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861)
 
--- FengHua (11/29/2017)
 
的⼈性弱点框定,我们恨,我们⽆奈,但我
们⼜不得不跟⾃⼰和解,放过⾃⼰,我们⽆
法惩罚⾃⼰,也没有宗教背景和境界想到
“原罪”
。⽽我们的丑恶⼀旦发⽣在刘峰身上;
啊,他居然也包含着我们的不堪,标兵模范
都挡不住他本性中那个触摸,他也是我们!
他是个伪装了的我们!好了,我们所有的⾃
我嫌恶不必再忍受了,刘峰就是我们想臭骂
抽打的⾃我,我们⽆法打⾃⼰,但我们可以
打他,打得再痛也没关系。我们曾经⼀次次
放过⾃⼰,饶了⾃⼰,现在不必了,所有⾃
我饶恕累计,提炼,凝聚,对着刘峰,⼀个
个拿着批判稿站⽴起来,那个坐在⻢架⼦上
流泪流汗的矮个军⼈多么丑陋?我们舍不
得惩罚⾃⼰,现在通过严惩刘峰,跟⾃⼰摆
平。⼈类就是这样平等的,⼈就是这样找到
平衡的。七⼋天时间,红楼⾥⼤会⼩会,我
们对着刘峰喷射⼤同⼩异的批判台词,也许
我们也有⼀丝⼉痛⼼,不是郝淑雯还在念批
判稿是流了泪?那痛⼼的潜台词可能是:刘
峰,你就不能争⽓到底,代表雷锋创造⼀份
例外,建树⼀个“⼈是可以纯洁⾼尚”的证明?永远做⼀个让我们⾃惭形秽的对照?
坐在⻢架⼦上的刘峰越发地矮下去……⼀
旦发现英雄也会落井,投⽯的⼈格外勇敢,
⼈群会格外拥೿。我们⾼不了,我们要靠⼀
个⼀直⾼的⼈低下去来拔⾼,要靠相互借胆
来体味我们的⾼。为什么会对刘峰那样?我
们那群可怜⾍,⼗⼏⼆⼗岁,都缺乏做⼈的
看家本领,只有在融为集体,相互借胆迫害
⼀个⼈的时候,才觉得个⼈强⼤⼀点。
当时我没有参与迫害,是因为我⼼不在焉。
⼀九七七年⼗⽉,红楼外许多⼤事新事在发
⽣,⼤学招⽣,私授英语,第⼀批海外留学
的⼈悄悄⾛了,街上出现了布拉吉,我的恋
爱视ᰀ,早就越过红楼⽼远⽼远……
郝淑雯轻叹⼀声:“看到他的假肢,还破了个
洞,我⼼⾥挺堵的。想不出来,那个洞是怎
么弄出来的?他⾃⼰拿烟头烧的?还是别
⼈?是不是他那个⼥朋友⼩惠?.....你知
道,我请他吃饭那天,我到的早,看⻅他⽼
远骑着单⻋来了,⼀只⼿握把,假⼿搁在裤
兜⾥,⻋骑得⻜快,从落地窗前⾯骑过去,
⼜骑过来,可能是不敢确定,我会请他到那么豪华的地⽅饮茶。他⼀只⼿,把单⻋骑得
⻜快。他⾛的时候,不知道我⼀直在他背后
看他.....”
她的⼼原来是柔软的。
“你知道我当时想说什么?我想说,刘峰你真
傻,摸错了⼈,当时要是摸我,保证我不会
叫救命。

我很吃惊,但我没有表示。
“谁让他去摸林丁丁,摸错了吧?要不他不会
给处理到连队去。也不会丢⼀只⼿。那只假
⼿好可怕。⼀种.....便宜货的感觉,还⽤
旧了,破了。你不知道,那么多⼈摸过我,
为什么不能是刘峰?刘峰跟他们⽐,⾄少⼈
品好多了。

⼈品有什么⽤?什么叫好⼈?我们这些⼥
⼈作为情⼈的那部分,对“好⼈”是瞎着眼的。
郝淑雯是⼀个最好的例⼦,她把同情,善意,
甚⾄崇拜都给好⼈,哪怕触摸⼀把,也可以
偶然想开,对好⼈慷慨⼀番,但激情爱情婚
嫁,还是把好⼈关在⻔外。
⼆零零零年,⼀个熟⼈托我到海⼝帮他办事,在那⾥住了三天。熟⼈是⼴⻄⼈,在海⼝开
发房地产惹了什么祸,到美国是躲祸的。熟
⼈或许奸商,或许有案在身,⼈却不坏,尤
其在美国⽤他⾃⼰不知什么来路的钱赞助
了许多穷苦艺术家和瘪三电影⼈,因此间于
那两者之间的我跟他就浅浅有了点⼉交道。
熟⼈的弟弟是海南地头蛇,退伍⽼兵油⼦,
服役期在⽼⼭猫⼉洞度过,⼜因此我们⻅⾯
就不⽣疏。他招待我海⼝⼀游。不管游哪⾥,
我不知怎么总想到,此地是刘峰和他的⼩惠
姑娘过过⼩⽇⼦的地⽅,于是我想象⼒起⻜
了。那是⼗⽉,晚霞⼀收,天好⽉好,我来
到郝淑雯提到的发廊云集的⼀带。发廊早过
了鼎盛时期,⼀些硬撑着的⻔脸,连粉红⾊
灯光都脏兮兮的。但路灯下还是有些曲线不
错的影⼦,如同⼀缕缕⾹魂。⼀有轿⻋开来,
减速或停下等绿灯,她们就上去问路,要么
搭讪,说还以为是某某某的⻋呢,看错了,
不好意思。我在⼀个曾经发廊昌盛的街上,
找了个⼩餐馆宵夜,向⽼板打听刘峰,⽼板
说不认识。⽼板在来海⼝⼗五年,开了六年
出租⻋,于是我问他可认识⼩惠,他想了想,反问,是叫惠雅玲的川妹⼦?我说只知道她
叫⼩惠;姓惠。那就是惠雅玲;惠不是⼤姓,
河南到海⼝才碰到这⼀个,河南⽼板说。听
⼩惠那帮姐妹说过,⼩惠过去有个单臂⽼板
包养她,从发廊退役了。还听说单臂⽼板岁
数⼀把,不೾啥钱,不过是斯⽂⼈,做书报
买卖的。我想,那就是刘峰没错了。可怜刘
峰那也叫⽼板,开的三轮卡⻋被城管收缴都
拿不出钱去赎。后来呢,我问河南⼈。后来
嘛,单臂⽼板破产,惠雅玲从⽼板那⼉得了
点⼉钱,做了⼤⾼⿐⼦,⼤双眼⽪,成了升
级版了,⽣意都做五星级饭店的客⼈。我突
然意识到,刘峰借了郝淑雯⼀万元不是去赎
⻋,⽽是赎他⾃⼰;他把那⼀万元给了惠雅
玲,就从⼩惠身边抽身,离开了海边渔村的
妓⼥根据地。⼀万元刘峰分⼗年还,于是⼩
惠的⾼⿐梁双眼⽪就等于在郝淑雯的⼩银
⾏做了按揭。河南⽼板说,再后来⼩惠攒了
⼀笔钱,在四川⽼家的镇上买了房,当上了
单亲妈妈。前两年她回过海⼝⼀次,牵了个
六岁⼩丫头。惠雅玲说她要供⼥⼉弹钢琴,
上贵族学校,⻓⼤做跟她惠雅玲完全不同的⼥⼈。看来郝淑雯⽆意间通过刘峰投资的美
丽产⽣的利润不⼩,按揭的⾼⿐梁双眼⽪,
以及房⼦,⼥⼉,未来那个弹钢琴的⼥“贵族”

从⼩餐馆出来,接近⼦夜。⼩惠有⼤志向,
要⼥⼉做跟她⼩惠完全不同的⼥⼈。刘峰曾
经也有志向,要⼩惠做完全不同的⼩惠。刘
峰逼娼为良,却半途⽽废,让⼩惠从良的还
是万恶的⾦钱。但把从良的种⼦播撒到⼩惠
年轻蒙昧⼼⽥的是刘峰。
此刻海⼝对我显得多陌⽣啊。刘峰的战友把
⽼实巴交的刘峰招到这个陌⽣地⽅,他跟⼩
惠那两三年⼩⽇⼦还好吧?是怎么开始的
呢?
……⼀天夜晚,刘峰瞥⻅⼩惠在路灯下站着,
穿了件皱巴巴的连⾐裙。⼩惠认出了三轮⼩
卡⻋,叫了⼀声“刘⼤哥”
。 刘峰⼀只⼿把⽅
向盘打了⼏把,三轮⼩卡⻋突突突地掉了个
头,回到⼩惠旁边。⼩惠的下眼⽪画了两道
浓⿊的眼线,因此她看谁都像翻⽩眼。⼆⼗
⼀岁的⼩惠,不好看,还⽤妆容盖掉了难得
的⻘春光洁。⼩惠来海南已经五年,刘峰给
她上班的发廊附近的书亭供书,常⻅⼩惠下午蹲在⻢路⽛⼦上刷⽛,就那样被她叫成了
“刘⼤哥”
。后来⼩惠单⼲了,不愿让发廊⽼
板⽩吃甜头,刘峰偶然在三流宾馆⻔⼝的路
灯下看⻅她。他从⼩卡⻋⾥对她说,要下⾬
了,下班吧。⼩惠迎上来,笑笑说⼀个⽣意
还没做呢。刘峰看着她,还做⽣意呢?⾬要
来了。他看着她的连⾐裙,⼤概是捡别⼈的,
包臀的裙摆短得脸不要了,命都不要了,胸
⼝扣⼦丢得精光,⾥⾯别了个⼤别针,使她
看上去鸡胸驼背。⼀辆皇冠轿⻋过来,停在
红绿灯路⼝,⼩惠⻜奔上去“问路”或者“搭
⻋”
。刘峰看⻅她⿊⾊⻓袜勾破了,拉出⼀道
天梯从⼤腿直⾄脚踝。轿⻋⾥扔出个烟头,
⼩惠闪开。皇冠怒吼⼀声飙出去,⼩惠转过
身说,刘⼤哥,上回借你的杂志给⼩燕借⾛
了。刘峰可怜⼩惠,
“问路”差点挨了烟头,⼥
孩家⼀点⼉⾯⼦都没了,还要跟刘⼤哥装不
在乎,突⺎地就说起杂志来。刘峰⼼⾥不知
怎样冒出林丁丁来,同是⼆⼗岁出头,丁丁
⼀身笔挺⽑料军服,⻛华绝代的独唱⼥兵。
刘峰对⼩惠说,杂志反正是旧的,你们传着
看吧,⾄少多识俩字⼉。刘峰要⾛了,⼩惠⼜问,带烟了吗,刘⼤哥?我不抽烟。他掏
出两张⼀百元,递给⼩惠,⻢上要下⼤⾬,
哪⼉还会有⽣意?回去吧。说着他⼈已经进
了螺蛳壳⼀般的驾驶舱。
等刘峰的⼩卡⻋开了两个街⼝了,⼤⾬夹着
雷电横着来了。他再次掉头,⼼⾥担忧得怪
诞;他担⼼⼩惠眼⽪下两道浓⿊的眼线给⾬
越抹越⿊,再“搭⻋”要让⼈当⻤打了。他回
到⼩惠站岗的路灯下,⼩惠不⻅了。他开着
⼩卡⻋在附近⼏条街道和巷⼦⾥寻找,发现
⼩惠⾚脚站在⼀家⼩超市⻔洞⾥,眼线化成
⼏道⿊眼泪,⼈⻤之间,⼀⼿⾥拎着鞋,另
⼀只⼿拿着⼀只⾼跟,三⼨的鞋跟在榕树的
⽼根上磕掉了。上了⻋,刘峰问她住哪⼉,
远不远。⼩惠说今晚要上刘⼤哥家借宿⼀夜,
她同屋的⽼公从四川来了。刘峰⽆话,⼼⾥
温软⼜恶⼼,这么个可怜东⻄。哪怕只⼩ᰀ
猫,这么⼤的⾬也要给它个躲⾬的地⽅吧?
刘峰让⼩惠住在他卧室,⾃⼰睡在封闭阳台
上,跟卖不出去的盗洋⼈版的《⼈体艺术》,
《性的诗篇》睡了⼀夜。早上刘峰出⻔上班,
留给还在睡觉的⼩惠四百元钱和⼀张纸条,纸条上写的⼏句话是⼩区⾥开办的“寇媛美
甲训练班”在招⼈,学费三百,剩的⼀百元够
她付半⽉地下室房租,⼩区内就有⼈短租这
种地下室。
⼩惠没有把钱花在学徒上。⼈和钱都不⻅了。
刘峰扭头也就忘了有过这么个⾬夜,⼩惠唯
⼀的雁过留痕是那双⿊⾊⻓丝袜。丝袜落在
他⼀居室⼩公寓的厕所⻆落。他⽤两个⼿指
把它提溜起来,农⺠⼥⼉两条结实粗壮的腿
形还在⾥⾯,好⽐那双腿褪下的透明残破的
⿊膜,脱线从臀部直到脚后跟。就像提溜蛇
⽪那样,他把它提溜到垃圾箱⾥。
刘峰⼜⻅到⼩惠,两⼈都失去了早先明朗简
单的态度,谁也不理谁了。
再次跟⼩惠近距离接触,是四个⽉以后。刘
峰的⽼战友跟⼈经营了⼀个狗场,培养训练
名⽝。海南治安成问题,据说⼀只纯种德国
狼狗可以卖到⼆⼗万。战友把售书⽣意全部
盘给了刘峰。接下⽣意,刘峰发现战友亏空
到⼏乎破产的地步。还了⽋债,刘峰住不起
原先的⼀居室公寓,搬到⼀个写字楼⾥,办
公居住合⼀。写字楼还没收⼯,就被租出来窗是有窗没户,⻔是有⻔没扉。后来租户们
发现楼永远收不了⼯,因为发展商因地⽪产
权在跟当地村⺠打官司,⽽且这种建筑是有
名堂的,叫做烂尾楼。⼆⽉的⼀个下午,也
是⾬天,刘峰回到家,发现⻔⼝⾛廊上牵起
⼀条铁丝,上⾯着湿淋淋的⾐物,铁丝下蹲
着⼀个姑娘,正在洗⼀个⼤塑料盆⾥的床单。
⾐服床单都是刘峰出⻔前放在⻔⼝的。刘峰
⾛近,⼥⼦回过头,他差点没认出来,因为
那两只眼睛下⼀贯的浓⿊的眼线没了。⼩惠
回头笑笑,说“顺路”来看看刘⼤哥。
⼩惠这天也像是捡了或者借了别⼈的⾐服,
⼀件不男不⼥的⿊⻄装,⾄少⼤了三个号码,
⾥⾯⼀条⽜仔背带裙,胸⼝绣着⼤娃娃,圆
滚滚的腿肚⼦⼀看就是翻⼭越岭的祖宗⼋
辈遗传给她的,⼀⿎劲就出来两个铁蛋⼉。
⼩惠就是头发好,可以顶在⼥⼤学⽣、⼥⽩
领、⼥明星的头上,梳成什么式样都给她加
分。⽩天的⼩惠基本像⼈,不像⻤。
⼩惠这次听了刘⼤哥的话,到“寇媛美甲短
训班”报上了名,合格结业并愿意留在“寇媛”
美甲美容连锁店的学徒,那三百元报名费就全免。
刘峰和⼩惠就这样开始了⼩⽇⼦。刘峰教会
了⼩惠做简单饭菜,让她学会夜晚睡觉早晨
起床,让她开始读报和停⽌画眼线,让她说话
减少夹带“⽼娘”
。美甲班⼩惠上了⼀个礼拜
就要退学,说让她实践的免费客⼈好⼏个⾹
港脚,怕脚⽓传到她⼿上。刘峰同情,也同
意⼩惠改报“花卉”速成班。这个班⾼雅,结
业了能到五星级酒店应聘,酒店天天更换花
卉造型。⼜是⼀周,⼩惠的困境是起不来床。
花卉学习班每天早上开课早,为了节省成本,
学⽣每天清晨五点就要到城郊路⼝买花农
的便宜鲜花。花卉班学⽣绝⼤多数是家庭主
妇,四五⼗岁,跟开发海南的丈夫来了,朋
友和亲戚没法带来,因此钱多时间更多,结
业不奔着五星级宾馆招聘。⼩惠在班⾥孤⽴
⽽寂寞,学杂费⼜昂贵,鲜花每天要买,还
得四点多起床去买,跟刘峰说不忍⼼⽤他೾
的钱去上那种华⽽不实的课,再说她注意到
所有酒店⼤堂,插的都是假花。刘峰问她,
什么时候去酒店的?⼩惠赶紧改⼝说,哦,
过去去的嘛!我设想两⼈此刻是吵了起来。刘峰⼤概说不
出我这么刻薄的话,
“⼀时婊⼦⼀世婊⼦”

“⽣来下贱”
,但我估计他会说“狗改不了吃
屎”
,什么的。刘峰骂⼈词汇量不怎么样。从
那以后,刘峰和⼩惠常常吵。发现⼩惠描眼
线,他最受不了,有⼀次在他在⾃⼰家⾥抄
家,把那⽀深藏的眼线笔翻出来,狠狠地给
⼩惠画了两根眼线,边画便嘟哝,没吃过猪⾁
还没⻅过猪⾛?我看⼈家⼤歌唱家化妆的
时候,你还没⽣下来!⼩惠对着镜⼦照,嘻
嘻笑,说刘⼤哥左⼿都画那么好,右⼿更不
⽤说……刘峰画完,把眼线笔和所有廉价化
妆品从六层楼扔出去,⼩惠的廉价⾐服鞋⼦
⾸饰⼀并扔出去,没窗户就这点有优越性,
扔东⻄⽅便,当玻璃⽤的塑料薄膜撕个⼝⼦
罢了。
⼩惠上去就撕咬扭打刘峰。刘峰⼀只⼿,真
打⼩惠不是对⼿。我们刘峰什么肌⾁素质?
给我们那批⼥兵抄跟头抄了七⼋年,稍⼀运
⼒胸肌臂肌就跟活了似的,在他⼀层薄⽪下
预备突袭,三个⼩惠也把他怎么不了。只是
刘峰不还⼿,本着他的朴素信条,鸡不跟狗⽃,男不跟⼥⽃。
⼩惠骂骂咧咧,到楼下捡起⾐服鞋⼦,⼜爬
上没有装栏杆的楼梯,回来了。两⼈和好的
先决条件是⼩惠不得再去酒店。刘峰⼀句朴
素誓⾔:我吃糠咽菜都有你⼀⼝!⼩惠⼼想,
⽼娘从⽼家来,就是不想吃糠咽菜。这样想
着,⼩惠眼睛鄙夷地看着熟睡的刘峰,将烟
头摁下他的假肢上。
我也能想象刘峰和⼩惠的好时光。两⼈⼀块
⼉开着突突突的三轮卡到⽕⼭⼝地质公园,
到⽩沙⻔公园,刘峰到处送书,⼩惠当跟屁
⾍。买⼀个冰淇淋,或者⼀串烤海鲜,刘峰
⾃⼰不吃,看着⼩惠吃,那样的满⾜,带⼀
丝⼉⼼酸,想到⾃⼰远⽅的⼥⼉,该是看着
⼥⼉这样馋嘴才感到的满⾜。他俩的好时光
不少,包括到渔村吃渔⺠直接烧烤⽔族,那
些放在⽕上还欢蹦乱跳的⻥虾,鲜美得可以
⽤去定义“幸福”
。吃了渔⺠烧烤,他们会去
⾼速路⼤桥下,⽼⽅每天傍晚在⼤桥洞⾥摆
出⻓凳和折叠椅,卡拉 OK 机器接到⼀架灰
头⼟脸的电视上,卡⻋司机、渔⺠、社会闲
散⼈员和可疑⼈员就聚过来,⼀块钱⼀条歌地嚎唱。⼩惠不知道刘峰唱的是哪个世道的
歌,她听都没听过,什么“雪皑皑ᰀ茫茫,⾼
原寒炊断粮”
,什么“⻛啊,你不要呼喊,⾬
啊,你不要呜咽”
,……有次他点的歌“同志哥,
请喝⼀杯茶”
,⽼⽅找不到,他就拿着⻨克清
唱,跑调跑到云天外,卡⻋司机都喊停。⼩
惠喝点啤酒也会唱,她唱的时候,刘峰就痴
痴呆呆地看着她。⼩惠不会知道,刘峰⼼⾥
怎样批判她的唱,捏着嗓⼦,哈着⽓,酸梅
假醋,虚情假意,犯贱,真犯贱,你听听,
闹猫呢?现在的⼥⼈唱歌都是叫春。对于刘
峰,林丁丁不唱,世上就没有歌唱家了。刘
峰的⾳乐教育都是林丁丁⽆意中给他完成
的,他给我们抄毯⼦功,林丁丁清早在⼩排
练室练唱:“⻩河的⽔呀,你不要呜咽……”
“⻢⼉呀,你慢些⾛哎,慢些⾛……”他骑⻢
蹲裆,把我们⼀个个⼈形麻袋抡起、放下,
感慨歌就是神奇,⾳符只有七个,组织的曲
调⽆穷⽆尽,字⼉怎么⽐得?⼏万个字⼉拼
出⼀⽚⽂章,你读⼀遍——最多两边、三遍
就够了,歌却能唱千万遍,越唱越提劲⼉,
越出味⼉,就像⼀块⼉永远化不掉的糖,⼀块⼉⼀直供你咀嚼的⾁⼲,⼀层层滋味,⼀
辈⼦品不完……就在他满头⼤汗把我们⼀
个个轻拿轻放的时候,他决定,歌是世界上
最好的东⻄,唱歌唱得美的⼥⼈是最可爱的,
就她那样⼀声甜甜的“同志哥!……请喝⼀
杯茶呀……”不就在跟你谈恋爱吗?“井冈⼭
的茶叶甜⼜⾹,甜⼜……⾹哎!”这还⽤恋
爱?什么情书顶得了这个?
他跟那个会⽤歌恋爱的丁丁,此⽣错过了;
此⽣他怎么也没想到会跟这个⼩惠发⽣⼀
段缘。刘峰跟⼩惠确实有过好时光,最好在
夜⾥,在床上,他的⼼虽不爱⼩惠,身体却
热爱⼩惠的身体,身体活它⾃⼰的,找它⾃
⼰的伴⼉,对此他没有办法。身体爱身体,
不加歧视,⼀视同仁;他身体下的⼥⼈身体
是可以被置换的,可以置换成他曾经的妻⼦,
可以是⼩惠的姐妹⼩燕或丽丽。⽽⼀旦以⼼
去爱,就像他爱他的⼩林,⼩林的那种唯⼀
性,不可复制性便成了绝对。林丁丁是绝⽆
仅有的。对丁丁,他⼼⾥、身体、⼿指尖,
都会爱,正因为⼿指尖触碰的身体不是别⼈,
是丁丁的,那⼀记触碰才那么销魂,那么该死,那么值得为之⼀死。
我回到了北京定居之后,郝淑雯偶然打电话
给我,⼀般在她发⽣喜剧悲剧的时候:股票
涨了,跌了,跟⽼公分了,合了,再分。⼆
流⼦到底不安分,赚了钱⼀半去赌,⼀半⽤
在若⼲“⼩三⼉”身上。郝淑雯跟他打了⼗年,
落下⼆流⼦在北京的两套房,原本是为豢养
⼩三⼉置下的。她租⼀套住⼀套,不算富有,
⾐⻝⽆忧⽽已。我此刻也经历了婚姻惨败,
跟⽗⺟住在⼀起。⼀天我正抱着⼀个⼤⻄⽠
从超市出来,⼿机铃响了。我⼀⼿把⽠按在
腰上,⼀⼿拿出⼿机,看到郝淑雯的名字。
半年没有她的消息,我摁了⼀下接听键。
“告你个事⼉,找到刘峰了。
”郝淑雯说。
“哦....."太阳把停⻋场晒成了个巨⼤的饼
撑,我觉得⾃⼰给煎得吱吱作响。
“待会⼉给
你打回去....."
“不⾏,你每次说待会⼉打回来,从来不
打!.....”
⻄⽠正从我的腰往胯上滑。我站成⼀棵歪脖⼦树,听她说了⼏句刘峰的消息。其实,那
年代那些⼈对于我,都是上辈⼦的事了。刘
峰由南漂改北漂,九⼋年来北京,让他开旅
游公司的侄⼦收容了,给雇员做饭,打扫办
公室,送机票⻋票,办公室⽩天办公,晚上
⼀张折叠沙发拉开,就是刘峰的床。这就是
侄⼦管吃管住的待遇,除此之外,⼀个⽉五
百元⼯资,上三险,那点钱刘峰供⽼妈吃饭
穿⾐,供⼥⼉上学。这都是我歪抱⻄⽠听郝
淑雯报告的。⻄⽠正从胯往我⼤腿上滚,郝
淑雯建议我们叫上刘峰,聚⼀聚。在北京跟
⼀个位居⾃⼰⼗公⾥的⼈相聚,简直是世界
上最艰难的最漫⻓的旅⾏。我还是答应了下
来,不然⻄⽠就要滚到地上了。
聚会地点是郝淑雯家。⽇⼦是星期六。进了
⻔,我看⻅⼀座佛堂设置在⽞关,墙上挂了
两幅唐卡,供着⼀盘⽕⻰果和⼀盘橙⼦,佛
龛下⼀边⼀个⼤花盆,栽着两棵⾦桔树。刚
上了⾹,半屋⼦的烟,客厅⾥都辣眼,郝淑
雯的两居室像是⼀座⼩庙。
客厅⾥已经先到了⼀个⼥客。居然是林丁丁。
丁丁扑过来,抱着我直跺脚,撒娇,嘴⾥⼀个劲⼉地“⼩穗⼦⼩穗⼦⼩穗⼦!”我看⻅伏
在我肩上的头烫了满满的⼩卷⼉,⼩卷⼉下
的头颅圆圆⼀个⽠瓢。丁丁落发落得只剩这
七⼗岁的发型可选择。她的脸还是相当嫩,
圆眼睛还可以问“真的呀?”我问丁丁什么时
候回国的,她⽐划着⼩⼿,告诉我她回来三
四天了,每天早晨三点准时给时差闹醒,叫
我看看,她眼袋都下来了!
我跟着郝淑雯进厨房端果盘,问她是否疯了,
既约了刘峰,⼲嘛约丁丁。郝淑雯⼩声说,
丁丁离婚了,在国外给⼈当了⼏年保姆,最
后找的这份⼯不错,帮⼀个⾹港富豪看空房
⼦,哪是房⼦,简直就是⼀座城堡,每层⼀
架⼤三⻆钢琴,丁丁在⾥⾯训练爱国华⼈的
孩⼦唱⼭歌⺠歌。
我们端着茶和⽔果刚进客厅,丁丁笑着说:
“不就是说我吗?还躲厨房说!”她把脸转向
我:“⼩穗⼦想知道我什么?直接问我好了!”
丁丁⽐过去爽,⼏乎就是个泼辣⼥⼈,爱哈
哈笑,嗓⻔⼜⼤⼜⽑躁,过去珠珠般的圆润
喉咙不知去了哪⼉,反正有了点劳动⼈⺠的
样⼦。其实我不是⼀点⼉不知道林丁丁的国外⽣
活。她嫁的那个开快餐店的潮州⼈让她吃了
三年的鸡翅尖,(因为快餐的炸鸡翅不能连
带翅尖),也让她包了三年馄饨和春卷,(⼗
个⼿指头都皴裂了),还让她看了三年他在
⾖芽鸡蛋炒⽶饭⾥加酱油,(这是丁丁最看
不下去的事⼉,上海⼈哪⼉受得了倒酱油的
⿊⾊蛋炒饭?!)最后丁丁吃够了看够了,⽼
板娘不要做了,逃跑出来,她就读的成⼈学
校⽼师为她做主离婚,把离婚协议书送到潮
州⼈的连锁快餐店。
凉菜上桌时,来了电话。郝淑雯⼀听就乐,
对着电话说:“告诉刘峰,别为那⼀千块钱躲
着不⻅⾯呀!”放下电话她解释,刘峰过去跟
她借过⼀万块钱,⽤了⼗来年还上了九千。
电话是他侄⼦打来请假的,说刘峰感冒,今
天不来了。
“谁让你告诉雷⼜锋我来了呢?”丁丁不在乎
地笑笑,
“刘眼镜⼉的话,吃屎的把屙屎的还
麻到了!”刘眼镜⼉是我们的⾸席中提琴⼿。
丁丁学说他多年前刻薄郝淑雯的话,表示过
去是她惹的事⼉,该是她躲他的。过去林丁丁⼀句四川话不肯说,现在泼辣起来,四川
脏话都说。说完她⾃⼰⼤笑,真是劳动⼈⺠
了。
“丁丁,你过去是这性格吗?”郝淑雯狐疑地
看着她。
“我过去不这样吗?”丁丁反问,⼜笑得嘎嘎
响。放下了做⾸⻓⼉媳的包袱,也破碎了做
歌唱家的梦,这就是解放了的丁丁。
郝淑雯炒菜,我当⼆厨,她借助叮叮当当的
锅铲对我说:“估计现在刘峰摸她,她不会叫
救命的。

我笑得很坏。刘峰摸她的那只⼿算他局部地
为国捐躯了。
郝淑雯读懂了我的不良意识,补充⼀句:“现
在让他⽤那只假⼿摸,估计⼈家也不⼲了。

“信佛的⼈都你这么刻薄?”我说。
丁丁在客厅⾥叫喊:“⼜说我什么呢?”
这回是我和郝淑雯笑得嘎嘎响。不快乐的⼈,
都懂得我们这样的笑。放下了包袱,破碎了
梦想,就是那种笑。笑我们曾经认真过的所
有事⼉。前头没有值得期盼的好事,身后也
没有留下值得⾃豪的以往,就是⽆价值的流年,也所剩不多,明明破罐⼦,也破摔不起,
摔了连破的都没了,那种笑。就是热诚情愿
邀请⼈家摸,也没⼈摸了,既然最终没⼈摸,
当时吝啬什么?反正最终要残剩,最终是狗
剩⼉,当时神圣什么?对,就那种笑。
笑过,我们把那餐饭吃了⼀整夜,喝了两箱
啤酒,男光棍没来,三个⼥光棍撒开了耍。
喝到凌晨⼀点,郝淑雯拍拍林丁丁的肩膀说,
绕了⼀圈,最不该落单的丁丁也落了单,现
在刘峰现成的单身,再找回去也不晚。林丁
丁皱眉笑起来。郝淑雯说,怎么了?刘峰⾄
少是个好⼈,好⼈现在最是稀有。我说,是
稀有;这年头说谁好⼈,跟骂⼈⼀样。丁丁
说,有谁⽐我丁丁更知道刘峰是好⼈的?还
记得那次传政治部强副主任坏话吗?我说
当然记得,团⻓和政委花了⼀天时间审问我
们。林丁丁问我们,知不知道谁第⼀个说“强
副主任是强奸副主任”的?丁丁指着⾃⼰⿐
⼦,
“我说的”
。我说想起来啦,最开始说强副
主任“⾊”的是⻔诊部⼥护⼠和护理员。郝淑
雯也说,对呀,还是⼥护⼠们跟⽂⼯团⼥兵
警告的:跟强副主任单独碰上,千万把倆胳膊在胸前抱紧!⼥护⼠跟⽂⼯团⼥兵⼀捅穿,
⽂⼯团⼥兵也想起来,只要强副主任单独碰
上你,那只慈爱的⼿准会拍你肩膀,拉你⼩
辫⼦,然后⽆⼀例外顺着肩膀或⼩辫⼦往下
滑,你胸前的丘陵,⾸⻓的⼿先上坡后下坡,
都不放过。我们三⼈说到此,都嘎嘎地笑,
郝淑雯说,流氓⽼⾸⻓现在看到我们,准怕
被我们给流氓了!我说,对了,后来咱们⼥
兵把“强奸副主任”的流氓爱兵⼿势整天⽐
划,丁丁有⼀天脱⼝⽽出,说什么强副主
任?⼲脆叫他“强奸副主任!”当时正在排练,
⼗⼏个⼈排⼥声⼩合唱,只有刘峰⼀个男兵
在旁边修铃⿎,看着⼥兵相互⽐划⾸⻓的流
氓爱兵⼿势,追着跑、闹。郝淑雯接着回忆
说,男兵那边很快就传起来,操,政治部有
个流氓⽼⾸⻓叫“强奸副主任”!“强奸副主任”
的诨号没多久连炊事班和司务⻓都知道了,
丁丁补充道,咱们团⻓和政委开始装聋,直
到⾦司务⻓೿着⼩眼到处说笑:要是强奸副
主任来团⾥审查节⽬,他就送⽼婆回娘家去,
他⽼婆可是正奶孩⼦,万⼀让“强奸副主任”
在胸⼝划拉⼀下,吓回了奶,孩⼦该挨饿了!团⻓和政委听到这⼉,吓着了,这还了得?
我们这⼀个团上上下下都把“强奸副主任”
叫顺了⼝,万⼀⾸⻓来审查节⽬,谁漏嘴把
⾸⻓的诨号给叫出来,什么后果?!⽂⼯团
还不解散?!我打了个啤酒嗝继续说,那年
国庆记得吧?政治部⾸⻓真要来审查节⽬
了,团⻓和政委说,⼀定要揪出污蔑⾸⻓的
⼈!林丁丁说,对呀,污蔑哪个⾸⻓也不能
污蔑我们政治部⾸⻓,那可是⽂⼯团的⽗⺟
官!我们三⼈都记得,上世纪七⼗年代中,
九⽉下旬的蒙蒙细⾬天,⼤审问开始了。从
上午开始,被审问的⼈⼀个个让执勤分队⻓
叫进团部办公室。午睡时间的院⼦⾥很静,
只听执勤分队⻓在沙沙⼩⾬中⼀声吼叫:
“某某某!到团部!”那⼈便知道⾃⼰刚被前⼀
个受审者咬出来。⼀个咬⼀个,细⾬沙沙中
终于响起“刘峰”的名字。林丁丁⼀听叫刘峰,
赶紧下床穿⾐穿鞋,刘峰⼀招,咬出的就是
她丁丁。她坐在床上等待“林丁丁”三个字被
吼叫,⼀直等到晚上。没错没错,郝淑雯醉
得眼睛都⼩了,说执勤分队⻓跟⼥兵们说,
刘峰被政委训哭了!执勤分队⻓是话剧队的⽼蔡吧?丁丁说,就是⽼蔡,学政委的浙江
⼝⾳特像,有点⼉像蒋介⽯:你这个刘峰,
什么学雷锋标兵?什么优秀党员?对组织
⼀点不⽼实!赶快给我交代,娘希匹!“娘希
匹”是你加的!郝淑雯向丁丁指出,政委从来
不带脏字!后来团⻓说,告诉你啊,刘峰,
说⾸⻓强奸,是要送军事法庭的,刘峰你不
招出污蔑的⼈,那你就上法庭承认,污蔑造
谣的就是你刘峰!⽼蔡说,听到这⼉,刘峰
沉痛地点点头。团⻓问他点什么头,刘峰说,
不是上军事法庭吗?⽼蔡形容团⻓⽓成了
什么样;⽓得把⼀⾏军壶⽔泼到刘峰背后的
墙上。刘峰只在此处开了⼝,说说我刘峰勤
勤恳恳⼯作,鞍前⻢后跟团⾸⻓转战⼤⻄南,
就算忘掉污蔑⾸⻓的⼈是谁,也不该挨⼀壶
⽔啊!那⽔在壶⾥沤多久了?前年冬天拉练
回来忘了倒出去的。刘峰就是在说这句话的
时候哭的。⼀⽶六九的⼭东⼤汉刘峰没别的
⽑病,就是忒爱⼲净。我们三个⼈笑睡着了。
⾃从王府井⼤街上⻅了刘峰,我不知怎么就
怀旧起来。刘峰的⼿机⼀直关机,我找到了刘峰侄⼦的公司。公司现在转⾏做安全监视
软件,办公室在北京的最北⾯铺张了整整⼀
层楼。那位侄⼦告诉我,刘峰不上班了,身
体不好,在家歇着。什么病,侄⼦也说不清
楚,反正上了年纪,就是不得病,也该退休
了。侄⼦还在忙的年龄,对退休⼈员的⽣活
⽅式是⽣疏的,也顾不得多管。他只说叔叔
在家歇息有⼀年多了。就是说,刘峰有家了。
家⾥有谁呢?据我所知,刘峰的⼥⼉从⼭东
⼀所师范学院毕了业,现在倒是⾃⽴了。⽼
⺟亲早已去世,那在家⾥刘峰是形影相吊?
还⽣着病?谈开了我发现侄⼦还是很健谈
的,他说给叔叔介绍过⼏个⼥⼈,都是⼭东
⽼家来北京找⼯打的,叔叔都婉拒,让侄⼦
别操⼼,就是有⼥⼈,也是他照料伺候⼥⽅。
终于⼀天,刘峰请侄⼦⼀家⾥做客,侄⼦这
才死了给他找⼥⼈的那份⼼;叔叔有个⼥⼈,
还挺好看⼀个⼥⼈;年纪不轻了,不过还真
不难看!不爱说话,嗨,不说话的⼥⼈,本
来就是三分美,侄⼦很兴奋地告诉我。从刘
峰侄⼦的公司出来,我给郝淑雯打电话,⼋
卦刘峰的⽼来艳福。郝淑雯现在⼤部分⽇⼦是听这⼤师那⾼⼈讲经论道,好像对此世她
已撒⼿,᯿在修来世了,听了我的⼋卦,她
那颗世俗⼼⻢上⼜活了,叫我跟他⼀块⼉去
堵刘峰的被窝,看看他六⼗多岁⼀只⼿被窝
⾥还能捂个什么挺好看的⼥⼈。我们俩⼈⼀
核对地址,发现她得到的刘峰住址跟那位侄
⼦给我的不同。我们觉得好玩,⽼了,刘峰
倒越来越神秘。
我们按照侄⼦给的地址,找到机场辅路外的
⼀⽚⺠房,刘峰刚出⻔。邻居都是能⼲活络
的打⼯仔打⼯妹,够本事做了北京的移⺠,
他们的⼉⼥们都从⽼家接来了,泥⼟铺的院
⼦⾥随处可⻅孩⼦们的⼤⼩便。
刘峰的家⻔上了锁,从窗帘缝看,他的住处
还像个当兵的,没⼏样东⻄,每样东⻄都是
绝对必须,收拾得⼀尘不染⼀丝不苟。没有
⼀点⼉⼥⼈的痕迹啊。
看我们俩在刘峰窗⼝窥测,刘峰的⼀个⼥邻
居从露天锅台边⽤安徽北京话⼤喝:“你们
找谁?!……⽼刘不在家!”
郝淑雯说,⽼刘不在,就找⽼刘的⽼婆。
邻居回答,⽼刘没⽼婆。这年头,⼥朋友,⽼婆都⼀回事⼉。这是我
说的。
邻居问:“你们找哪个⽼刘?这个⽼刘就单身
⼀⼈!”
我们傻了,刘峰神秘得离了谱。郝淑雯说,
不可能,⽼刘是我们的⽼战友,我们知道他
有⼥朋友。⼥邻居懒得理我们,埋下头切菜。
我们正要离开,⼀个四⼗多岁的男⺠⼯从路
⼝回来,牵了两条德国⿊背,种还挺纯。男
⺠⼯穿⼀身迷彩服,⼤概给附近别墅的某家
富豪当私⼈保安。⼥邻居对我们说,这个是
⽼唐,是这⾥的最⽼的住户,住了五年了,
你们问⽼唐,⽼刘有⼥⼈没有。
⽼唐说,看是看⻅过⼀个⼥⼈的,⽼刘⽣病
的时候来的。我们这才想起来,赶紧问刘峰
⽣的是什么病。好像是肠癌。我跟郝淑雯堵
被窝⼼情⻢上没了。刘峰是那种躲起来病,
躲起来痛,最后也躲起来死的⼈,健康的时
候随你麻烦他,没了健康他绝不麻烦你。郝
淑雯问,那⼥的什么样⼦?⽼唐说,⼥的个
头不⾼,瘦瘦⼩⼩,看着不显岁数,不过肯
定不年轻了。我们问⽼唐,刘峰什么时候回来,⽼唐说没
⼀定的,化疗的时候,他就住在城⾥,离医
院近些。我和郝淑雯对看⼀眼,这就是为什
么刘峰有两个住址。
我把⻋开出去五六公⾥了,郝淑雯都没吭⼀
声。还是我先开⼝,说天快⿊了,就近找个
地⽅吃饭,顺便把堵⻋⾼峰避过去。她说不
饿。我告诉她,在王府井⻅到的刘峰,不像
⽣⼤病,还挺精神的。我这是安慰我们两个
⼈。其实我后悔,那次没有及时招呼他。郝
淑雯叹了⼀声说,好⼈,都没好报。我笑笑,
以为她那⼀声⻓叹之后会多深刻呢。
我把⻋停在⼀家酒店⻔⼝,跟郝淑雯没商量
地说,随便吃点什么把堵⻋时间混过去。酒
店的餐厅⼈很少,钢琴假模假样地漫弹,雅
致豪华反正吃不到嘴⾥,只让你对极宰⼈的
⼀餐饭认账。
我们点了两个菜,都是凉的,⼀荤⼀素,服
务员还站着等我往下点,我却合上了菜单,
说不够再点。服务员眼睛⼀瞪,转身⾛了。
我跟郝淑雯笑笑,随他瞪眼,我们都活到了
不装⾯⼦的境界了。吃了两⼝⾦⽠海蜇丝,郝淑雯胃⼝开了,叫了⼀扎啤酒。啤酒下去
⼤半的时候,她说,我们当时怎么那么爱背
叛别⼈?怎么不觉得背叛⽆耻,反⽽觉得正
义?我问她⼜想起什么来了。她说我们每个
⼈都背叛了刘峰,不是吗?你萧穗⼦不也在
批判他的⼤会上发⾔了?我说我当然没发
⾔。
“你没发⾔?!”郝淑雯眼⽩发红,
“我怎么记
得每个⼈都发⾔了?”
“我不⼀样,我也是被所有⼈批判过的⼈。批
判刘峰资格不够。
”我借戏⾔说真理。
“我记得你发⾔了!”
“什么狗记性?”
“我就记得何⼩嫚没发⾔。

我不说话了。过了⼀会⼉,她⼜要了⼀扎啤
酒。不装⾯⼦,样⼦也不要了。
“我怎么记得……”她咕哝。
“你再喝点⼉,就记得更多了。
”我笑着说。
第⼆扎啤酒冒着泡泡。她的嘴边也冒着泡泡。
“我们那时候可真够操蛋的,把背叛当正义。

她说。
“那就是背叛的时代。时代操蛋。
”“我背叛你的时候,真觉着满腔正义!”
她是怎么背叛我的?我看着她。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
她可从来没跟我说过。
“我把你写给少俊的情书交给领导的时候,
感觉好着呢!就像少先队员活捉了偷公社庄
稼的地主!我把这事告诉你的时候,你当时
肯定恨死我了吧?”
我掩饰着吃惊。
“是你那次来深圳我跟你坦⽩的,对吧?没错,
就是咱俩在我家那次。当时我家就咱俩。

四⼗年来,这是告密者第⼀次向我⾃我解密。
啤酒真神,不仅能让⼈忘掉发⽣过的,还让
⼈记得从未发⽣的。我还是看着她,拿了⼀
⼿好牌什么点数都不让她看出来的扑克脸。
“我跟谁都没说过,只跟你⼀个⼈说过。你配
听我告发⾃⼰,别⼈不配。别⼈也不懂,懂
了也不会谅解。我那次告诉你,就知道你会
理解,会原谅我。你还真原谅了我。那时我
看到全体⼈背叛你的时候,你有多惨。后来
林丁丁要出卖刘峰,我要她保证,决不出卖,
结果她还是出卖了。我们都出卖了。你说你没有出卖,不可能,我不会记错的。

等她被啤酒撑⼤了肚⼦的时候,她的⾃我解
密进⼀步深⼊。四⼗年前,她怀疑我跟少俊
关系特殊,就开始勾引少俊。
“嘿,那时候就
发现,男⼈真不经勾引!”就是那个⻓得像⼤
姑娘⼀样漂亮的少俊,⼀对⻜⻜的眼⻆,⻓
睫⽑打扇⼦似的,嘟嘟的嘴唇,化妆时还⽐
其他男兵涂的⼝红要艳,我怎么会给这种⼈
写了上百封情书?现在想起,我只想吐。
“怎么会勾引那么个男⼈?”郝淑雯耸起肩,
摊开两⼿,也觉得⾃⼰是个谜。
“勾引他就为
了搞清你;你不知道,当时我们都觉得你是
个⼩怪胎,诗⼈、电影编剧的⼥⼉,诗⼈本
身就是怪胎!”她⼜笑得嘎嘎嘎的。
我以为有何⼩嫚,怪胎的⻆⾊就轮不上我了。
少俊的漂亮跟他的浅薄都像⼥⼈,俗⽓也像
⼥⼈。俗来⾃⺠间,⺠间就是接地⽓,所以
俗⽓代表着⽣命⼒,不俗的⼈往往魂⽐⾁体
活跃,等于半死的。我根据郝淑雯正叙述的
那个少俊他们短暂俗⽓充满⽣命⼒的情史。
他们当时都是排级⼲部,可以公开谈恋爱,
但偷情味道更好,偷得那个情胆包天、⽆法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806886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