾐下⾯。我们当时很有廉耻
⼼,对男⼥有别别在何处这类问题都含混处
理,所以从不公开晾晒那些遮挡我们“有别
之处”的私密内⾐。那天⻛⼤,当遮羞布的衬
⾐被刮掉了,被它掩护的乳罩于是⾚裸裸地
在⻛⾥起舞。我们政治学习刚结束,像⼀群
圈疯了的⻢驹,以踏平⼀切之势,奔腾出⻔,
突然都停住了。那个乳罩不仅在⼤⻛中勇敢
独舞,还暴露出两个半圆凹陷⾥垫塞的⻩颜
⾊海绵。我们再瞥⼀眼眼,发现那两块海绵
是搓澡⽤的,⼤概也曾搓过澡,被挖下两块
圆形,再被粗针⼤麻线地钉在乳峰部位,看
上去寒碜⽆⽐。⼏⼗年后的今天,到处可⻅
丰胸⼴告,想垫什么直接垫到⾁⾥去。可是谁敢在那年头丰胸?⽽且材质太廉价,⼿艺
太粗糙,向往太⽆耻。我们不约⽽同相互看
看,从视线⾼度就明⽩,⼤家都想看清,究
竟谁的胸是海绵的。我们⼜不约⽽同缩起身
体,红了脸,这⽆耻的向往弄得我们⼈⼈⼼
虚,⼈⼈⾃危。
这种脸红今天来看是能看得更清楚。那个粗
陋填塞的海绵乳峰不过演出了我们每个⼥
⼈潜意识中的向往。再想得深⼀层,它不只
是我们⼆⼋年华的⼀群⼥兵的潜意识,⽽是
⼥性上万年来形成集体潜意识。上万年来,
⼈类对⼥性诱惑⼒,⽣育⼒,以及养育⼒的
向往和梦想,乳房是象征,是图腾,如此便
形成了古⽼的⼥性集体潜意识。对于乳房的
⾃豪和⾃恋,经过上万年在潜意识中的传承,
终于到达我们这群花样年华的⼥兵⼼⾥,被
我们有意识地否认了。⽽我们的秘密向往,
竟然在光天化⽇下被这样粗陋的海棉造假
道破,被出卖!男兵们೿眉弄眼,乳罩的主
⼈把我们秘密向往出卖给了他们。
我们中的谁⼩声说,把它收了吧,丢⼈现眼!
郝淑雯不让收,警告说:“谁碰它就是谁的啊!”她反⽽把那件被⻛吹跑的衬衫捡回来,盖上
去,意思是保护犯罪现场。她向在场的⼥兵
们递眼⾊,⼤家不动声⾊地跟着她进了⼩排
演厅。这⾥供歌队和乐队排练,⼀架放在墙
⻆的⼤钢琴就是我们的会议桌。围着钢琴站
定,不少⼈笑起来。那种碰到天⼤荒唐事感
到⽆语的笑,那种对于不害臊的痴⼼妄想怜
悯的笑,还有纯粹是因为那乳罩太不堪了,
不堪到了滑稽地步,因⽽惹我们发笑。郝淑
雯开始叫我们严肃,不久却成了我们中笑得
最撒欢的⼀个,⼀屁股跌坐在琴键上,钢琴
哄的⼀声也笑开来。笑过之后我们⼀致通过
⼩郝的提案,今晚必须将乳罩的主⼈拿下。
从衬衫和乳罩的尺⼨上,我们把侦查范围缩
⼩到⼥舞蹈⼆分队。
接下去,郝淑雯在窗户朝前院的宿舍
布下暗哨,看究竟谁来收取这件衬衫和它下
⾯的下流勾当。开晚饭了,专⻔有⼈给站哨
的⼈打饭。晚上排练,没节⽬可排的⼈坚守
哨岗。快到熄灯时间了,那件衬衫和它掩护
的勾当在路灯光⾥,成了孤零零的旗帜,⻛
⼒⼩下去,它们也舞累了。⼤概衬衫和乳罩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806990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