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1015)
 
--- FengHua (11/26/2017)
 
的主⼈知道我们设下的埋伏圈,宁可舍弃它
们也不愿暴露⾃⼰。但有⼈觉得不⼤可能,
每个战⼠⼀共拥有两件衬衫,冬夏两季发放
被服各发⼀件,但必须以旧换新,舍弃⼀件
衬衫就是永远的舍弃,换洗都不可能了,未
必此⼈从此不换衬⾐?
⼗⼀点多了,埋伏的夜哨也困了,猎
物却仍不出现。值夜哨兵叫醒郝淑雯,说就
算了吧,恐怕有⼈泄密,这家伙宁死不进套。
⼩郝没好⽓地嗯了⼀声,表示批准。值夜哨
兵正要退出我们宿舍的⻔,感觉有⼈轻轻⾛
进了⾛廊。⾛廊的⽊头地板跟各屋⼀样,都
很⽼,七⼋⼗岁了,所以跟所有房间的地板
筋络相连,只要有⼈从⾛廊⼀头进来,所有
屋⾥的地板就会有轻微的神经感应。
“哨兵”
伸头往⾛廊看去,看⻅⼀个瘦⼩、蹑⼿蹑⾜
的身影在昏暗中移动。
“哨兵”吼了⼀声:“不
许动!”
郝淑雯以标准的紧急集合动作,从床上到⾛
廊只⽤了半秒钟。同时⾛廊的灯被哨兵打开,
灰尘和蛛⽹包裹的浑浊灯光⾥,何⼩嫚⼿⾥
拿着那件衬衫已经⾛到她们宿舍的⻔⼝。⼩郝⽴即还原了当年接兵的年轻⾸⻓,威严⽽
慈祥:“等⼀等!”
何⼩嫚等着。郝淑雯对她身边的哨兵摆了
摆头。哨兵当然明⽩“⾸⻓”要她去⼲什么。
她跑上去,缴下何⼩嫚的衬衫,但她⻢上就
懵懂地扭过头,看着穿睡⾐睡裤紧跟上来的
郝淑雯。衬衫是那件,没错的,但这不᯿要,
᯿要的是它掩护的那个下流勾当!要拿下作
案者,必须⼈赃俱在,现在勾当不⻅了!郝
淑雯从“哨兵”⼿⾥接过衬衫,不动声⾊地搜
查⼀番,同时审问就开始了。
“这么晚,哪⼉去了?”
“上厕所。

“你平时起夜吗?”
“有时候……”
谁都知道⼥兵床下⼀般有三个盆,三个盆的
分⼯很清楚,头号⼤的洗脚擦身,⼆号⼤的
洗脸,最⼩的偶然起夜做便盆。除⾮腹泻,
极少有⼈半夜穿过院⼦去那个公共厕所。
“胆⼦倒挺⼤的嘛。

何⼩嫚毫不费⼒就听出审讯者的话中的双
关语。那时有关郝淑雯要当⼥舞蹈队队⻓的传闻已经泛滥,何⼩嫚在未来的顶头上司⾯
前规规矩矩⽴正。
“这衬衫是你的?”
“……嗯。

“傍晚下⾬⼤家都把晒在外⾯的⾐服收回来
了,你怎么没收?”
“忘了。刚才从厕所回来才看⻅。

“你平常的好记性呢?藏半个包⼦夜⾥都记
着啃完它。

何⼩嫚连稍息都不敢。
郝淑雯端正标致的脸上出现⼀个狞笑。
“那个东⻄哪去了?”
“什么东⻄?”
“你藏的东⻄,你知道。

“我没藏东⻄。

“好意思做,就要好意思承认。

“承认什么?”
“承认什么,我哪⼉知道?”
…….
“嘿,问你呢!”
“……”
郝淑雯指着衬⾐:“你在这件衬⾐下⾯藏了什么?”
“.....什么?”
“废话!你藏的你承认啊!”⼩郝给她⽓笑了。
⾛廊两边的⻔都开了缝,缝隙渐渐变⼤。
询问陷⼊僵局。郝淑雯只好᯿来。
“是不是把那玩意⼉烧了?”
“……”
“藏在衬衫下的东⻄被你烧了?”
“……谁烧了?”
“哦,没烧。那哪⼉去了?”
“……”
“⼤家可是都看⻅的,啊。

何⼩嫚眼泪流下来,可以看成是被冤出来的
眼泪,也可以看成是被穷追猛打即将全线崩
溃⽽求饶的眼泪。⼩嫚眼睛看着前⽅,但并
不看着她⾯前的未来分队⻓。她的⽬光在郝
淑雯身上穿了个洞,去寻找逃遁的出路。假
定她能来⼀个现在时髦的“穿越”
,穿越⼏⼗
年,来到⼆⼗⼀世纪的北京王府井,就是跑
断腿也找不到⽆衬垫乳罩。她那个刚被销赃
的乳罩假如拿到此地,⼤概没⼈敢相认,那
也叫乳罩?!那是多么单薄可怜的东⻄!塞着两块⻩颜⾊搓澡海绵,塞着⼩嫚对⾃⼰身
体的不满,塞着对改良⾃身最⼤胆的作弊。
怎么能让她承认这样的作弊呢?要她承认
不是太残忍了吗?郝淑雯是太残忍了,你⻓
了这么丰美的胸,你当然镇压在胸上作弊的
可怜⾍!何⼩嫚的⽬光在郝淑雯的完美的胸
⼝上穿了个洞,⼜在⼩郝身后⾛廊尽头的墙
壁上穿了个洞,还是找不到逃遁的出路。眼
泪滴成了珠⼦,可她就是不低头不认罪。我
们所有⼈在秋天的夜晚打着串串寒噤;我们
都是可怜⾍,⼀旦有⼀个可怜⾍遭殃,危机
就被转嫁了,暂时不会降临于我们,我们也
就有了短暂的安全。于是我们要确保这个可
怜⾍遭殃的时间⻓久⼀些,把我们的危机转
嫁得⻓久⼀些。
“我们好⼏个⼈都看⻅了。
”⻔内的某⼥兵站
上了证⼈席。
“他们男的都看⻅了!都在怪笑!”这个证⼈很
悲愤。
⻔内的⼥兵们跟⾛廊上的三个⼈组成了⼀
个审判庭。郝淑雯⼜开⼝了。
“⼲了那种事,还要撒谎。
”“我没撒谎。

“她撒谎没有?”郝淑雯向⾛廊两边的⻔扫视。
“撒了!”陪审团异⼝同声。
“再问你,撒谎了没有?”
寂静中,何⼩嫚的眼泪⼲了。
“问你呢。

“我没撒谎!……”
何⼩嫚突然咆哮起来。凉飕飕的秋夜出现了
乱⽓流。
郝淑雯被这⼀声呐喊暂时震住。⼤家都从这
句咆哮⾥听出“策那娘!”听出⽐这更脏的弄
堂下流话,听出她⽤这句话骂⼭⻔骂⼤街。
这只⼩⽼⿏⼀向躲躲闪闪,静静悄悄,从来
不知道她还会叫!从来不知道她身体某处藏
着这样⼀声叫!
“没撒谎你叫什么叫?!”
何⼩嫚继续看着前⽅。
“有种⼲,就有种承认!撒谎抵赖....."
⼀声嚎叫打断了郝淑雯。何⼩嫚的那声⽆词
的嚎叫更可怕,刹那之间让你怀疑她由⼈类
退化成了猿,叫声凄厉⾄极,⼀⼝⽓好⻓,
⼀⽶五⼋的身体作为笛管,频率⾼得不可思议,由此你得到⼀个证明,正是她的短⼩使
她发出如此尖锐的声⾳,想想知了,蛐蛐,
蝈蝈,⾦铃⼦之类。郝淑雯给她叫傻了。我
们都傻了:她这样叫,⼀个字也没有,什么
意思啊?后来我了解了她的身世,觉得这声
⽆词的嚎叫在多年前就开始起调⻔,多年前
就开始运⽓,在她⽗亲⾃杀的时候,或许在
弟弟揪住她的辫⼦说“辫⼦怎么这么粗明明
是猪屎橛⼦”的时候,也或许是在她⺟亲识
破了那件被染⿊红⽑⾐,以及两个绒球如何
做了丰胸材料⽽给了她两⽿光的时候……
何⼩嫚嚎叫的时候,脸⾊紫红,印堂却⻘⽩,
⿐⼦⾄嘴巴的三⻆区同样发⻘,但她的眼睛
仍然是穿过郝淑雯的;⼩郝把⼀件洗塌了筋
⻣因此疲软⽆⽐的针织衫做睡⾐穿,⾁粉⾊,
原先应该是红⾊,由于洗过太多⽔完全像张
煮软的馄饨⽪粘贴在身体上。想像⼀下,⼩
郝那夜间不设防的身体就在那下⾯,那些轮
廓,那份饱满,她的⾼炮师⻓⽗亲和军医⺟
亲给了她这身体,以及那身体后的依靠。只
要这世上郝淑雯存在着,对于何⼩嫚就是残
酷。⼩郝这样的天体和何⼩嫚这样的丰胸把戏,⼀个当然要戳穿,⼀个当然要嚎叫。
⼥兵们对何⼩嫚的歧视漫延很快,男兵们不
久就受了传染。⾄今我还记得⼀九七六年夏
天的恶热。等夏天过去,⼈们对那场酷暑有
了别种理解:那种毒热原来酿着⼤地震,酿
着⼤⼈物们的⼤谋算,天灾和⼈祸⽼天是先
知的。可此刻的我们浑然不觉,在⼤变⾰前
夕的⾮⼈酷暑中,为“⼋⼀”节排练新舞蹈;
红军⻜渡⾦沙江。舞蹈的⾼潮是所有男舞者
把⼥舞者托举起来,⼥舞者⼀腿跪在男舞者
的肩膀上,另⼀条腿伸向空中。所有⼈都被
⾃⼰的汗⽔冲淋,地板湿漉漉的似乎也跟着
出汗。平时就爱出汗的何⼩嫚看上去油汪汪
的,简直成了蜡像,正从头到脚地溶解。快
要到托举了,录⾳机⾥的⾳乐越发煽情,军
⿎铜管⼀块发飙,⼥舞者们起范⼉,男舞者
们趁势托腰,⼀个半旋,所有⼥兵都是“楚腰
纤细掌中轻”地舞到男兵⼿臂上,⽽录⾳机
突然哑了。编导杨⽼师从他坐镇的藤椅上站
起,我们都看⻅藤椅座上留了个湿漉漉的臀
部印记。杨⽼师问那个跟何⼩嫚搭档的男舞
者怎么的了。这是个北京兵,叫朱克,已经持续闹了三年转业,他回答杨⽼师说,他没
怎么的呀。杨⽼师⼀⼿⽤⽑⼱擦汗,⼀⼿舞
动着半截⾹烟,把托举动作的要领⼜细说⼀
遍,烟灰洒在我们的汗上。然后他跟所有⼈
说:“我知道⼤家都很热,但是请不要恨我,
恨害得你们᯿来的⼈。

他把烟头塞回嘴⻆,⼀边回到藤椅前,在湿
漉漉的臀部印记上坐下来。操控录⾳机的⼈
摁下开机键,⾳乐再次飙起,杨⽼师⼤喊⼀
声:“开始!”
我们再次起范⼉,᯿复那套动作,⾳乐却⼜
停了。杨⽼师将烟头往脑后的窗外⼀扔,指
着朱克和何⼩嫚。
“你俩怎么回事?!”
何⼩嫚看着嘴冒⻘烟的汪⽼师,⼜看看朱克。
朱克说:“举不动。

朱克闹了三年转业,不好好练功,整天练健
美,往那⼉⼀站就是针灸肌理塑像。
杨⽼师看了他⼀会⼉,说:“你这么闹,就更
不会让你转业。

朱克说:“我闹什么了?闹肚⼦,没劲⼉,再
给⼈家摔坏了呢。
”他下巴歪歪,意思他罢⼯是为了何⼩嫚好。
杨⽼师说:“举不动可以,⾄少把动作来⼀
遍。

⼤家再⼀次᯿来,起范⼉,托腰.....杨⽼
师蹭地站起来,藤椅⼩⽽杨⽼师块⼉⼤,本
身是靠藤⼦的弹性将偌⼤的臀部೿进两个
扶⼿之间,现在起身起得太急,加上汗⽔和
空⽓湿度把他和藤椅都泡发了,因⽽他向朱
克逼进的⼏步,藤椅的两个扶⼿仍然夹在他
屁股上。
杨⽼师⾛到朱克跟前,夹住他的藤椅才咣当
⼀声掉下来,翻倒在地板上。杨⽼师这才意
识到刚才的狼狈,回身⼀脚踹在藤椅上。地
板被我们的汗润滑,藤椅顺着那滑溜劲向墙
根溜去,⼜被墙根撞了⼀下,弹回来⼀尺远。
我们都知道杨⽼师为什么急成那样。朱克刚
才⼤致做了⼀遍规定动作,但他做他的,跟
何⼩嫚毫⽆关系,⼿离何⼩嫚的身体数尺远。
杨⽼师让所有⼈原地休息,把朱克和何⼩嫚
单独调度到⼤厅中央。⼜胖⼜⼤的杨⽼师在
这种天⽓最是受罪,⽆端也有三分⽕⽓,此
刻⽕得两拳紧握,胳膊肘架起,看上去是京剧的花脸提铜锤的架势。我们估计那是因为
他咯吱窝⾥全是汗,那样空着提铜锤可以让
咯吱窝⾥多少流通点⼉空⽓。
“朱克,你给我做⼗次!举不动,可以,不过
其他动作⼀分折扣也不准打!⼩何,准备
好......⾛!”
朱克却蹲下来,头抱在两⼿之间。
“你到底想⼲什么?!”杨⽼师站在了朱克⾯
前,嗓⾳⼏乎压没了,只剩⽛缝⾥丝丝的出
⽓声,响尾蛇发起致命攻击之前的丝丝声。
朱克向杨⽼师抬起痛苦的脸:“杨⽼师您⾏
⾏好,给换个⼈吧。

杨⽼师不明⽩。我们虽然热糊涂了,但还是
有些懂朱克的意思。
杨⽼师此时四⼗五岁,是我们团第⼀号舞蹈
权威,创作和编排舞蹈的才能使我们常常忽
略他的体᯿。他转脸问何⼩嫚:“朱克说换
谁?”
何⼩嫚不说话,根本就没听⻅杨⽼师的提问
似的。
朱克⼜开⼝了,说:“您换别⼈托举她试试。

杨⽼师叫了另⼀个男舞者的名字,要他跟朱克调换位置。这⼀位⼲脆笑嘻嘻地拒绝杨⽼
师的调度。
杨⽼师:“你们都怎么回事⼉,啊?!”
杨⽼师嗓⼦⾥那条响尾蛇⼜丝丝响地发出
总攻威胁了。
朱克站起身,脸上的痛苦更深刻:“您⽼的嗅
觉没事⼉吧?闻不出来呀?”
杨⽼师瞪着朱克。男兵们开始窃笑。
朱克指着何⼩嫚:“让我托举她?多不卫⽣啊!
您⾃个闻闻,她整个是馊的!”
⼤厅⾥静⼀下,紧接着就笑声⼤作。
杨⽼师叫我们“安静”
,叫了好⼏声,我们安
静了,他说:“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这样说⾃
⼰的同志呢?!还是个⼥同志!”
⼀个男兵怪声道:“朱克同志是爱卫会的。杨
⽼师原谅他。

整个这段时间,何⼩嫚就那样看着正前⽅的
墙壁,⽐任何⼈都局外。意思似乎是,你们
好好商量吧,总会商量出结果的,什么结果
我都⽆所谓。
男兵们很理解朱克。我们那时多年轻啊,谁
的身体⾥没有⼀条⻘春的⾍在拱动?谁不被那⾍拱得作⼼底作痒?⼀旦我们身体⾥
那条⻘春⾍⼦拱得紧了,男⼥间哪怕以眼神
触碰⼀下都是好的。⼀切都可以是触碰的名
⽬,借⾃⾏⻋时交接钥匙的⼿指头在对⽅掌
⼼多赖⼀会⼉都是⼀种缠绵。男兵平时是不
能随便触碰⼥兵的,触碰得有正当名⽬。现
在好不容易来了个正当名⽬,这个“冒酷暑
坚持排练”的响当当名⽬下,不仅可以触碰,
还可以搂抱!⼿公然正当地搂抱在柔软纤细
的少⼥腰肢上,那些纤细腰肢在那⼀瞬间也
有了短暂的归属,我们身体⾥那条⾍总算拱
直了,总算声张了它存在的正当意义:难道
不可以⻘春吗?我们这样⼀群矫健稚嫩的
⼤牲⼝不就是⻘春本身?⽽⻘春本身能抵
消多少罪孽!有了这样正当的名⽬,可以往
正义搂抱⾥⾛私多少⽆以施与的缠绵?杨
⽼师功德⽆量地为我们设计了这个托举,我
们终于可以假公济私地享受刹那的身体缠
绵了,⽽朱克发现,发给他的缠绵对象是何
⼩嫚。抱何⼩嫚⽐没得抱还糟。他宁可放弃
这个搂抱的难得机会。
杨⽼师说:“那你告诉我,朱克,是不是换个⼈你就愿意举了?”
朱克不说话,但意思是:那可不,换谁都⾏。
杨⽼师抬起头来,扫视我们全体,但谁的眼
睛也不跟他的⽬光对接。就在这时,
何⼩嫚的新搭档出现了。从男舞者队伍的尾
巴尖上⾛出⼀个⼈来,⾛到何⼩嫚身边,说:
“杨⽼师,我跟朱克换位置吧。

刘峰。我们的好刘峰。每次缺德家伙
们偷吃了包⼦馅⼉,刘峰都会把空空的包⼦
⽪⼉夹到⾃⼰碗⾥。他两⼿轻轻搭在何⼩嫚
的腰上,等着杨⽼师下达“开始“的指令。
可是杨⽼师⼀动不动。也许我们对何
⼩嫚的作践震撼了他,也许刘峰的仁慈感动
了他。我们倒不觉得刘峰的⾏为意外,平常
脏活⼉累活⼉都是刘峰抢着⼲,何⼩嫚不外
乎也是刘峰的⼀份脏活⼉累活⼉。刘峰为⼤
家做过的好⼈好事还少吗?这是⼜⼀次为
⼤家做好⼈好事。杨⽼师似乎被这场奇怪的
事件消耗尽了,突然就疲惫不堪地撂下我们,
垂着头往排练厅⼤⻔外⾛去。⾛到⻔⼝,他
才⼜想起我们还没有发落,转过身说:“解
散。
”有⼈问解散了⼲什么。杨师头也不回
地⾛出去,⼀边说:“爱⼲什么⼲什么吧。

在这样的毒热中,我们什么都不爱⼲,
顶不爱⼲的就是排练这个动作激烈得抽⻛
的⼤型集体舞。⼤家在半分钟内就散尽,唯
有刘峰和何⼩嫚剩下来。因为刘峰对何⼩嫚
说:“咱俩练⼏遍,下次排练就⾛熟了。

⼥兵们往⼤⻔⼝⾛,打算去拦截⼀辆
卖冰棍的三轮⻋。⼥兵们总是把冰棍贩⼦拽
进院⼦,然后把⼀⻋冰棍买空。从排练厅的
窗⼝,能看⻅刘峰把何⼩嫚⾼举起来。排练
厅的⼀⾯墙由⼋块镜⼦组成,镜⼦是次品,
稍微拉开距离,照出的⼈形就是波纹状。舞
蹈队⼀对最矮的男⼥在镜⼦⾥⾛形⾛得⼀
塌糊涂,但⼗分协调般配。到了第⼆天排练,
刘峰和何⼩嫚跳得默契和谐,被杨⽼师请出
队列,给所有⼈示范。
示范结束,杨⽼师似乎想考考我们:
“刚才他俩跳得怎么样?”
我们都说,不错不错。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没⼈答得上来。“说明了只有他俩,还保持了我们这⽀队伍
的优良传统;我们团是经过战⽕考验的!”
杨⽼师是给我们逼急了,逼出这番豪⾔壮语。
杨⽼师跟“⽩专”就隔着⼀根虚线,常常叫我
们少摆⾼姿态,腿踢不上去,⾼姿态都是空
的。杨⽼师今天豪⾔壮语没完没了。
“当年中印边境⾃卫反击战,就是我们这⽀
队伍,把演出送到了最前线,我们这⽀队伍
的精神就是:⼀不怕苦,⼆不怕死!...”
“三不怕臭。
”朱克在下⾯⼩声补充。
“苦和死都不怕,还怕臭吗?”这是那天排练
结束后男兵们的补充。当时他们在⽔房⾥洗
冷⽔澡,等刘峰洗完出去后补充的。男兵们
洗冷⽔澡的时候问刘峰:“味⼉是馊得可以,
不过抱在⼿⾥感觉怎么样?”刘峰的回答是:
“低级趣味。

后来发⽣了触摸事件,男兵们背地⾥说:“只
低级没趣味啊——连那么馊的⼈他都要
摸。

批判会开完,刘峰被下放基层了。那是⼀九
七七年暮夏。在刘峰离开⽂⼯团下连队的前⼀天晚上,何
⼩嫚去他宿舍登⻔造访。当时我们⼥兵很少
去男兵的宿舍串⻔,因为男兵们常穿条⼩裤
衩就公然在他们的⾛廊⾥窜。据说七⼋⽉份
最热的时候,最体⾯的着装就是⼩裤衩了,
很多⼈连⼩裤衩也不穿。何⼩嫚在楼梯⼝就
喊了两声刘峰。
她这么喊主要是为了那些穿⼩裤衩或不穿
⼩裤衩的⼈及时回避。
很多⼈听⻅何⼩嫚这两声喊了,因此她为刘
峰送⾏这件事从来就不是秘密。只是她跟他
说了什么是个绝密,直到⼀九九四年,何⼩
嫚的精神彻底康复后才解密。当然,解密也
只是对我⼀个⼈⽽⾔。那时很多⼈对我解密,
或许因为我成了个⼩说写⼿,⽽⼩说即便把
他们的秘密泄露,也是加了许多虚构编撰泄
露的,即便他们偶然在我的⼩说⾥发现他们
的秘密,也被编撰得连他们⾃⼰都难以辨认
了。
刘峰为她打开⻔,问她有事没有。何⼩嫚答
⾮所问,说没想到他第⼆天就要⾛,那么快。
刘峰说,伐⽊连正缺⼈,要他尽快去报到。这是不实之词,那时已经是秋季,伐⽊最忙
的时间在夏天,藏区化雪的时候。刘峰是⼀
天也不想在我们中间多呆。⼩嫚问了⼀句,
伐⽊连远不远。远,刘峰说,在澜沧江那⼀
边,坐汽⻋团的⻋要⾛七⼋天。这么远啊,
⼩嫚说。我们对澜沧江很熟,去⻄藏巡回演
出好⼏次澜沧江。
那么⼀场送别对话,⼀个⻔⾥,⼀个⻔外的
进⾏,总也不是个事,刘峰就对⼩嫚说,进
来坐吧。⼩嫚进去后,发现是没什么地⽅可
坐的,刘峰在整理⾏李,床上地上都摊得乱
七⼋糟。⼀顶蚊帐刚缝补完,针线别在刘峰
的背⼼上。刘峰把⼩嫚让进⻔,头⼀件事就
是找衬衫穿。触摸林丁丁的恶名已经出去了,
他穿着背⼼跟任何⼥兵夜话多不合适,他是
为了何⼩嫚好。何⼩嫚⻅他没头没脑地打转,
问他找什么。他说找衬衫。⼩嫚指指椅⼦背
上搭着的衬衫说,笑了,不就在这⾥吗?他
赶紧扯过去就往身上套,何⼩嫚叫住他,哎,
背⼼胸⼝上还别着针。他摘下针线,喘出⼀
⼝⻓⽓,额头上尽是⼤汗珠⼦。
从何⼩嫚后来告诉我的情景,我想象当年他俩的样⼦,得出⼀个这样的结论:何⼩嫚那
晚是放松的,⾃然的。甚⾄,还⾃信。对,
是⾃信的。似乎被搁在神龛上的雷⼜锋以触
摸⼥性证明他也是个⼈,这⼀点让⼩嫚⾃信
了。不仅从神龛上下来成了个⼈,⽽且还是
被⼤家踩下去⼀截的次等⼈,于是跟她在⼀
个海拔上了。⼩嫚问刘峰,她能帮他做点⼉
什么。刘峰⼀向帮别⼈的忙,听到这话不习
惯,拿出半袋洗⾐粉,⼀盆⻘葱,⼀盆⻘蒜,
⼀盆芫荽,说这些东⻄带不⾛,请她帮忙处
理。⼩嫚这才知道,刘峰在窗台上开着⼀个
⼩农场,种植了好⼏种作物。他解释说,⼭
东⼈⼝味᯿,总想吃⼀⼝葱蒜什么的。他最
后搬出⼀个装满东⻄的纸壳箱说,假如⼩嫚
能帮忙,就帮他把这些东⻄也处理了。都不
要了?嗯,带不⾛,他是从连队来的,知道
连队的⽣活什么样,⼤营房⾥搁不下这么多
私⼈物件。⼩嫚沉默⼀会⼉,问说,能不能
看看纸壳箱⾥装着什么。他打开箱盖,⾥⾯
装满了标兵证书,奖状,锦旗,奖品之类。
有的奖品是有⽤的,⽐如⼤茶缸,⼈造⾰⽪
包,脸盆。还有两块枕⼱。所有奖品上的先进模范标兵字迹⾎红欲滴或⾦光耀眼。⼩嫚
吃惊地问,都不要了吗?这不是都有⽤吗?
刘峰说都印上字⼉了,怎么⽤?
“全是....全是好字⼉啊!”⼩嫚说。这是她
的原话,意思是,记录了他辉煌曾经的字⼉,
不好吗?她活了⼆⼗⼀岁,⼀个这样的字⼉
都没获得过。
刘峰没说话,似乎专注地整理东⻄。
⼩嫚翻看着那些奖品,终于冲破羞涩,说她
是否可以收藏下那些奖品。刘峰说当然了,
只要她不嫌难看。
我的分析是,刘峰把处理多余物资的
事情让⼩嫚做,是想让她搬了东⻄就⾛,离
开他的房间。刘峰爱林丁丁爱出半条命去了,
没了丁丁,对于他来说,全世界⼀个⼥⼈都
没了。⼩嫚不懂他的痛,他的苦,以为她这
样陪伴他,送他最后⼀程,我们全体对他的
反⽬和孤⽴,就能给找补回来⼀点。尤其是
林丁丁对他的伤害,⼩嫚也想以她最后的陪
伴给与些弥补。她活了⼆⼗⼆岁,⼀路受伤
到此刻,她的⼀路都是多么需要陪伴和慰藉,
这她最明⽩。那天晚上,其实⼩嫚想告诉刘峰,从那次托举,他的两只⼿掌触碰了她的
身体,她的腰,她就⼀直感激他。他的触碰
是轻柔的,是抚慰的,是知道受伤者疼痛的,
是借着公家触碰输送了私⼈同情的,因此也
就绝不只是⼀个舞蹈的规定动作,他给她的,
超出了规定动作许多许多。他把她搂抱起来,
把她放置在肩膀上,这世界上,只有她的亲
⽗亲那样扛过她。在排练中和演出中,她被
他⼀次次扛着,就像四岁时⽗亲扛她那样,
让她感到安全,踏实,感到被宝⻉着,感
到.....那⼀会⼉她是娇贵的,是被⼈当掌
上明珠的。这感觉⼩嫚跟我说了三分之⼀,
其余是我分析和诠释出来的。于是我进⼀步
推测,那个夜晚,⼩嫚⼏乎是爱刘峰的。不,
她已经爱上他了。也许她⾃⼰都不清楚,她
找上⻔,就是向刘峰再讨⼀个“抱抱”
。明天,
抱她的⼈就要⾛了,再也没有这个⼈,在所
有⼈拒绝抱她的时候,向她伸出两个轻柔的
⼿掌。
也许⼩嫚是我们当中唯⼀⼀个真正识
得刘峰善良的⼈。⼀个始终不被⼈善待的⼈,
最能识得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假如雷锋是真的,他⼈格中最᯿要的组成部分,不就
是善良吗?假如雷锋活着,也能够以触摸⼥
性来证明⾃⼰的⼈性,雄性,⼩嫚当然会以
身以⼼相许。
何⼩嫚在刘峰房间⾥⼀直待到九点半,
刘峰同屋的两个同屋看完电影回来,她才告
别。
当她搬着刘峰给她的那个纸壳箱下楼
时,对所有男兵都昂着头。她想对他们说的
话是,你们什么东⻄?连刘峰的⼩脚趾都不
如!
她⼀直保存着刘峰的所有奖品,但始
终不知道刘峰为什么抛弃了它们。我觉得我
懂得刘峰对那些奖品的态度,以及他把它们
当废品抛弃的理由。他或许是这么想的:你
们把这些东⻄给我的时候多慷慨啊,好像这
就是我需要的全部,可我想问你们要⼀点点
⼈的感情,⼀点点真情,都是不⾏的;对我
的真情呢,哪怕给于⼀点点承认,⼀点点尊
᯿,都不⾏,你们就要叫“救命!”就要⼝诛笔
伐,置于死地⽽后快。做雷锋当然光荣神圣,
但是份苦差,⼀种受戒,还是⼀种“阉割”
,所有的奖品都是对阉割的慰问,对苦差的犒
劳,都是⼀再的提醒和确认,你那么“雷锋”

那么有品,不准和我们⼀样凡俗,和我们⼀
样受七情六欲污染。每⼀件奖品和奖状都是
在他光荣神圣上加的枷锁,为了他更加安全
牢固地光荣神圣下去,别来参与我们的⼩⽆
耻,⼩罪过,别来分享我们不⽆肮脏的快乐。
刘峰扔掉那些奖品,等于扔掉了枷锁。
第⼆年秋天,何⼩嫚也离开了我们。
她也是被处理下基层的。⼀九七⼋年国庆,
我们到阿坝为即将解散的骑兵团和军⻢场
演出。战争不再需要骑兵和军⻢,骑兵和军
⻢将永远退役,我们的芭蕾⼩舞剧“军⻢和
姑娘”也就将永远谢幕。舞台坑洼不平,第⼀
次⾛台A⻆⼩战⼠就崴了脚腕,脚肿得慢说
穿⾜尖鞋,连四⼗号男鞋都穿不进去,把⽪
帽⼦当鞋穿。杨⽼师便把何⼩嫚顶上去。何
⼩嫚那时已是标准⻰套,只在两个⼤型集体
舞⾥充数,因此所有⼈认为这段⼩战⼠独舞
是对她的厚赏。⼥分队⻓郝淑雯在服装组找
到了⼩嫚。何⼩嫚因为担任的节⽬少,常在
服装组化帮忙,总有钉纽扣、补假发之类的琐事可做。她当兵四年,到此刻对于“进步”
和“向组织靠拢”真谛彻底摸透,那就是对该
你做的事⻢⻁,对不该你做的事操劳;假如
服装员跟团⽀部提出,
“何⼩嫚常常帮着服
装组补连裤袜”
,那可远⽐舞蹈分队表扬她,
“何⼩嫚练功积极,演出认真”᯿要得多。听
到后者,团⽀部会认为,舞蹈队的,练功积
极是本职,演出认真理所当然,有什么可表
扬的。忙活别⼈的⼯作,⽐如帮服装员补鞋
补袜之类,就会捞到份外表扬。郝淑雯向何
⼩嫚传达完杨⽼师的指令,何⼩嫚说不⾏,
她顶不了A⻆⼩战⼠。郝淑雯以为⾃⼰听错
了,平时在杨⽼师编导的舞蹈⾥,哪怕给她
的⻆⾊是只狗,她都会乐颠颠地接过来演。
何⼩嫚说完,⼜把⿐尖凑到尼⻰袜上,继续
织补。我们还有待发现,⼩嫚眼睛的精彩凝
聚⼒得益于她的中度近视。有次在昏暗的后
台,她⽤扫把来回扫⼀⼩块地⽅;原来她把
屋顶漏进来的⽩⾊光斑当粘黏在地板上的
化妆棉纸清扫了。
“你不想演⼩战⼠?”⼥分队⻓这是第
⼆次问何⼩嫚,给她反悔的机会。⼩郝跟我们都认为,何⼩嫚的⽩⽇梦都充满着这个⼩
战⼠。那么出⻛头的⼀个⻆⾊,既顽⽪⼜憨
拙,⾮常讨观众好,每次都是掌声连着笑声,
我们都恨不得削掉⼏公分身⾼去出这份⻛
头。
“我头晕。
”这是何⼩嫚给的理由。
谁不头晕?海拔四千⽶,打个喷嚏都
能耗尽氧⽓,⼀动不动所有⼈都会轻微哮喘。
每天有⼈流⿐⾎,⼼慌,恶⼼,腹泻,层出
不穷的⾼原反应中,头晕是最舒服的⼀种。
健美健将朱克⼀夜就⽼了,⾎压窜到⼀百⼋,
⼼跳也快快慢慢的。
“谁不头晕?”郝分队⻓说。
“你也头晕?”何⼩嫚问,似乎她刚知道⾼原
反应对每个⼈发⽣。
“废话!”郝淑雯说。
何⼩嫚从凳⼦上站起来,真的晃悠⼀下。她
的意思似乎是,既然⼤家都头晕,她就只好
顶下⼩战⼠的光荣岗位吧。
我们这些⻰套演员陪着主演何⼩嫚排练⼀
下午。那是⼀座露天舞台,就着⼭坡的⾼度
搭建,⼗⽉就早早进⼊了严寒。我们像⼀个个蒸汽⽕⻋头,嘴吐⽩⽓,呼呼直喘地陪着
她熟悉每个位置,每个队形,每⼀处衔接。
晚上演出前,我们听⻅台下哒哒的⻢蹄声。
从⼤幕缝隙看出去,看到两千个骑兵整⻬⼊
座,座位就是他们胯下的战⻢。我们从来没
⻅过如此的观众席,不⽌振奋⽽且恐惧,都
不由⾃主地想,演出中万⼀惊了⻢,被铁蹄
踏成⾁酱的将是谁们。
何⼩嫚坐在炭⽕边看我们活动⾜尖。郝淑雯
催她起来⼀块活动腿脚,别像第⼀位⼩战⼠
那样还未出征就倒下了。
她说她反正已经倒下了,正发⾼烧呢。郝淑
雯把卫⽣员找来,在她额头上摸摸,是烫的,
可她⼀直烤着⽕。体温计可以作证,五分钟
后从她腋下拿出体温计,卫⽣员说咋得了,
何⼩嫚⾼烧三⼗九度七!我们顿时乱了;何
⼩嫚是我们最后的也是唯⼀的⼩战⼠了,⽽
这个舞蹈没有⼩战⼠就没得玩⼉了。带队的
团⻓很快来到何⼩嫚身边,看卫⽣员喂她姜
汤,何⼩嫚吞⼀⼝,他的喉结沉᯿地动⼀动。
何⼩嫚是这天夜⾥的⽉亮,包括团⻓的我们
都是星星。杨⽼师建议,今晚取消这个⼩舞剧,让何⼩嫚休息⼀晚。
团⻓说:“别扯了,取消哪个⽽节⽬这个舞都
得跳!”
团⻓岁数并不⼤,也就三⼗三四岁,早先是
连队的⽂艺⻣⼲,特别善于⿎动。他的情绪
从激扬转为悲壮,说骑兵和军⻢浴⾎奋战⼏
⼗年,⽴下汗⻢功劳,现在他们在我军历史
上就要被永远取消,这个《军⻢和姑娘》的
舞蹈是对他们的歌颂,纪念,也是永别。团
⻓的眼睛不对劲了,因为有了泪。
团⻓来到何⼩嫚⾯前,蹲下来,像⼤⼈对待
孩⼦:“⼩何同志,坚持就是胜利,骑兵战⼠
们会记住你的,会感激你的。你不是在为你
⾃⼰演出,也不只为我们团演出,你代表的
是要继续在我军存在下去的全军,向他们致
以最后的敬礼!”
何⼩嫚在这样的征召下,站了起来。
那个舞蹈开演之前,团⻓⾛出⼤幕。我们都
懵了;团⻓难道亲⾃当报幕员?团⻓对着近
两千骑兵和战⻢说:“骑兵同志们,下⾯这个
节⽬,是我们专⻔为骑兵这个最勇敢的兵种
创作的。
”⼤家想,团⻓这个“我们”的范围,扯得有点⼤,舞蹈明明是上海舞校创作的,
我们只是拷⻉来的。团⻓接下去说的,更让
我们觉得他在“扯”了。他说扮演主要⻆⾊的
何⼩嫚是我们的优秀舞蹈演员,这位⼩同志
将带着四⼗度⾼烧上台,如果她倒在舞台上,
请英勇的骑兵指战员谅解,因为⼩何同志继
承了骑兵同志的光荣传统,轻伤不下⻢背,
轻伤不下⽕线。
台下掌声⼝号声战⻢嘶鸣声,何⼩嫚刹那间
成了骑兵独⽴团两千⼈的掌上明珠。她站在
出场位置上,感觉着命运的转折就是这么妙,
这么迅疾,这么毫⽆预示。她也玩味着当主
⻆的感受:当主⻆真好,当掌上明珠真好。
整个舞蹈跳下来,何⼩嫚相当争⽓,除了跑
错两次队形,并没有像团⻓担⼼的那样“倒
下”
。骑兵团⾸⻓上台来接⻅演员,真把⼆⼗
⼆岁的何⼩嫚当成⼩战⼠了,在她脑袋上⼜
摸⼜拍。⼤幕刚拉上,何⼩嫚就倒下了。
当夜我们奉团⻓的命令轮流值夜,保障何⼩
嫚随时有⽔喝,随时上厕所,发⽣危险随时
得到急救。团⻓说保障何⼩嫚就是保障我们
整个演出,看看⼩嫚的演出引起了怎样的感动?宣传效果多⼤?继续保障何⼩嫚的“轻
伤不下⽕线”形象,就是继续传播军委⾸⻓
对骑兵们的抚恤和关怀。⼜扯到军委去了。
那时我们还不知道,骑兵们不服对于他们的
发落,正预谋闹事,把军⻢骑到成都,甚⾄
骑到北京去请愿。⼀⽶五⼋的何⼩嫚挡住了
那股危险的铁流。
何⼩嫚的体温⼀直不退,也⼀直不变,恒定
在三⼗九度七。卫⽣员开始焦虑,认为她体
内⼀定有可怕的病毒作祟。何⼩嫚轻伤不下
⽕线,病毒更是不下⽕线,再坚持下去,就
那就不是“轻伤”了。第四天,我们转移到军
⻢场之后,卫⽣员把何⼩嫚送到了场部医院。
这个场不医院是⽅圆百⾥最先进的医院,设
备⽐成都⼈⺠医院都新。卫⽣员把何⼩嫚扶
进急诊室,急诊护⼠顺⼿把⼀根体温计插⼊
何⼩嫚⾐领。五分钟后,当何⼩嫚交回温度
计时,护⼠说看都没看温度就说错了。
卫⽣员问她什么错了。急诊护⼠说温度计错
了。卫⽣员看了⼀眼温度计的刻度,说没错
啊,量出三⼗九度七来了,证明温度计很准。
急诊护⼠像是特别忙,急匆匆往⻔外⾛。卫⽣员紧跟上她,问她错在哪⾥。护⼠说,这
个戏法场⾥的知⻘牧⼯都会变,在这⾥是⽼
掉⽛的⽼节⽬。两⼈现在站在急诊室外的⾛
廊上,护⼠指指熙熙攘攘的病号⼈群说,知
⻘泡病号,什么点⼦想不出来?⽤猎枪互相
打,⾃⼰打,多得是;胃出⾎,⾎尿,发⾼
烧,打摆⼦,⾼⾎压……只有你想不出来的
病,没有他们装不出来的病。卫⽣员还在糊
涂,请她点播得明⽩些。护⼠拿起那根温度
计,⼜从她⽩⼤褂⼝袋⾥拿出⼀根温度计,
要卫⽣员⽐较。卫⽣员⽐较出来了,⼀根温
度计的杆⼦是圆的,另⼀根是三棱形的。
“那,三棱形的是我们医院的,圆的是你们带
来的。三棱形是新产品,我们刚从上海采购
回来的。就是为了对付骗病假的知⻘。
”护⼠
说。
护⼠把这个装病“戏法”的秘诀连说带表演
地演示了⼀遍:装病者腋下本来夹着⼀根做
了⼿脚的体温计,你想要多⾼的体温就能多
⾼,然后在咯吱窝下玩个掉包,把“发烧”的
体温计跟医院的对调。看着卫⽣员渐渐开窍
的脸,护⼠接着说,太简单了,身边有个暖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806967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