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1030)
 
--- FengHua (11/27/2017)
 
壶就⾏,把壶盖⼀开,体温计壶⼝熏半秒钟,
温度就上来了,要是“烧”发的太⾼,上了四
⼗⼆度,就往下甩甩。没有暖壶?茶缸⼦也
⾏;连茶缸也没有?⽤⼿搓,摩擦⽣热,搓
得得法,⼏秒钟也能把温度整上去。
“狗⽇知⻘会都聪明得很!只要能病退回城,
啥⼦发明不出来哟?!”
卫⽣员不知道何⼩嫚和知⻘谁该得到发明
专利,在急诊室就把团⻓电话要通了。团⻓
听了何⼩嫚的体温作假案之后,只是嗯嗯地
答应着,⼀句指示没给。对这么⽆耻的装病
者,卫⽣员倒是有太多廉耻⼼,不好意思揭
穿了,可是谁来揭穿呢?
团⻓低声说:“暂时不要揭穿。

卫⽣员问为什么。团⻓命令她保密,以后会
跟她好好解释。我们⼗⼋岁的卫⽣员差点抗
命,在电话上要求团⻓⽴刻解释。卫⽣员的
上级是军区⻔诊部部⻓,她随队保健间接受
我们团⻓领导,抗命也是间接抗命。她说假
如让何⼩嫚继续装病,对其他⼈多不公道?
其他⼈指谁?当然指我们都想⽣病从⽽捞
到“轻伤不下⽕线”表扬的年轻⼠兵们。那个时代的⼠兵,⽆仗可打,⽆处英勇,最⾼荣
誉就由此类“轻伤”得来。卫⽣员觉得不公,
是因为我们想“负伤”想疯了,对⽣病的羡慕
和渴望掩饰不住,都挂相了,可是我们是想
真的⽣病,真实地想以⾃身实现⼀次我军
“轻伤不下⽕线”的英雄传统,以真的病痛来
换取⼀次表扬。我们不乏⼩病⼤⽣,⼩痛⼤
喊的⼈,但谁也不会“诈病”
。我们做梦也不
会想到有⼈这么⽆耻,⽤咯吱窝变戏法,玩
体温计掉包。
团⻓厉害起来,叫卫⽣员服从命令,对何⼩
嫚装病严缄其⼝。他最后那句话把卫⽣员的
正义怒⽕压下去了:“我倒要看看,她还能怎
么表演。

卫⽣员听懂了团⻓的战略部署:诱敌深⼊,
彻底全歼。
但是卫⽣员对团⻓的意图只懂了⼀半。团⻓
是唯⼀对骑兵团和军⻢场的动荡局势知情
的⼈。军区⾸⻓把我们送下来“慰问演出”

其实是要我们起到调解作⽤。骑兵和牧⼯由
于建制撤销⽽前途未⼘,由于未⼘前途⽽滋
事,是司令员政委们最担⼼的。我们的演出,等于在闹事的军队和紧张的⾸⻓们之间拉
关系,做说和。何⼩嫚由于“⾼烧”
,由于带
着“⾼烧”表演的⾼难舞姿,对于退役前夕的
骑兵起到了感化效应。⼀旦战⼠们知道这是
⼀场装病,他们会⼤感上当。战⼠们在⾼原
艰苦服役多年,突然要被遣散,⼼⾥朦胧感
觉到上当,⽽作为司令员使者的我们装病唱
苦⾁计,会让他们意识到,这是真正的⼀场
上当。我们处⼼积虑的团⻓真难啊,即使明
⽩何⼩嫚的苦⾁计,也必须当她的配⻆,配
合她唱完。
巡回慰问演出结束,我们回到成都,
卫⽣员也结束了随队保健的临时使命。回到
⻔诊部之前,卫⽣员把何⼩嫚玩的体温计把
戏跟多数⼥兵说了,也跟少数男兵说了。团
⻓始终没有公开证实过这事。我们当时认为,
假如团⻓证实他知道这件事,他也就承认⾃
⼰姑息甚⾄利⽤这种弄虚作假的丑⾏,我军
历史上,弄虚作假的英雄少吗?所以何⼩嫚
的装病事件像⼀个带毒的传⾔,流传到⼀个
军区直属机关的每⼀个科室,流传之深远,
我多年后才知道。⼀九九四年,我的成都怀旧之旅中,碰到⼀个军区⻋队司机,⾃我介
绍说他姓蔡,还说⼆⼗年前他常看我们演出,
当时警卫营,⻋队,体⼯队的男兵们都做过
“癞蛤蟆想吃天鹅⾁”的梦,所以记得所有舞
台上“天鹅”的名字。他问,那个造假发烧的
⼩何怎样了?我想,何⼩嫚在中越战场上做
了真正的英雄,蔡司机毫⽆所闻,⽽她造假
的丑闻,他念念不忘。可⻅团⻓当年的⾼明,
让那丑闻⾃⼰流传,⺠间的能量⽐官⽅⼤得
多,流传中事实会不断获得新的⽣命,新的
营养,越流越肥硕。流传中的何⼩嫚是这样
的:⻜旋着⻜跃着突然就像只折翅的⿊天鹅
⼀样坠下,当台栽倒,⼤幕在她休克的身影
前急落。⼩⻋队司机问,当时情景是不是这
样?我懒懒的,淡淡的,说记不清了。蔡司
机⼜说,他也⽤何⼩嫚发明的“⾼烧法”骗了
⼏次假条,因为⻋队不批准他复原。后来他
给副司令开上了⼩轿⻋,提了⼲,⽤不着装
病了。哦,当年团⻓的⾼明我这才全⾯领会;
他怕公开了何⼩嫚的装病法会扩⼤那法的
效应,培养出蔡司机这样⼀⼤批装病者!
团⻓没有揭露真相,但不等于真相不作⽤他的决策。团⻓的决策,就是让何⼩嫚
离开⽂⼯团,下放ᰀ战医院。他跟ᰀ战医院
打招呼说,把⼩何同志分配到洗⾐班去吧,
她需要艰苦锻炼。ᰀ战医院⽐⽂⼯团仁慈,
只让何⼩嫚在洗⾐班洗了⼀个⽉的浓⾎绷
带,之后就安排她上了护训班。
根据我后来跟⼩嫚谈话,我认为⼩嫚在刘峰
被处理下放之后,就对我们所有⼈彻底寒了
⼼。她受够了天⽣优越的⼈,受够了郝淑雯,
林丁丁。对丁丁,她简直是敌对的。她也受
够了在⼤集体舞⾥凑数。那年⼩嫚将近⼆⼗
三岁,由于刘峰的离开,她开始对⾃⼰的身
世和周遭世界⽣出⼀种厌倦,渐渐的,厌倦
化为悲哀。就在我们慰问骑兵团的巡回演出
中,骑兵们的遭遇更深化了她的悲哀,⽆论
是骑兵们还是战⻢们,或是放养了⼗年军⻢
的知⻘们,⽆论是刘峰还是她⾃⼰,甚⾄我
们每⼀个浑浑噩噩ഀ霍⻘春的男兵⼥兵,使
她看到的,就是她亲⽗亲曾写的⼀句戏词
“⻓郊猎罢烹鹰⽝”
,于是她悲哀到了拒绝杨
⽼师⻘睐的程度。杨⽼师的⻘睐,实在是迟
到的,迟到太久。⼩战⼠独舞?对不起,跳不了。当郝淑雯到服装组去传送杨⽼师厚赏
时,她⼼⾥是那样⼀⽚惨淡。我这才想起,
⼩嫚毕竟是个⽂⼈的⼥⼉,她那因悲哀⽽死
的⽂⼈⽗亲迟早会在她身上复活。悲哀是⽂
⼈们对世界爱不起、恨不动的常态⼼情。郝
淑雯带着杨⽼师厚赏来⻅到的,正是这样⼀
个满怀悲哀的何⼩嫚,⼀边织补舞蹈⻓袜⼀
边在谋划放弃,放弃抗争,放弃我们这个“烹”
了刘峰的集体。她的“发烧”苦⾁计本来是抗
演,是想以此掐灭⾃⼰死透的⼼⾥突然复燃
的⼀朵希望。她站在舞台侧幕边,准备⻜跃
上场时,希望燃遍她的全身。她后来向我承
认,是的,⼈⼀辈⼦总得做⼀回掌上明珠吧,
那感觉真好啊。
⼀九九四年的何⼩嫚对我确认,她到服
装组织补袜⼦不是为了“进步”和“向组织靠
拢”
,她是为了躲我们。刘峰离开后,我们,
我们全体,是她最不想看⻅的⼈。
她也承认我猜对了,她就在侧幕边运⽓、起
范⼉的瞬间,⼜被希望腐蚀了。持续装病,
是持续被希望腐蚀,⼈们是可以宠她的,夜
⾥为她端茶端尿,⽩天为她端饭端⽔,看来她有希望跟所有⼈回到同⼀海拔。七天时间,
她被希望腐蚀得那么彻底,真以为她的转机
来了。然⽽在第⼋天,团⻓在巡回演出总结
会上对我们⼤家说,今天的会也是个欢送会,
何⼩嫚同志很快要下基层锻炼去了,⼤家欢
送她吧,祝她在下⼀个⼯作岗位上取得更⼤
成绩。
⼩嫚在抛弃我们所有⼈之前,还是被我们先
下⼿为强地抛弃了。她⼼知肚明,团⻓多么
铁腕地处理了她的苦⾁计。处理了她,也就
切断了对他配合苦⾁计的责任追究。⼩嫚⾛
了,⼥兵们少了⼀个讲坏话的话题,尽管林
丁丁说谢天谢地,再也不⽤看⻅她⽤那么⼩
⼀块⽑⼱洗澡,⾯৿擦擦,屁股也擦擦了。
有关⼩嫚的坏话还够消费⼀阵:何⼩嫚能不
发出那么⼤馊味⼉吗?⼀个头⻓了丁丁三
个头的头发!⻓那么多头发是怎么回事知道
吗?是返祖!谁仔细看过她的眉⽑,仔细看
是跟头发⻓⼀块⼉的!看⻅她身上的汗⽑没
有?就是个⽑⼈!难怪她出起汗来吓死⼈,
泡菜泡藠头泡⼤蒜的味道,都跟着汗冒出来,
所以她⼀出汗就馊!......⼩嫚⾛了⼀年了,我们对她的歧视、迫害还
在缺席进⾏,直到中越前线爆发战事,有关
她的坏话才归于沉寂......
刘峰伤好之后,谢绝了⼀切英模会的邀请。
早在⼆⼗岁的时候,他把⼀辈⼦的英模会都
开完了。他早就完成了做英模的份额,超额
的⼀⼤堆英名都在林丁丁那⾥⼀笔勾销。他
早看穿英名是不作数的,不能⽤来兑换真情
和幸福的。⾄于他怎样受伤,怎样差点送命,
他跟谁都不想说。他的伤虽然在⼩臂上,但
弹⽚炸穿了动脉⾎管,他⽤绷带扎紧伤⼝⽌
⾎,可仍然不能完全⽌住。对救护⻋的期盼
和等待是他那⼀⽣最⻓最苦的等待,⽐等待
林丁丁⼊党,等待她的预备期通过之后好跟
她求爱更⻓更苦。救护⻋始终没被等来,等
来的是⼀辆运送给养弹药的卡⻋。假如不是
驾驶员迷路,没⼈会发现昏迷在路边草丛⾥
的刘峰。驾驶员先看⻅的是地上蠕动的⼀道
赭红,三⼨宽,再细看,驾驶员头发全⽴起
来:那道赭红居然是由密密匝匝的红蚁组成,
千百万红蚁正⼗万⽕急地向路边草丛挺进。接下去,驾驶员便发现了被红蚁覆盖的⼀具
⼈体。⼈还活着,军装四个兜,还是个当官
的,军帽⾥⼦上写着名字:刘峰,⾎型:A。
是这个叫刘峰的残肢引起了红蚁总动员,伤
⼝不断涌出的⾎引起红蚁横跨公路的⼤迁
移。驾驶员再往⼭坡上看,另⼀路红蚁也在
喜洋洋地不断拥来;整个红蚁王国都搬迁来
了。路⾯上⼀个巨⼤的弹坑⾥积蓄着清晨的
⾬⽔,驾驶员把刘峰拖到弹坑⾥,三四尺深
的⽔⾯上很快漂起厚厚⼀层红蚁。刘峰同时
也被冷⽔激醒。
驾驶员告诉刘峰,他已经失⾎过多,再不及
时⽌⾎命就没了。这是个典型的汽⻋兵,冲
锋枪拍打着屁股,⼀开⼝便咋呼,从打开的
军装领⼝露出半个胸脯。刘峰说不出话来,
太冷了,过度失⾎和弹坑的冷⽔让他⽛关松
不开。知道ᰀ战医院包扎所的帐篷在哪吗?
刘峰点点头,他送过排⾥好⼏个伤员去那⾥。
刘峰的点头,实际上就是眨了眨眼⽪。亚热
带的早春使刘峰经历了最严酷的寒冷,⼭东
⽼家的冬天也没把他冷成这样。驾驶员把他
搬进驾驶舱,⽤⾃⼰的急救包给他再次包扎⼀番,不久新绷带还是被⾎泡了。驾驶员问
他能不能指路,卡⻋会尽快把他拉到包扎所。
他⼜点点头。这次好了点,体温和⼒⽓回来
了⼀些。驾驶员⼀⾯启动卡⻋,⼀⾯咋咋呼
呼地说话,他怕伤员再次昏迷,那就很难再
醒过来。从驾驶员的咋呼⾥,刘峰明⽩他是
运送弹药和给养给 xx 团。正配合兄弟部队
打穿插的 Xx 团弹尽粮绝,进攻撤退都不可
能,被迫退到⼀个煤矿⾥。
这是个三岔路⼝,驾驶员问刘峰,哪条路
通往包扎所。刘峰下巴向左边⼀歪。驾驶员
问他,路有多远,刘峰说不远,最多五公⾥。
驾驶舱的温度和驾驶员的咋呼使刘峰松开
了咬紧的⽛关。路⾯上尽是⽔洼,卡⻋⾛得
乘⻛破浪,每⼀次颠簸,驾驶员就是⼀句“⽇
你先⼈”
。五公⾥路⾛得像五⼗公⾥,到了⽬
的地,驾驶员看⻅⼀座⼗多⽶⾼的煤⼭和⼀
个半塌矿井⼝。驾驶员跳出驾驶舱就破⼝⼤
叫:“担架员!护⼠!抬⼈喽!”
在场的所有中国⼠兵都瞪着他。
驾驶员⼜叫:“狗⽇医⽣呢?⼈都要死球了,
咋不动呢?!”此刻⼠兵们回答了:“哪来的护⼠医⽣?这是
xx 团部xx营部!”
“你们就是 xx 营?!”
⼠兵们七嘴⼋⾆,说他们⼀直在等汽⻋连送
弹药给养,吃完最后⼀块压缩⼲粮是四⼗⼏
个⼩时前了,从嗓⼦到肠⼦都让煤坑的⽔给
喝⿊了!
教导员上来,问驾驶员怎么了,是不是⾛错
了地⽅。驾驶员傻了,拇指戳了戳身后的驾
驶舱,说那个叫刘峰的家伙带路把他带到这
⾥的,本来他让他带路去包扎所的,看来带
对了地⽅,不过也带错了地⽅,现在再往包
扎所赶,不晓得赶得赢不。驾驶员催促⼠兵
们赶紧卸弹药箱和压缩饼⼲,卡⻋还要抓紧
时间送伤员到包扎所急救,不然他还真要⾎
流⼲死个球的!他⼀边跟⼠兵们咋呼他今天
如何⻅了⻤,先是红蚂蚁带路,把他带到伤
员跟前,伤员本来该带路去包扎所,歪打正
着地把他带到这⾥来了。卸货的⼠兵们往驾
驶舱⾥⼀看,其中⼀个认出⾥⾯垂死的伤号,
说:“好像是⼯兵营的!”
教导员认识刘峰,证实说,是⼯兵营⼀连三排排副。教导员拍着⻋窗玻璃呼唤:“⽼刘!
⽼刘!”
对基层部队⼲部间的尊称“⽼刘”
,伤员毫⽆
反应,被晒得黝⿊的脸仍然光洁,看上去不
到⼆⼗岁,印堂和颧⻣浮着不祥的灰⽩,眼
⽪⼏乎透明,像将死的禽类。
教导员明⽩,这个姓刘的排副是活不成了,
他⽤他救助⾃⼰⽣命最关键的⼏⼗分钟故
意给驾驶员“带错了路”
,现在弹药给养是送
到了地⽅,但去包扎所来不及了。于是教导
员带领全营⼠兵给昏死的刘峰敬了个礼。
我不知道当时刘峰那么做是不是不想活了。
⽤他的命带路,必要,似乎也不必要。刘峰
等候救护⻋的岔路⼝离包扎所不到七公⾥,
假如驾驶员先把他送进急救帐篷,再掉头给
xx 团送炸弹给养区别也就是三四⼗分钟,⼏
百个弹尽粮绝的军⼈⽆⾮延⻓三四⼗分钟
的弹尽粮绝。没错,那三四⼗分钟⾥,有遭
遇敌⼈袭击的可能,也有太平⽆事的可能。
事后看,确实太平⽆事;xx 团的⽆线电被炸
毁,稀⾥糊涂脱离了作战,此后的两天都没有被卷⼊战事。我也不知道,刘峰选择冒死
帮驾驶员送给养弹药,是他⾼贵⼈格所致,
还是想创造⼀个英雄故事。也许他跟何⼩嫚
⼀样,潜意识⾥也存在着求死的愿望。这个
秘密愿望是在林丁丁叫喊“救命啊!”的刹那
开始萌⽣。也许晚⼀些,那念头萌⽣在我们
全体对他反⽬的时候。本来郝淑雯要林丁丁
保证,绝不出卖刘峰,但到了后来,刘峰反
正已经落⽔,不参加⼈群痛打他⼏下说不过
去,会得罪多数。所以郝淑雯也参加了痛打
刘峰的集体。本来嘛,集体痛打个什么,⼈
也好,狗也好,都是⼀种宣泄,也都是⼀种
狂欢。
刘峰在那个卡⻋驾驶员发疯⼀样开着⻋往
包扎所赶的时候,⼼⾥是狠狠的,赶吧,赶
不及了,你赶不过我动脉漏出的⾎。卡⻋被
开进⼀个个弹坑⽔洼,泥⽔溅到两侧⻋⻔的
玻璃上,刘峰被惊醒。驾驶员⻅他醒来,咋
呼带出哭腔:“你个舅⼦!你诓⽼⼦!你不想
活,你莫要死在⽼⼦的⻋上嘛!”刘峰露出得
逞的微笑:这就是他要的,他的死将创造⼀
个英雄故事,这故事会流传得很远,会被谱成曲,填上词,写成歌,流⾏到⼀个⼥歌⼿
的歌本上,那个⽣有甜美歌喉的林丁丁最终
不得不歌唱它,不⾃禁地在歌唱时想到他,
想到他的死跟她是有关系的,有着细细⼀根
纤毫的关系,但她脱离不了那关系。夏夜,
那⼀记触摸,就是他⼆⼗六岁⼀⽣的全部情
史,你还叫“救命”?最终送命的是我。在卡⻋
狂奔发出快散架的声⾳中,他称⼼如意地看
着泥浆在玻璃上溅着礼花。他的⽣命将要谱
写的这个英雄故事,以及这故事将要谱写的
英雄颂歌,会让所有痛斥他的⼈都⾼唱。你
们翻脸翻得真快呀,昨天还那么拥戴我,在
选举雷锋标兵的会上,只⻅⼀⽚⻬刷刷的⼿
臂竖起的⻘纱帐,眨眼间就是⼀⽚⻬刷刷的
拳头:“刘峰,表⾯上雷锋,思想是个垃圾堆!”
我⽤死来让你们亏⽋,让你们负罪。让你们
跟林丁丁⼀样,⼼底最深处明⽩,这⼀笔命
债是怎么⽋下的。刘峰想到这⾥,眼睛看着
被泥浆彻底弄浑的玻璃窗,⼼满意⾜地闭上
眼睛。
刘峰被送到包扎所已经是深度昏迷。驾驶员
此刻对刘峰已经形成英雄崇拜情结,为他献出三百 cc 的 O 型热⾎。刘峰的事迹是从驾
驶员⼝中传出的。正好军区⼀个记者在这个
包扎所采访,就把事迹写成了报道,叫做“与
⽣命逆⾏”

那篇报道和何⼩嫚的报道前后脚⻅报。我当
时还是这⾏的新⼿,看了这两篇报道,只觉
得哪⾥不对劲,不是那么回事,可说不出所
以然。我遗憾那两篇报道不是我写的,我想
我会写的真实⼀些,脱离我军套路的英雄故
事腔调远⼀些,说的话更像⼈话,⾏为也更
⼈类⼀些。⽆论如何,我了解的他们,是多
出许多层⾯的。
那种英雄事迹的写法多少要对何⼩嫚突发
的精神疾病负责。何⼩嫚在⼀篇五千字的报
告⽂学⾥是这么个形象:柔弱⽽倔强,坚韧
⽽充满理想主义,⼀副瘦削的铁肩膀把⼀个
᯿伤员背负了⼗⼏公⾥路,背过⼭⾕河滩,
背过蛇蝎横⾏的丛林,背过敌⼈出没的村落,
从死亡边缘背回⼈间。何⼩嫚读到这篇报道
时不相信那个⼥主⼈公是⾃⼰。她把经过回
想了⼀遍⼜⼀遍,怎么也跟报道不⼀回事。⼤致是这样⼀个经过:她和另外⼀个年轻的
男性护理员搭乘⼀辆运输烈⼠⼫体的卡⻋
回包扎所,卡⻋误⼊雷区,⻋被炸毁,驾驶
和副驾驶当场牺牲,那个同⾏的男兵腿部负
伤,她搀扶他步⾏⼗多⾥地,途中碰到⼀个
纪录⽚摄制组,⽤装载摄制设备的⻋把他们
送回了ᰀ战医院。何⼩嫚在搀扶男护⼠⾏军
的途中,他过度疲劳,⾛不动了,可是⼜不
敢停留,她确实背过他⼀⼩段路,⽽不是报
道⾥写得那样:背着受伤的战友爬⼭涉⽔,
那战友⼗七⼋岁,典型的四川⼭⺠,瘦⼩结
实,怎么也超过⼀百⽄,毙了她她也不可能
背着她强⾏军⼗⼏⾥!有那么⼀段路程,她
⽤裹⼫布缠住他,⼀头⽤绳⼦系在⾃⼰腰上
匍匐前进,布很快磨得褴褛不堪,她哭着求
他跟她⼀块爬,最后他们沿着公路的草丛爬
⾏了⼀两⾥地,遇上了摄制组的⻋。
何⼩嫚也认不出报纸上的照⽚:⼀个穿着护
⼠⽩⾐的⼥兵坐在树根上,背后的晾⾐绳上
飘着若⼲洁⽩的床单,夕阳照在她年轻的脸
蛋上,她⼿指尖捏着⼀⽀ᰀ花,花瓣似乎挠
痒了她的嘴唇。照⽚上的⼥护⼠是好看,好看得跟⼀⾸诗似的,那种让⼈⼀念就⾁麻的
诗。照⽚旁边的⼀⾏字为:“战地天使何⼩嫚”

报道刊登后的第⼆天,她清晨上早班,刚出
⻔就被⻔对⾯两棵树上栓着的⼀条横幅吓
回去惊了。横幅上的⼤字说:“响应军区号召
开,掀起向何⼩嫚同志学习的热潮!”
她退回⻔内,感觉像遭了伏击。她四岁那年
⽗亲出⻔,也是看到⼀条横幅,赶紧退回家
⻔的。那是相反的总动员,动员⼈们起来打
到右倾分⼦的⽗亲。他只是睡⼀夜觉的功夫,
⼈们全动员起来,联合起来,将他打倒了;
他好端端地睡觉做梦,⼈们在外⾯拉出标语
⽤“右倾”⼆字伏击了他。⼩嫚跟⽗亲⼀样,
轻轻把窗打开⼀条缝,想看看“伏击”她的横
幅标语是不是还在那⼉,是不是⾃⼰刚才看
花了眼。确实在那⼉,⼤红底⼦,⾦⻩⼤字。
她关上窗,真的,她好端端的睡觉,也是让
⼈伏击了。荣誉不能伏击⼀个⼈吗?她在屋
⾥转了⼀圈,⼜⼀圈,怎么出⻔?早班正等
着她去上呢,可是⻅了⼈该说什么,该拿出
什么姿态和神态?⼀个被众⼈“学习”的⼈该
是什么样⼦?⼗分钟后,正在扫院⼦和跑操的年轻护理员
们看⻅的何护⼠,跟昨天是不⼀样的:⿊⾊
半⾼跟⽪鞋,⽩底带天蓝点点的衬衫,蓝⾊
军服裙刚达到膝盖上。头发最精彩,在脑后
堆了⼀个丰厚的⼤发髻,把后脑勺和脖⼦的
线条拉⻓了,⼭沟⾥的⼈⽤他们的褒义词形
容这头发:“洋⽓”
。⻔⼝的横幅⼤标语把⼩嫚
吓回去之后,她⽤于抵御的⽅法就是把⾃⼰
装扮起来。标语上的何⼩嫚似乎不是她,跟
报纸刊⼤照⽚上的那个“天使”⼀样,是另⼀
个⼈,她的⼀番装扮,似乎在往那个⼈靠拢。
她花了⼗多分钟收拾她的头发,那曾经被弟
弟揪被叫做“屎橛⼦”的粗⿊头发;她把那⼀
堆浓厚得曾令我们质疑的头发在脑后盘起,
⼜在脸上擦⼀层极薄的粉,再把嘴唇点上⼀
层谁也察觉不出的颜⾊,然后她瞪着脸盆架
上的⼩镜⼦,看⾥⾯的脸৿是不是像那另⼀
个⼈?是不是跟报纸上的照⽚靠近了些?
接下去是选择服装;她⼀共两件便⾐衬衫,
⼀件纯⽩⾊,⼀件带蓝点⼉。带蓝点⼉那件
是跟丈夫结婚时买的,结婚合影⾥她穿的就
是它。结婚合影⾥的她也不像她,像天下所有为嫁⼈⽽嫁⼈的新娘,⼀⽣过到头才发现,
就在结婚照上鲜亮过幸福过。她的半⾼跟丁
字形⿊⽪鞋也是结婚照的⾏头,穿上它们她
就⼀⽶六零了,总不能让向你学习的⼈失望。
报纸照⽚上的“天使”何⼩嫚虽是坐着,但两
条腿摆成了舞姿,显得⼗分修⻓,于是整个
⼈看上去就⾼挑许多,起码⼀⽶六五,不及
郝淑雯⾄少跟林丁丁⼀般⾼矮。她把军服裙
的裙腰往上提了⼀截,裙摆下的腿露得多⼀
些,她深知⾃⼰就这双腿最值得招摇。
⾃从何⼩嫚救了那个男护理员,包扎所宣传
股就预感到,不起眼的何护⼠将是个块做英
雄⽂章的好材料,必须把何护⼠保护起来,
不能再把她留在前线。就这样,刚参加了⼀
个礼拜战争的何⼩嫚被送回了川滇交界⼭
沟⾥的医院院部。说起来,何⼩嫚拯救战友
的事迹⽐她⼈先到达,等她从⽕⻋上下来,
政治部主任已经带着两名军区报纸的记者
来迎接她了。
她⼀路⼩跑,⼤叶桉树夹出的甬道两边,全
拉起红底⾦字的横幅⼤标语,标语上全是她
的名字,她的名字前⾯全是赞美词⼉:英雄护⼠,救死扶伤的天使,⽩求恩式的⽩⾐战
⼠.....她越⾛越急,被⼦弹追着似的,幸
亏院部的⼈跟她不熟,⼀时还没有把她的模
样和名字对上号。她觉得⼼脏在喉咙⼝跳,
在太阳⽳上跳,⼿指尖,眼⽪上,睫⽑尖到
处传导着⼼脏的跳动。⽗亲曾经曾经从⽩底
⿊字的标语丛中,也是这样跑,被⼦弹追着
⼀样。她跑到护⼠值班室⻔⼝,推开⻔便说:
“对不起,我迟到了!”
护⼠值班室坐了五六个⼈,⻅了她⼀起从凳
⼦椅⼦上站起来。她⼜遭到了伏击。⼈们伸
出双⼿跟她握⼿。她还是那句话,对不起,
迟到了。五六个⼈都说不迟不迟,我们都在
等你。
她想,怎么不迟呢?她当了两年护⼠,从来
没迟到过⼀分钟。现在迟了⼆⼗分钟了,让
夜班护⼠替她多值了⼆⼗分钟的班,头上的
发髻,脚上的半⾼跟,脸上的薄粉,身上的
衬衫,她⽣怕他们看出来,那迟到的⼆⼗分
钟被她⽤去做什么了。五六个⼈中的⼀个是
医院政治部的,就是⼏天前到⽕⻋站迎接她
的年轻政治部主任。年轻的政治部主任向她介绍另外⼏个来客,
都是省⾥新闻单位的,希望能邀请何护⼠到
省⾥的学校和机关去做报告。何⼩嫚感觉每
个⼈的⽬光都过分地亮,都在给她打追光,
⽽她却拼命地在想台词。她⼤概是说了句什
么词⼉,因为五六个⼈⻢上都做出反应,说
她“太谦虚”
。年轻的主任叫她⼩何,说⼩何
今天就不上班了,啊?回去准备准备吧,啊?
明天⼀早的⽕⻋,成昆特快。年轻的政治部
主任官腔够⽼成。等到省⾥来的⼈离开,主
任从⼝袋⾥摸出⼀沓稿纸塞在她⼿⾥:“这
是做报告的稿⼦,都给你准备好了。

好了,提词⼉的来了。
何⼩嫚⽤了⼀整天时间排练稿纸上的台词。
稿⼦是有关她在“背着受᯿伤的战友向着⽣
命的岸爬去”时的⼼理活动,说她多少次地
动摇,绝望,恐惧,有那么⼀刹那,⾃私和
贪⽣的闪念出现了,她甚⾄想到⼀个⼈逃⽣,
但看着战友的⽆助,听⻅他因伤痛⽽发出的
身影,她战胜了那个⾃私贪⽣的⾃我。这稿
⼦,只能当台词念。
战⽃英雄报告团中,只有何⼩嫚⼀个⼥兵,真正的⼀颗掌上明珠。她和所有报告团成员
⼀样,军装的前胸没⼀块地⽅闲着,军功章、
纪念章,还有⼀朵⽐她脸盘还⼤的丝绸光荣
花。所有英雄都被打扮得可以坐进花轿。⽕
⻋站的⾼⾳喇叭在唱“再⻅吧妈妈”
,⽕⻋⻋
厢⾥还是”再⻅吧妈妈”
,到了成都⼤⻢路上,
听的看的呼吸的都是“再⻅吧妈妈”
。何⼩嫚
上前线之前没跟妈妈再⻅,她跟妈妈的最后
⼀次说再⻅是⼀年前的⻓途电话上。⻓途电
话是⺟亲打来的,叫她为继⽗买⼀种藏药。
那次再⻅了妈妈之后,她决⼼再也不⻅了。
军号已吹响,钢枪已擦亮,⾏装已背好,部
队要出发。
对出征的战⼠,⺟亲象征了太多太多。空⽓
⾥全是“再⻅吧妈妈”的歌声,我想像⼩嫚的
⼼是如何地空,那是⼀个⺟亲的位置空出来
之后的空。带着⼤红光荣花的⼩嫚,坐在战
⽃英雄的主席台上,她是否恍若隔世地想起
我们那段朝夕相处的⻘春?是否想起我们
共有的那些不上台⾯的⼩⽑病?⼥兵们⽆
论私下地还是公开地吃零⻝,或者是零⻝⼤
会餐,各⾃把来⾃五湖四海的零⻝集中起来,很少有⼈请何⼩嫚的客。⼩嫚之所以把馒头
掰成⼩块⼉,⽤纸包起来,⼀点点地吃,是
因为那样她就也有零⻝吃了。
你不要悄悄地流泪,你不要把⼉牵挂,……
谁会悄悄流泪?⼩嫚有的是让⼥⼉悄悄流
泪的⺟亲。
⼩嫚在接受少先队员鲜花,接受全国⽼百姓
赠送的成堆的糖果糕点⽜⾁⼲时,是否想起
那特有的⻝品包装的窸窸窣窣?那时她听
⻅同屋⼥兵抽屉⾥响起塑料袋或油纸包的
声⾳,就会赶紧回避,拿起暖壶装着出去打
⽔,或者端起脸盆假装出去洗⾐服。她怕别
⼈相互请客吃零⻝不请她,却也更怕请她,
因为她没法回请。成都恶劣的副⻝在全国是
很有名⽓的,所有⼥兵都指望后⽅的家⻓们
建⽴由北京、上海⾄成都的零⻝运输线,通
过邮局和列⻋上的熟⼈,亦或出差探亲的战
友来保障运输通畅。⼩嫚想到⼀个办法:从
她这⼀头起始来建⽴这条运输线。⼀次乐队
指ഀ去上海抄总谱,何⼩嫚花了半年的薪⾦
结余,买了条⻄藏出品的⽑毯,托指ഀ带给
她⺟亲。她相信⺟亲收到⽑毯会跟她礼尚往来的,会托指ഀ带些回赠给她,这条运输线
就算开始通⾏,以后也会⼀直运营下去了。
乐队指ഀ从上海回来,何⼩嫚得到的就是⼀
封信,⺟亲在信上为⼥⼉的孝⼼感动,孝⼼
领了,但提醒她⻄藏的⽑纺品到底粗了点,
以后不要再上当了。
你不要悄悄地流泪,你不要把⼉牵挂,....
假设这嘱咐是⼉⼦向⺟亲发出的,被嘱咐的
⼀定是亲妈,嫁给继⽗的⺟亲就不再是亲妈。
⺟亲也许会悄悄流泪,但同时庆幸不必再把
⼩嫚牵挂。⼩嫚远⾏三千⾥,⺟亲为她梳了
那样难以拆散的发辫,就是把所有牵挂⼀劳
永逸地给予了,从此可以释怀。
假如我在战⽃中光荣牺牲,你会看到盛开的
茶花。
什么伦理?什么逻辑?假如茶花盛开就意
味着⼉⼦没了,亲妈们会烧死天下所有⼭茶
树!
歌⾥的⼉⼦⽆⽐抒情浪漫,向亲妈做善后交
代:啊……啊……啊……啊……⼭茶花会陪
伴着妈妈!
假如⼩嫚在拖着那个男护理员回包扎所的途中光荣地没了,换成⼭茶花陪伴⺟亲,⺟亲
答应吗?也许⺟亲宁可⼭茶花陪伴;少了⼩
嫚,⺟亲的家庭便完整了:⽼⾰命丈夫,⼉
⼥双全,⼭茶花替代了⼩嫚,⽆语⽆欲地陪
伴,点缀装点地陪伴,⺟亲的⼼从此解放了,
⾃由了,不需要再在复杂的⼈物关系中来回
变形了。啊……啊……啊……啊……再⻅吧
妈妈!有没有⼭茶花陪伴,⼩嫚反正是早已
再⻅了妈妈。
应该说年轻的政治部主任颇有才华,把战地
天使的⼼理活动杜撰得催⼈泪下,坐在⼤礼
堂⾥的中学⽣们哭了。坐在最前排的⼏个⼥
孩哭得呜呜的。⼩嫚是不会哭的,有⼈疼的
⼥孩⼦才会哭。她在跟⺟亲单⽅⾯永别时都
没有⼀颗泪珠。她合上演讲稿,也合上⼀九
七七年那个那个春天。扬花似雪的春天下午,
她收到⺟亲的信,说有个叔叔将到成都出差,
她请他为⼩嫚带了些上海的零⻝。⼩嫚在⼤
⻔⼝从叔叔⼿⾥接过⼀个⼤⽹兜时眼泪⼏
乎流下来,那是她替⺟亲屈出来的眼泪,她
错怪了⺟亲⽽⺟亲不计较她,她为此⽽⽣出
泪来。她是怎样跑回宿舍的?她是怎样在跑回宿舍的沿途邀请每⼀个⼈的?“来吃吧!我
妈给我带好吃的来了!”⼥兵们出于好奇,朝
她正在拆散的纸包⾥张望,最后看⻅的是⼀
堆⼩袋包装的盐津枣,⽤切碎的橘⼦⽪腌制
晒⼲,不雅别号叫“⿐屎”
,两分钱⼀袋,那
⼀堆⼀百袋是不⽌的,⼀粒⼀粒地吃,⺟爱
可以品味到⺟亲辞世。那么⼤个⽹兜还装着
什么?⼀个塑料油桶,⼀个信封,信封⾥有
⼀封信和⼀叠全国粮票。⺟亲听说四川⿊市
活跃,全国粮票可以换到炒菜油,她要⼥⼉
替她做⼀次⿊市交易。⼩嫚看着堆成⼀座⼩
⼭的盐津枣,才明⽩如此廉价的零⻝也是不
能⽩吃的,这是⺟亲给她做⿊市交易的报酬。
那⼀次我们所有⼈收起了刻薄,在⼩嫚可怜
巴巴邀请我们分享盐津枣时,都上去拿了⼀
袋。⼩嫚还是满⾜了⺟亲,粮票换菜油成交
了。那个叔叔来取菜油的那天,⼩嫚委托同
屋的⼥兵代交,⾃⼰假托去⻔诊部做腰部理
疗。实际上她哪⾥也没去,就站在公共厕所
⾥,从砖头垒砌的空隙看到叔叔拎着满满⼀
桶菜油,以那种圆满完成任务的轻快脚步⾛
过去。那以后,我们记忆⾥的何⼩嫚更沉默,更溜
边,不再像过去那样,当我们提起⺟亲时她
会突然兴奋,会把她⺟亲吹嘘成⼀个⼤明星:
她⺟亲在时髦的上海⼈⾥⻛头也是⾜的,⼀
件⿊丝绒⻄装,⼀根雪⽩纱⼱,⾛在⻢路上,
没有⼈不看的!那件⿊丝绒⻄装给多少次邻
居借去做样⼦,裁剪出来,穿在她们身上就
是不对,没有她⺟亲的腰身啊!为了让⼤家
信服,她还会拿出⼀张⼀⼨⼩照⽚,是两个
⼥⼈的合影,⼩嫚指着上下两张从画框外斜
着伸进画⾯的脸蛋让⼤家猜,哪个是她⺟亲。
没等⼈开始猜,她便咯咯地笑着说,两个都
是,她⺟亲年轻时,上海照相馆⾥时兴过这
种噱头,⼀个⼈扮成两个⼈。背后我们说,
也就那么回事⼉嘛,好像我们没⻅识过美⼈
⼉似的!
⿊市交易成功,⺟亲对⼥⼉的交易本领有了
把握,紧接着给⼩嫚打了个⻓途电话,派下
来⼜⼀桩交易。⺟亲听说成都的少数⺠族商
店卖⼀种藏药,可以滋补⽼年男性,但没有
少数⺠族身份却买不来,⼩嫚曾跟⺟亲说到
过团⾥招收的⼀个藏族歌唱家,是否可以麻烦歌唱家,把她的少数⺠族身份证借⽤⼀
下?⼩嫚简短地告诉⺟亲,藏族歌唱家早回
⻄藏了,试⽤期都没满就⾛了。⺟亲说:“真
的?!怎么会呢?!”⼩嫚懒得跟她解释,藏
族歌唱家因为受到美声发声训练⽽失去了
原来的好嗓⾳,被团⾥退了兵。她只是说:“妈
妈再⻅”就挂了电话。她站在电话机旁边,⼿
搭在话筒上,站了很久,为了让⾃⼰感受孤
⼉的独⽴⾃由、⽆牵⽆挂。⼆⼗多岁做孤⼉,
有点⼉嫌晚,不过到底是做上了,感觉真好,
有选择地做个孤⼉,⽐没选择地做拖油瓶要
好得多。
假如我从战场上胜利归来,再来看望亲爱的
妈妈……
歌⾥的⼉⼦不会懂得世上还有⼩嫚这样的
⼥⼉,因为他⽆法想象世上会有她那样的⺟
亲。
⼀九七九年四⽉的这天,何⼩嫚是太阳,四
周簇拥着多少向⽇葵⼀般灿烂的年轻⼩脸!
也就是他们这样的年华吧?她带着⺟亲给
她梳的两根“法国辫⼦”
,投奔三千⾥外的新
⽣活。她那么不舍得拆散辫⼦,最后它们竟然拆不散,竟然只能被剪断。
“剪断”最不麻烦,
是更好的持续,⽗亲不也是选择剪断?剪断
的是他⾃⼰的⽣命,剪断的是事物和⼈物关
系向着丑恶变化的可能性。她在⼀个个笔记
本上签名,她的名字就剩了两个字:“⼩嫚”

剪断了呀,她难道不该给⾃⼰⼀份⽆需从属
的⾃由?她笔下流动着“⼩嫚”

“⼩嫚”“⼩
嫚”
,⽗亲给予对她的,她从⺟亲⼿⾥收回了,
把不属于她的还给了⺟亲和继⽗,她不需要
那个“何”字,何⼩嫚?何为⼩嫚?何⼈的⼩
嫚?⼩嫚只能是她⾃⼰,是⾃⼰的。
⼩嫚每天要接受多少崇拜!把我们给她的欺
凌和侮辱千百倍地抵消,负负得正,⽽正正
呢?也会相互抵消吗?太多的赞美,太多的
光荣,全摞在⼀块⼉,你们不能均匀点⼉给
我吗?旱就旱死,涝就涝死……⼩嫚签名签
得⼿都要残了,汗顺着前胸后背太阳⽳淋漓,
是不是⼜在发馊?肯定是馊了。报纸上的⼤
照⽚上的,哪能是她⼩嫚?只能是另⼀个⼈,
看去那么凉爽清冽。⽽⼩嫚动不动就被汗泡
了,被汗沤馊了,馊得发臭。她开始摆脱⼈
们,向⼈群外⾯突围,签字的奖品钢笔也不要了。⼏条胳膊拉住她,还有我、还有我,
您还没给我签呢!所有的年轻⼩脸都凑到她
身上了,别忘了,你们过去可是不要触摸我
的!
这天晚上,她回到军区第⼀招待所,⻔岗叫
住她,递给她⼀封电报。被她永别了的⺟亲,
居然要来看她。夜⾥,⼩嫚躺在这家⾼⼲招
待所的席梦思床上,想着⼀个问题,是她变
成了另⼀个⼈,还是世界变成了另⼀个世界,
⼈群变成了另⼀个⼈群?或是⺟亲变成了
另⼀个⺟亲,由疏变亲由⽼变⼩,变回了那
个接受了⽗亲千般爱抚⽽਀育了她的亲
妈?还是把她变回了⼀个⽣命新芽,在亲妈
⼦宫⾥回炉,然后以新名分问世?她分明有
了新名分,只是个不合适她、让她不好意思、
不敢当的新名分,因为她没有亲妈为她回炉。
早晨,她在“再⻅吧妈妈”的歌声⾥惊醒,感
到过分饱胀,满肚⼦都是“再⻅吧妈妈”的歌
词,⽆法消化,也⽆法呕吐。她还觉得胸闷
窒息,⽓管⾥肺⾥都是那歌声,她不能变成
⼭茶花去陪伴妈妈,她不能变成任何⼈,她
还要做她⾃⼰,哪怕受⼈歧视,招⼈嫌恶,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807013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