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928)
 
--- FengHua (11/27/2017)
 
还是要做她⾃⼰,除了⺟亲的⼦宫给她回炉。
我后来遇到刘峰,听说⼩嫚突发精神分裂,
就去了她住院的军区总医院精神科去打听。
那时她已经被转⼊更加专业的精神疾病医
院--᯿庆歌乐⼭医院。我听说的是这样的情
景:那天早上,
“战地天使”何⼩嫚打开窗户对
楼下跑操的⼈们叫喊:“停!让他停!别唱了!”
所有跑操的⼈,扫院⼦的⼈都停下来,看着
她。她的头发蓬得像⼀个超⼤的⿊⾊蒲公英。
“停!别唱了!”她对着天地中的歌声嘶喊。
服务员打开她的房⻔,讲稿被撕碎了,成了
雪⽚,把她脚下的地板下⽩了。她对服务员
说:“我不是战⽃英雄,我离英雄差得太远
了。

她⼀直咕哝这⼏句话,上午的报告会只能取
消。下午招待所来了个中年⼥⼦,说是从上
海来,来看她的⼥⼉何⼩嫚。⼥⼈左⼿拎⼀
个旅⾏箱,右⼿拎⼀个⽹兜,⽹兜的内容⼈
们是看得⻅的:⼀个⾦属的⼤饼⼲筒,⼀个
⼤糖盒,都⾦光灿烂,在成都⼈看,光是空
盒⼦空筒就价值连城。⽹袋⾥还装着⼀⼤串
⾹蕉,成都⼈早忘了⾹蕉⻓什么样了。⼥⼈个⼦不⾼,不过被⼿⾥辎᯿坠得更矮。服务
员跟⼥⼈说,她⼥⼉今天到现在还把⾃⼰锁
在屋⾥,插着⻔,谁也进不去。
⼥⼈跟着服务员来到那个房间的⻔⼝,服务
员试着轻轻敲⻔,没⼈应声。此房间朝南,
⼤好的光线把⼀双鞋的两个半⾼跟影⼦投
射在⻔缝下,屋⾥的⼈显然背贴着⻔站着,
⽽怎么敲⻔,叫⻔,那双脚就是⼀动不动。
中年⼥⼈推开服务员,对着⻔缝轻声呼唤:
“⼩嫚,开⻔啊,妈妈来看你了。

⻔⾥有了点声⾳;⽪鞋底和地板在摩擦。⻔
内的⼈在转身,从背靠着⻔转成⾯对着⻔。
“嫚嫚!开⻔呀!”
换了的称呼使⻔⾥的⼈拔掉了⻔栓。
“嫚嫚!”
⻔开了,何⼩嫚容光焕发,新军装新帽⼦,
胸前别满军功章纪念章,肩膀上斜挎着⼀根
红⾊绸带,绸带中央是个⼤绣球,简直就是
个年轻的⼥元帅。她眼⾥也是英雄照⽚⾥那
种直⾯未来永垂不朽的⽬光。中年⼥⼈往后
退缩⼀步,⽤服务员的半个身体做她的掩体,
先看看这个年轻⼥元帅怎么了?明明活着,怎么就进⼊了这种永垂不朽的状态?
此刻她听⻅⼩嫚诚恳地低语:“我离英雄差
太远。我不是你们找的⼈。……”
她就这样从⺟亲和服务员⾯前⾛出⻔,沿着
⾛廊往前⾛,只有这⼀句话:“我离英雄差得
太远……”
她就那样下了楼,在“再⻅吧妈妈“的歌声⾥
⾛进了⼤太阳。中年⼥⼈晃过神来,这真是
她的⼥⼉何⼩嫚。她跟着奔跑下楼,⽹兜⾥
的饼⼲筒糖盒⼦也⼀路敲锣打⿎。
何⼩嫚在招待所院⼦⾥被警卫战⼠拉住,因
为⼀辆⾸⻓的轿⻋从楼后过来,差点把她撞
倒。⾸⻓的轿⻋不撞她就要撞围墙。何⼩嫚
的⺟亲这时发出⼀声哀嚎,两⼿捂住眼睛。
她以为⼥⼉没有牺牲在前线,⽽牺牲在⾸⻓
⻋轮下了。⾸⻓却落下⻋窗玻璃,⼤声呵斥:
“疯狗啊?往哪⼉撞?!”
当看⻅⼩嫚浑身的徽章、光荣花、彩带,是
个⼥英雄,⾸⻓不吭⽓了。最近满街跑着战
⽃英雄,⽼百姓不敢惹他们。⾸⻓从轿⻋⾥
下来,看出什么端倪来,问⼩嫚:“⼩妮⼦,
你怎么了?”⼩嫚脸上是⼀个天使的微笑。
何⼩嫚在精神科住院的⼏年,就⼀直带着这
样的天使微笑,⽆忧⽆虑的,亲和善意的,
似乎对⾃⼰被拘禁在极有限的活动空间,每
天⼀把⼀把地吞⻝药⽚毫⽆意⻅。也似乎精
神科就是她的天堂。住进医院的第五天,医
院那位年轻的政治部主任来了,对于他,何
⼩嫚神态中没有任何记忆的痕迹。就像对她
的⺟亲,她既不表示亲熟,也不显得陌⽣。
年轻的政治部主任是带着噩耗来的,但他⻅
到何⼩嫚之后,把裤带⾥的电报⼜摁了回去。
电报告诉⼩嫚,她新婚不久的丈夫阵亡了。
⼩嫚知道丈夫牺牲是⼀年多之后。那时她的
病情稍微好转。消息是由她的主治⼤夫转告
的,因为烈⼠遗物、存款以及抚恤⾦之类,
⼀堆表格,需要烈⼠遗孀签字。没有⼩嫚的
签字,烈⼠在⽼家的⽗⺟⽆法享受⼉⼦以⽣
命给他们换取的微薄好处。主治⼤夫是⼩嫚
最信赖的⼈,当他把发⽣在⼀年多前噩耗告
诉⼩嫚时,⼩嫚接受得很平静。⼤夫怀疑她
是否听懂了,但第⼆天他确信她懂了,因为
在她的病床边,放着⼀张⼆⼨照⽚,还在漱⼝缸⼦⾥插了⼀把草地上采来的⾦⻩⾊ᰀ
花;那种除草剂都除不净的蒲公英花。⼆⼨
的结婚照上,⼩嫚和丈夫似乎还⽣疏,笑容
都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曾经受过⼩嫚护理的
排⻓,⿊瘦的脸,眼睛很亮,但眼神呆板。
⼩嫚曾经过失望的沧海,遇⻅第⼀个岛屿,
就登陆了。
我调到北京之后的第六年,⼀天,我那间
兼做卧室、客厅、饭厅、创作室的房⻔被⼈
轻轻叩响。打开⻔,来客竟是林丁丁。丁丁
穿着军裤,上⾐是件红格⼦外套,脑⻔光光
的,细细⼀根⻢尾辫显得跟她年龄身份不符,
那轻微的谢顶要由这揪得太紧的⻢尾负责。
她的样⼦变了很多,但我还是⼀眼认出了她。
她笑笑,尖酸我说,现在是⼤作家了嘛,都
把她⼩⽼百姓给忘了。她⾛进来,打量着由
于淤塞太多书⽽歪斜的书柜,⼜去看写字台,
只有两个胳膊肘的空间,左右都堆着纸张,
⼤摞的⼿稿埋在薄薄的灰尘下,我看起来像
是被全体⽼百姓们忘了。她浏览着说,听⼈
说我出了两本书,还得了什么奖,想来看看我能不能把她的故事也写写。我⼼想,她这
么得劲的⼈,还会有故事?最精彩的故事该
是刘峰那⼀段,偏偏她就那样它让断掉了。
我拿起盘⼦和碗,楼下就是⻝堂,午饭的味
道都飘上楼来。我问她是否愿意跟我去⻝堂,
因为好菜去晚就没份⼉了。丁丁既没有嫁给
摄影⼲事,也没有嫁给内科医⽣,最后还是
姨妈的⼤媒,嫁到了北京。听说丈夫是“双料”

⽼⼦有地位,⾃⼰也有本事。丁丁丈夫是军
事科学院的研究⽣,⽗亲是个前国⺠党降将,
现任某兵种副司令,海外关系很多。到丁丁
出嫁前夕,海外关系加⼊了优越⼥孩择偶的
条件。
在⻝堂我跟丁丁开玩笑,说她⾸⻓⼩灶吃惯
了,我们这种基层军官⻝堂的饭⻝,她会难
以下咽。她笑笑。排队到我们了,我指着菜
单⿊板,问她想吃什么。她⻢⻁地看⼀眼,
说有辣的就⾏。多年前⻅辣的就要哭的丁丁,
出了川之后,⽆辣不餐。丁丁的变化是什么,
我突然发现了。她原先的稚⽓呢?她不知是
真是假的憨态呢?过去她⼀动作起来,⼿脚
就有些不协调,似乎带⼀点轻微⼩⼉麻痹后遗症,让⼈看着微微替她担忧。那些使丁丁
之所以为丁丁的特征或者缺陷呢?那就只
能有⼀个解释,那些特征是她的伪装。或者,
就是某种致命的事件发⽣了,给她来了⼀场
投胎换⻣。
她问能不能给她买⼀个甜⾯包圈。⻝堂⻔⼝
摆着的刚出油锅的⾯包圈,上⾯撒了⼀层⽩
糖⾯⼉。我给了她五⻆钱饭票,她买了⾯包
圈回来,我们相视⼀笑,都明⽩对⽅笑什么。
刘峰曾给她做了多少个甜饼,她肚⾥还是有
条甜品馋⾍。
坐下来吃完⾯包圈,⼜吃了⼏⼝我们⻝堂著
名的清蒸狮⼦头和尖椒⾖⼲,她开始正经话
题了,说我必须为她做主。问她做什么样的
主,她似乎还没想好,⼜往嘴⾥塞了⼀⼝馒
头渣⽐⾁多的狮⼦头。我不催她,她不是个
能说会道的⼈,常把⼀件事说得逻辑错乱,
这⽅⾯也给⼈孩⼦⽓的错觉。等我的勺⼦刮
到饭盒底的时候,她咬着调羹把⼦,眼泪掉
下来。此刻有点丁丁的原样了。我说哎,别
在这⼉,别在这⼉,回去你再好好哭。本来
我把她带下来吃饭,就不打算带她回去。现在不⾏了,我不能把⼀个哭泣的林丁丁撇下。
她倒是⼤⽅,就在跟别⼈拼座的⼤餐桌上越
哭越痛。我直朝旁边看,她哭我⼼虚似的。
哭⼀会她说,王江河要跟她离婚。
王江河就是那个军事科学院的研究⽣。我问
他为什么要跟她离婚。她说因为王家的⼥⼉
们都跟她合不来。再问,得到的回答就只有
眼泪。倒是同餐桌的⼈知趣,很快端着饭盆、
饭盒⾛了。我想还是等她哭⼀阵吧,我有耐
⼼有时间,反正下午写作是不指望了。她哭
累了,歇⼝⽓,⼜要我为她做主。我这个副
连级创作员,能给她做多⼤主?写⽂章啊!
她说,揭露他家仗着⾼⼲地位,欺负她这个
平⺠⼥⼉。她还算平⺠⼥⼉?虽是谢幕歌星,
毕竟也让多少优秀男⼦“癞蛤蟆想吃天鹅⾁”
过,别⼈不说,光是刘峰,你若跟他说林丁
丁,不就⼀个平⺠⼥⼉吗?他⼀定不答应。
根据丁丁的颠三倒四的叙述,我⼤致梳理出
她的婚恋故事。丁丁调到北京是⼀九⼋⼀年
夏天,跟王江河正式谈婚论嫁之后。此前王
江河到成都度过⼀个寒假,丁丁也作为他的
⼥朋友,到北京陪他度了⼀次五⼀假期。他们⼀九⼋⼆年结婚,林丁丁从此不仅是军事
科学院硕⼠的妻⼦,更᯿要的是她成了豪⻔
的⼉媳,成了王江河姐姐妹妹的嫂⼦和弟妹,
也就成了王家⼤⼉媳的妯娌。王家的⼤⼉媳
是另⼀个兵种司令员的⼥⼉,在全国中学⽣
都光荣插队做知⻘的年代,她被保送军医⼤。
⾸先向林丁丁发难的就是她。丁丁在成都是
台柱⼦,到了北京,所有舞台都被全国最有
名的台柱⼦撑起了,她只能在⼥声⼩合唱⾥
凑数。⼀个周末,全家例⾏的团员晚餐,王
家⼤⼉媳问丁丁,怎么整天吃零⻝啊?烟灰
缸⾥,字纸篓⾥,总看⻅扔着话梅核⼉,糖
纸,⼩胡桃壳。丁丁不好意思了,笑着说⽂
⼯团⼥兵都爱吃零⻝。⽂⼯团的⼈,⽑病就
是⼤,因为都闲得⻓⽑,王⽼⼤说。丁丁分
辨,现在演出越来越少,闲着也不是她的错,
是外国电影的错,⼤家都看外国电影去了呀!
王⽼⼤媳妇说,我看演出多也没你什么事⼉,
你不就唱个⼤合唱吗?丁丁辩驳,⼩合唱!
反正是合唱,⼤⼩有什么区别?多⼀个⼈少
⼀个⼈⽆所谓的吧。此刻王家的⼩⼥⼉王⽼
四插嘴,就唱三分钟,也得费事⼉,涂脂抹粉,吹头发换⾐服,何必呢?能不能换个正
经⼯作⼲⼲?唱歌跳舞反正不能⼲⼀辈⼦,
王江河的姐姐王⽼⼆发⾔了。王⽼⼆是⼈⺠
⼤学的政⼯⼲部。丁丁能⼲什么别的呀?王
⽼⼤的媳妇说,⽂⼯团淘汰的⼈,我们医院
宣传科都不要,说他们字认不全,屁股还坐
不住!
丁丁告诉我,这时候她才发现,她丈夫王⽼
三是王家最蔫⼀个,都不知道为⽼婆反击⼀
句。私下⾥丁丁跟他哭,说他的姐妹嫂⼦都
挑剔他,೿兑她,王江河说,她们说你别的
⼲不了,你不会⼲点别的给他们看看?于是
丁丁决定读函授⼤学。嫂⼦和姐妹们发现,
家⾥的话梅核⼉,糖纸更多了。这次她丈夫
来转达她们的埋怨,问她不吃零⻝会死不会。
丁丁说,这就跟他写论⽂抽烟,他⽗亲批⽂
件喝浓茶⼀样,她读书就要吃零⻝,不然犯
困。过了两个⽉,丁丁放弃了函授⼤学,因
为⼀些演员组织⾛⽳,她也跟着转了许多城
市,೾了⼏千块钱,᯿新过上了巡回演出队
的⽣活,她发现这才是她的⽣活,相互间说
的话都是共同语⾔。⼀年后⾛⽳的组织者淘汰了丁丁。丁丁回到王家,彻底闲下来,客
厅的⼤彩电前⾯的茶⼏上,⼈们经常看⻅勤
务兵把⼤烟灰缸⾥的话梅核、胡桃壳、糖纸
不断往外倒。⼜在⼀次周末晚餐上,王⽼⼤
的媳妇问起丁丁的函授学得怎样了。丁丁⽀
吾,说学得挺好。王⽼⼤问,最近该考试了
吧?丁丁继续⽀吾,是啊,该考试了。王副
司令插话说,⼩林啊,函授学完对⾃⼰今后
有什么打算啊?丁丁笑笑,还没想好。副司
令夫⼈说,以后调到哪⾥⼯作,没有⼀点打
算吗?丁丁笑笑,看看⾃⼰丈夫,王⽼三⽐
谁都局外。夫⼈⼜说,除了唱唱歌,你觉得
你能做什么,丁丁?丁丁开始动脑筋想,如
何回答婆婆,当主治⼤夫的⼤嫂⼜开⼝了,
说这不能怪丁丁,她是让那时代给误了,给
毁了,那个时代不就那样?不要⽂化知识,
就要宣传,那⼗年不就是个宣传⼤机器整天
轰隆轰隆转?阿猫阿狗,只要能吼两嗓⼦,
蹦跶⼏下就都能在⼤机器上当个螺丝钉,是
吧丁丁?要不怎么叫丁丁呢?妹妹说,⼤家
笑。夫⼈此刻⼜说,⼩林,我们虽然也是⾼
⼲,不过跟其他⾼⼲不⼀样,我的话你明⽩吧?丁丁点点头,其实她不明⽩。夫⼈的意
思是,王副司令是投诚的将军,武⼈⾥的⽂
⼈,不是⼀般草莽军⼈,对⼦⼥的要求也就
不同于草莽将军们。夫⼈⼜说,函授学成,
千万别以为可以通过⾸⻓的关系找⼯作,我
们家⾸⻓不同别的⾸⻓,⾸先他不求⼈,其
次他也求不了⼈,他在什么⼆ᰀ、三ᰀ、四
ᰀ⾥都没有根底,那些⼈相互给⼦⼥帮忙,
都是靠⽼班底⽼关系,我们可没有那种⽼关
系,就是有,⾸⻓也不会利⽤。夫⼈⼀向称
呼将军丈夫⾸⻓。⼤嫂说,妈您就别担⼼丁
丁函授毕业以后的⼯作分配了,因为丁丁的
函授毕业不了,函授课本寄到家来,拆都没
拆开,就给当废纸搬出去了。王⽼⼤也说,
还考试呢?函授年终考试早考完了。他们是
有准备有预谋地来揭丁丁⽼底的。
王⽼三灰溜溜地从饭桌前跑了。
回到⼆⼈世界⾥,丁丁跟丈夫哭,他说:“你
哭什么?我还想哭呢!你就不能⼲⼀件让我
在家⾥抬得起头的事⼉?!”
我确证了⼀下,问丁丁,这可是王⽼三的原
话,丁丁说⼀字不差。她想不通,她怎么就成了个让丈夫抬不起头来的⼥⼈。我也在想,
我们当年的掌上明珠,刘峰爱了⼏年才敢触
碰⼀下(还触碰出那么⼤的后果来)的林丁
丁,现在竟让她丈夫连头都抬不起来。她的
丈夫王江河在出国读博之前,顶不住家⾥⼈
的压⼒,终于跟丁丁离婚了。因为家⾥⼈说
林丁丁不配去陪读,外语⼀句不会,⼜聋⼜
哑,谁陪谁读呢?
丁丁搬出王家⼩楼之后,来我这⾥过度了⼏
天,后来便⽤她⾛⽳的进项在他们兵部⼤院
租了个房间。她说什么也不回到他们⽂公团
宿舍去住了。被将军家撵出来丢⼈,是被将
军⼉⼦吃掉⻘春的馅⼉当⽪⼉扔出来的,丁
丁最了解⽂⼯团⼥兵特有的虚荣,以及她们
会如何看待虚荣的牺牲品。我把她请求我写
的⽂章写出来,发表在⼀个专⻓于婚恋的⼥
性杂志上。那时“⼋卦”这词⼉还没流传到祖
国⼤陆,现在回想那就是⼤陆的⼋卦先驱者。
不久收到由杂志社转来的读者来信。这个读
者是郝淑雯。她的信没⼏⾏字,说她⼀直追
踪读我的⽂章,⽅便的话给她打电话。反正
军队电话免费,我当晚把电话要到成都。还是那个极爽的⼩郝,张⼝便说:“你写的是林
丁丁吧?你以为⽤个字⺟当代号别⼈就看
不出来了?我头⼀眼就看出来了!”
我想,王将军家的⼈肯定也头⼀眼就看出来
了。我的⽤意不就是让他们头⼀眼就看出来
吗?
郝淑雯的看法是这样:假如丁丁当时从了刘
峰,刘峰就不会被处理下放,也就不会被送
上战场,也就不会残废,领⼆百⼋⼗元残废
⾦给⼭东⽼家的梆⼦剧团看⼤⻔。说不定现
在刘峰已经是⽂化科刘副科⻓,最差也是个
组织部刘⼲事,跟丁丁过上了实惠温馨的⼩
⽇⼦,每天拿⽜奶接孩⼦做⼩灶,刘峰那么
能⼲,做什么都有⼿艺,⼤幸福创造不出来,
⼩幸福天天发⽣,有什么不好呢?学雷锋⽇
每年三⽉⼗五号定期到来,刘峰也就会热闹
⼏天,红⽕⼏⽇。都是因为她喊救命,把刘
峰给喊到伐⽊连去了,把刘峰那只⼿给断送
了,现在的单臂刘峰,打沙发的⼿艺肯定更
⾼超娴熟,可是⼿没了。
郝淑雯最终没有摆脱那个军⼆流⼦“表弟”

跟他结了婚,⽣了个⼉⼦,或者流程反过来,先怀上⼉⼦,才结了婚。⼀九⼋三年,军⼆
流⼦脱了军装,去深圳做买卖,⼀年就阔起
来。我想,做⼆流⼦是因为英雄⽆⽤武之地
⽽不得已为之,时代也不对,⼀旦时代对了,
他在⼆流⼦时期养精蓄锐积累的能量,便得
到了正⾯发ഀ。原来我以为,在正经事之间
游逛就是不⼲正经事的⼈,就叫⼆流⼦,现
在发现⼈家的游逛就是⼲正经事的预备期,
是给⾃⼰的精⼒和时间做⻛险投资,身上的
不安定因素正是最可贵的开拓闯荡精神。亦
或许成功地做⽣意本身就需要些⼆流⼦素
质,更可能是社会上的价值观颠倒了,把能
೾钱的⼆流⼦直接尊为⽼板。总之郝淑雯的
丈夫有⼀种开拓垦荒者性格,像开垦新⼤陆
的荷兰⼈、英格兰⼈、爱尔兰⼈那样,信念
就是“哪⾥有⾯包哪⾥就是祖国,
”也像美国
的⻄部开垦者⼀样,信念就是“假如在你所
呆的地⽅呆不下去,那么往⻄⾛吧”
,(⼆流
⼦的例⼦是往南⾛)。郝淑雯的丈夫在⼋⼗
年代是内地到沿海地区的第⼀批垦荒者,等
⼤家都纳过闷来投⼊垦荒时,这位丈夫已经
做成了电⼦产品的⽼板。总公司分公司,⼀两百员⼯。郝淑雯那次跟我通电话说,她也
要跟她家⽼板去南⽅了,⼈家深圳多先进知
道吗?厕所都叫洗⼿间,洗了⼿不⽤往⼿绢
或裤⼦上擦,往机器下⼀伸,机器⾃动给你
吹⼲,⼏秒钟!
等郝淑雯在南⽅给我写信时,林丁丁⼜嫁了
⼈,跟那⼈出国了。林丁丁请她姨妈再次出
⼭,给她开出对象的条件例单,头⼀项就是
出国⼈员。她前夫抛弃她,原因是她不具备
出国家属的资质,于是她远嫁海外便有⼀层
“哪⾥摔倒就在那⾥站起”的意义。丁丁的现
任丈夫随家庭移⺠澳洲,兄弟⼏个开了⼏家
连锁中国快餐店,丁丁做上了现成的⽼板娘。
林丁丁出国的时候,已经没多少中国都市⼈
向往出国了,好⼉⼥都是志在南⽅,都往南
⽅奔,来得及带的只有⾏李,连家眷都来不
及带,道德和法律更被落在后⾯。没有道德
和法律的地⽅,⼈⼈都⽅便开采第⼀桶⾦,
但他们⽐郝淑雯的丈夫,到底晚了⼀⼤步。
⼀九⼋九年⼗⽉,我出差去⼴州,⼜
转⽕⻋,想顺便⻅识⼀下正实践中国⼈致富
梦想的深圳。我刚⾛出⽕⻋站,⼩⽪包带⼦在我肩头⽕辣了⼀下,再⼀看,⽪包已在⼆
三⼗⽶之外,以时速⼀百公⾥速度离我远去。
摩托骑侠⻋后驮了个⼗来岁的孩⼦,孩⼦下
⼿的⼒道和速度以及惊⼈的准度,都说明这
是他惯常的谋⽣技巧,开采第⼀桶⾦的⼿段
之⼀。我没了钱,也没了地址,不知怎样寻
找郝淑雯家。在⻢路上流浪⼀会,找到⼀个
交通警察,由他帮忙找到最近⼀家派出所,
⽤派出所的电话给郝淑雯家打了电话。⼆⼗
分钟后,郝淑雯出现在派出所。她由于发福
因此显得越发⾼⼤,把派出所⼩⼩的接待室
占得满满。⻅⾯她就数落我,怎么不把⽪包
带⼦抓紧⼀点?到深圳来的⼈谁都知道把
⽪包背在不靠⻢路的那⼀边肩膀上。我⼼⾥
想,这不是全国⼈⺠致富梦想初步实现的地
⽅吗?这就是你郝淑雯说的“先进”?郝淑雯
还在⽤数落表达她对我的慰问和抚恤,说深
圳⼈看⻅你这种傻头傻脑东张⻄望的东⻄,
不抢你抢谁?
跟着郝淑雯到了她家。家很⼤⼈很少,⼉⼦
住宿学校,⽼公常驻海南,海南⼜成了垦荒
者们的⻄部。深圳对于郝淑雯的⽼公,已经不再是冒险家的乐园,他的开拓和闯荡精神
⼜变成了不安定因素。
在郝淑雯家住下的⽇⼦,我发现跟她谈当下
谈未来都没了话题,我们只能谈过去。过去
那些⼈和事,᯿复地谈,᯿复地笑,谈多了,
故事都⾛了样。记忆本身也是活的,有它⾃
⼰的⽣命和成⻓,故事存在那⾥⾯,跟着⼀
块活,⼀块成⻓,于是就都不是原来的模样
了。可是谁⼜能保证事情原来的模样就是它
的真相?⽐如何⼩嫚的精神分裂,病发时她
反复念叨的⼀句话就是“我离英雄还差得很
远”
,似乎是⼼灵遭压迫太久,荣誉来得太突
然太猛烈,她喜极⽽崩溃,是乐疯的,但我
觉得这不⼀定是事物的全部真相,可能只是
⼀⼩部分真相。⼩嫚成⻓为⼈的根,多么丰
富繁杂,多么细密曲折,埋在怎样深和⼴的
⿊暗秘密中,想⼀想就觉得⽆望梳理清晰。
我写下的有关她的故事,只能凭想象,只能
靠我天⽣爱编撰故事的习性;我有个对事实
不⽼实记忆的脑⼦,要我怎么办?只能编。
我和郝淑雯成天成宿地谈我们谈过⽆数遍
的⼈和事,谁也不指出对⽅对事实的不忠实。刘峰被我们谈⼀次就变⼀点样。郝淑雯告诉
我,她在海⼝⻅到了刘峰,请他吃过⼀顿饭,
借过钱给他。原来刘峰也到南⽅来了,做盗
版图书⽣意。我想,既然军⼆流⼦都能摇身
⼀变⽽成为⽼板,刘峰⽣性勤恳,只剩的⼀
只⼿做⼿艺活困难,但做⽣意应该不耽误。
让我不适的是,我们写书的知道写书೾钱不
易,做盗版书⽣意跟摩托上的孩⼦抢我⽪包,
⼤致⼀回事。
根据郝淑雯对刘峰的描述,我对⼋⼗年代末
的刘峰是这样想象的:刘峰在书商⼿⾥批发
图书,再单⼿驾驶三轮⼩卡⻋,把书送到各
个摊点。他碰到郝淑雯那天,正好在⽩沙⻔
公园⻔⼝的最⼤摊点被查封。⼀个专⻔翻译
外国⾊情⼩说的翻译家到海⼝旅游,同⼀天
在农贸⽔产市场,服装市场,⽴交桥下,发
廊聚集的街道发现了他译作的盗版。翻译家
举报了城管,城管收缴了书摊上的书籍以及
刘峰运书的三轮⼩卡⻋。刘峰跟郝淑雯本来
不该碰上的,两⼈的社会相隔⽆数层次。假
如那天刘峰不去找城管头头讨要他的三轮
卡⻋的话,假如那天郝淑雯不是到同⼀条街上的俱乐部去找打牌打了两天两夜的丈夫
的话,假如刘峰不是在俱乐部对⾯等待城管
头头从洗浴房出浴的话,假如不是郝淑雯的
⽼公打发她回家取现⾦付赌债的话,假如不
是刘峰等绝望了跟拦阻他的洗浴房⻔卫⼤
声争起来的话,他们俩都不会碰⾯,就是擦
肩⽽过也会错过去。刘峰的⼭东⼝⾳普通话
是我们所有⼈⽿熟能详的。那⼝⾳给我们做
过多少次思想⼯作,向我们多少次地转达团
⽀部提出的“不⾜”
,多少次指出的改进的“希
望”
,多少次对我们说“⼈家何⼩嫚咋了?洗
脸洗澡⽤⼀块⼉⽑⼱咋啦?身上有汗味⼉
咋啦?你们咋就看不惯⼈家,⽼欺负⼈家
呢?”多少次的毯⼦功课堂上那⼝⾳冲着助
跑起范⼉的我们低吼:“预备——⾛!——好
嘞!”就是刘峰不在了,他的嗓⾳都还会在我
们记忆⾥活下去。因为我们在刘峰离开我们
后才逐步明⽩,那嗓⾳那⼝⾳发⾃⼀颗多么
⽼实巴交淳朴善良的⼼底。郝淑雯是顺着⼭
东⼝⾳看⻅刘峰的。刘峰身上⼀件翻领短袖
衫,胸前带⼏道彩⾊杠杠,把他原本发达的
胸⼤肌撑得更雄厚。洗浴房⼤⻔外的灯光下,刘峰的⼀只假臂很明显。等郝淑雯过了⻢路,
看到拿假臂的塑料质地已⽼化,⼀个⼩洞眼
就在肘部,像是⾹烟头烫的。郝淑雯眼睛⼀
热,叫了刘峰⼀声。刘峰转过身,看着富态
⾼⼤的⼥⼈,笑了笑:“⼩郝。
”他好像⼀点也
不吃惊。
这天郝淑雯急着回家取钱救⽼公的驾,刘峰
也不在᯿聚的状态上,两⼈留下了各⾃⼿机
号码就匆匆分了⼿。第⼆天郝淑雯打电话约
刘峰到⼀个酒店的餐厅饮茶,刘峰还是前⼀
天的装束,但翻领短袖衫被洗过也熨得很挺。
在⽂⼯团时,刘峰就会⽤铝饭盒装开⽔熨烫
军装。郝淑雯注意到他的短袖衫胸前有鳄⻥
logo,她还注意到,他⽛⻮不如过去⽩和整
⻬。⽣活的档次⾸先从⽛⻮的健康体现。他
从⽼家来到海⼝三四年了,是⼀个⽼战友⿎
动他南下的,⽼战友跟他⼀块上过前线,先
他⼀步闯荡海南,说南⽅机会多。
郝淑雯问:“那你觉得机会多吗?”
刘峰笑笑。接下去他才把前⼀天卡⻋被城管
收缴的事说出来。这是他买的第三辆三轮卡。
城管把收缴的各种⻋卖到⿊市,以此赚外快。我们都知道刘峰在⽼家成了亲,妻⼦是⻓途
汽⻋上的售票员,有⼀个⼥⼉。郝淑雯问刘
峰,⽼婆孩⼦是不是跟他到海⼝了,他说妻
⼦跟别⼈跑了,他到海⼝的第⼀年,妻⼦就
提出离婚。⻓途汽⻋上认识男⼈的机会多,
哪怕其他条件不如刘峰,⾄少四肢⻬全。
“那你现在单身?”
刘峰含混地笑笑,说就算吧。
郝淑雯于是明⽩他不是完全单身,闯海南的
男⼈哪能彻底单身?那么多“⼤胆地往前⾛”
的“妹妹”也不答应。⾛出这家餐厅,天⼀⿊
路灯下都站着全国各地⼤胆⾛来的妹妹。刘
峰的卖书⽣意还要靠那些发廊的妹妹们眷
顾。刘峰由于做书的买卖,不得不读⼀些进
货出货的书,因此也常常会推荐些意义⾼尚
些的书给妹妹们看。⽽且意义稍微⾼尚的书
也最难出⼿,⼀两块钱⼀本也卖不出去,他
就把这类书借给妹妹们看,还劝她们,发廊
饭吃不⻓,读了书将来可以找正经饭碗。郝
淑雯听到这⾥哈哈⼤笑,刘峰混成这样还不
忘了做雷锋。她说她的地产开发商丈夫都骂
海南钱难೾,你刘峰怎么೾得着钱?刘峰说他就⼀个⼥⼉和⼀个⽼妈,೾的钱寄回⽼家
还是经⽤的,养得活她们。那⼀顿饮茶还是
快活的,除了提到丁丁的那⼀瞬。郝淑雯告
诉刘峰,丁丁第⼆次结婚,嫁到澳⼤利亚去
了,新买了⼀辆本⽥轿⻋,刚给她写过⼀封
信,她在⽪包⾥翻,要把丁丁的照⽚翻出来
给刘峰看,刚找到丁丁的相⽚,嘴⾥还在嘟
哝说丁丁不知怎么会买⼀辆⼟⻩⾊的⻋,从
来没⻅过那种颜⾊,抬头间瞥⻅刘峰的脸,
他晒焦的脸灰了⼀下,眼睛突然横了她⼀下,
似乎是斥责,也似乎在求饶:好好的,⼜提
丁丁⼲啥?于是郝淑雯把照⽚⼜放回包⾥,
意识到刘峰的⼼真是残了,那块为丁丁落下
的伤,是永⽆指望⻓上了。两⼈分⼿前,刘
峰⼝吃吞吐,憋红脸和脖⼦,向郝淑雯借钱
赎回那辆三轮卡⻋,没⻋⽣意更没得做。郝
淑雯⻢上从包⾥掏出⼀万元给他。刘峰要了
⼩郝的地址,说书出了⼿就把钱给她送家去。
⼩郝逗他说,不还钱也能来家⾥坐坐嘛,她
给他包真正的北⽅饺⼦,南⽅⼈那饺⼦也能
叫饺⼦?刘峰也留下了他的地址,说他就住
在海边上,这些年倒是学了渔⺠做⻥的两⼿,等着给⼩郝亮亮⼿艺。
郝淑雯回到家跟丈夫开⼝,要他给她⽼战友
⼀个饭碗。他丈夫问她,此⼈能⼲什么?她
⼼想,两只⼿的刘峰能⼲着呢,什么活⼉都
⼀模就会,但眼下只剩了⼀只⼿,推吸尘器
拖地板都难。她向丈夫担保,她这个⽼战友
绝对是个好⼈。好⼈是什么⼈?她⽼公鄙夷
地笑着说,他公司可没有闲饭给好⼈吃。她
说难道他公司⾥吃闲饭的还少了?⽼公说,
不少,你郝淑雯头⼀个吃,吃的还是海参鲍
⻥花胶的闲饭。她说也不知道是谁,追在后
⾯好⼏年,哭着喊着⾮给⽼娘这碗海参鲍⻥
闲饭吃!不吃还不⾏,那就要跳河上吊!⽼
娘稀罕吃这碗闲饭?不脱下军装,在⽂⼯团
混到死国家也得发饭票!郝淑雯不知从什么
时候开始,跟丈夫说话就形成了这种连讽带
骂的⻛格。
对骂⼀场,丈夫还是松动了,说公司养了两
条看⻔的狼狗,缺个喂狗遛狗的,就让那个
雷锋叔叔管狗吧。⼯作有了,刘峰却没了。
郝淑雯打他⼿机,对⽅停机。她只好开⻋按
刘峰给她留的地址去找。他住的地⽅已经不属于海⼝城区了,在海边不假,但房是渔⺠
出租的⾃建房,墙都不直,让海⻛刮斜了似
的。房主说刘峰⼀个⽉前就搬⾛了。郝淑雯
算了算,发现刘峰借她钱的时候,就打算要
搬家和停机了。郝淑雯想找刘峰的邻居打听
他的去向,但左邻右舍都锁着⻔。房东说上
⾯定期检查卫⽣,今天是检查⽇,他的房客
都锁⻔躲出去了。郝淑雯的⻋好,房主提出
坐她的⻋去找那些躲检查的房客,其中必有
⼈知道刘峰的下落。在⼀个便利店后⾯,他
们找到了正在打麻将的⼀伙⼥⼈,房主说她
们都是刘峰的邻居。郝淑雯⼀看就知道这是
⼀帮⼲什么的⼥⼈。上⾯要检查的,不⽌环
境卫⽣,还有⻛化卫⽣,不卫⽣的,就要拿
钱对付检查。⼥⼈们⼀张⼝,能盘点半个中
国的⽅⾔。⼥⼈中还真有认识刘峰的,或者
该说认识刘峰⼥朋友的,但谁也不肯细说。
等郝淑雯钻进汽⻋,其中⼀个⼥⼈跟随出来,
对她打个⼿势。郝淑雯降下⻋窗。⼥⼈⽤四
川普通话说,听消息⼀千块,带路另算。郝
淑雯让她坐进⻋⾥,锁了⻔,开了五六百⽶,
确认没⼈跟上来砸⻋打劫,才拿出⼀千元,要先听听听消息。⼥⼈告诉郝淑雯,刘峰在
这⾥只住了三个⽉,是跟着⼩惠搬来的。刘
峰⼥朋友姓惠,早先是个发廊妹,刘峰借书
给⼩惠看,教育她学知识学⼿艺,就算吃不
上烧脑筋的饭,吃⼿艺饭总有的吃,哪怕⼀
碗粗茶淡饭,是⼲净的。开始刘峰⽣意不错,
刘峰养了⼩惠两年,后来刘峰的⽣意赔了,
房⼦也租不起了,⼩惠就把刘峰带到这⾥来
住。刘峰知道⼩惠⼜偷偷联络原来的客⼈,
翻了脸,⾛了,⼩惠跟着也搬了家。
郝淑雯听完消息,⼀句话说不出,更没胃⼝
让四川⼥⼈给她带路去找刘峰。 开⻋回家
的路上,郝淑雯劝⾃⼰别难过,⼈⼈堕落的
海南还算没把雷⼜锋彻底堕落进去,他不成
功地教育改造了⼀个妓⼥,⾄少让那个叫⼩
惠的四川⼥⼦从良了两年。
就在这期间,我跟郝淑雯在深圳相聚。
“我觉得我好像⽋了刘峰什么。
”说完她⼜摇
摇头,
“我也不知道......后来我们⼲嘛都那
么对他。为了林丁丁。咱们好像都⽋了刘峰
什么,他对咱们哪个⼈不好?就为了丁丁,
我们对他那样。
”我们⼲嘛那么对刘峰?真是为了林丁丁?
突然间,就在郝淑雯家四壁⽆物却⾦碧辉煌
的客厅,挨着落了⼀层薄尘的⼤钢琴,我好
像明⽩了。其实当时红楼⾥每个⼈都跟我⼀
样,从始⾄终对刘峰的好没有信服过。就像
我⼀样,所有⼈⼼底都存在着那点⼉阴暗,
想看到刘峰露馅⼉,漏出蛛丝⻢迹,让我们
⾄少看到他不⽐我们好到哪⼉去,也有着我
们那些⼩⼩的⽆耻和下流,也会不时产⽣⼩
⼩的犯罪感,偷炊事班⼀包味精,或在公共
游泳池⾥擦⼀下⼥孩⼉身体,等等之类。因
此我们⼀⾯享⽤刘峰的好⼼眼⼉,⼀⾯从不
停⽌地质疑他的好⼼眼。正如我们从来没有
真正相信过雷锋、王杰、董存瑞,⻩继光,
我们的潜意识更不相信刘峰,区别在于,那
些英雄离我们太远,从来没有跟我们存在于
同⼀个三维空间,因此我们⼼底从来没把他
们当成过⼈,从不确信他们也曾吃喝拉撒、
头疼脑热、七情六欲地活着过。雷锋之类英
雄的诚信度对于我们,跟耶稣基督的诚信度
对于基督徒,对他们信服于否,⽆所谓,因
为是你需要信仰,⽽不是信仰需要你,你信不信,之于绝⼤多数⼈,更⽆所谓,你的信
或不信早就被 pass 了。刘峰跟我们,却是存
在于同⼀个三维空间,具有同样的物质分⼦
密度,他怎么可能⽐我们好?还好那么多?
我从最开始认识刘峰,窥⻅到他笑得放肆时
露出的那⼀丝⼉⽆耻,⼀丝⼉赖,就下意识
地进⼊了⼀场不怀好意的⻓久等待,等待看
刘峰的好戏;只要他具有⼈性就⼀定会演出
好戏来。在深圳郝淑雯的豪华空洞的别墅⾥,
我这样认清了⾃⼰,也认识了我们——红楼
⾥那群浑浑噩噩的⻘春男⼥。我想到⼀九七
七年那个秋天,红楼⾥的⼤会⼩会,我发现
不⽌我⼀个⼈暗暗伺候刘峰露馅⼉,所有⼈
都暗暗地(也许在潜意识⾥)伺候他露出⼈
性的⻢脚。⼀九七七年夏天,触摸事件发⽣
了,所有⼈其实都下意识松了⼀⼝⽓:它可发
⽣了!原来刘峰也这么回事⼉啊!原来他也
⽆⾮男⼥呀!有关刘峰⼈性⼈格的第⼆只靴
⼦,总算砰然落地,从此再⽆悬念,我们⼤
家可以安然回到⿊暗⾥歇息。刘峰不过如此,
雷锋呢?失望和释然来得那么突⺎迅猛,却
⼜那么不出所料。假如触摸发⾃于另⼀个⼈,朱克,或者刘眼镜⼉、曾⼤胜,甚⾄杨⽼师、
强副主任,都会是另⼀回事,我们本来也没
对他们抱多⼤指望,本来也没有⾼看他们,
他们本来与我们彼此彼此。
那天夜⾥我闻到郝淑雯家有⼀股陈旧的⽅
便⾯⽓味。这么富有豪华,可⼥主⼈天天吃
⽅便⾯。消极还是潦草?不得⽽知。
⼩郝沉默了,我四顾着,看哪⾥该挂张画。
找不出地⽅来,因为虽是空空的墙壁,墙⾯
⼀块块的软包装,可以随时改⻔脸做卡拉
OK 歌厅。军⼆流⼦的审美趣味,以及他对
豪华的梦想。我想起来了,曾经那个帅⽓的
军⼆流⼦⽓质⾥,最难命名的是什么,是⼀
种⾃我嫌弃。他歪嘴⼀笑,似乎告诉你,我
知道我瞎混,讨嫌,我也嫌我⾃⼰,连狗都
嫌,⽽你连你如何讨嫌、狗都嫌还不知道呢;
你⼀点⼉也不嫌弃你⾃⼰,⼀天到晚还挺美!
看出我们的⾼下来了吧?原来那么个⽆所
事事,⼀事⽆成的军⼆流⼦都嫌我们呢,嫌
我们不会⾃我嫌恶。谁不会有⾃我嫌恶⾃我
憎恨的时候?可我们⼜有什么办法?因为
我们的卑琐⾃私,都是与⽣俱来,都被共同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806921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