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45697)
 
--- 顾剑 (8/9/2012)
 
周末和星期一都忙,星期一还不在家,刚上来看到周一一下子几篇杰作,象Drydrium MM的现代艺术米罗,象丹草的谈酒,必有以报之,只是刚刚来得及。

我的印象,似乎很多高度酒都是不好的葡萄酒“废物利用”。据说最早的白兰地,就是做葡萄酒觉得做不好,然后就二次蒸馏,索性做出高度的酒,于是就发明了白兰地。当然,白兰地也不全是拿葡萄酒二次蒸馏的。苹果酒再蒸馏加工,就是苹果白兰地,还有樱桃白兰地。

Cognac,我记得小时候看国外翻译过来的小说,一般都翻译成“科涅克白兰地”或者“科涅克葡萄酒”。

法国的茴香酒和西班牙的雪利酒也是,最初葡萄酒做不好,变通变通,加上香料,就成了名酒。这次暑假去西班牙,爱上了雪利酒。那边似乎很少叫做sherry,尽管游客用英语点雪利酒,服务员也明白。他们的菜单上都叫 wine from Jerez,因为Jerez那边出的最有名。

我以前不喝雪利酒。回美国以后去附近大的liquor store买,还真发现有Jerez出产的。不过美国雪利酒一般是甜的,creame,和甜点一起喝。在美国要买wine from Jerez的话,不但要看到是sherry,还要注意一定是dry的。


苏格兰威士忌,我挺喜欢,Johnny Walker从最便宜的红方,到最贵的蓝方都喝过(蓝方那次是有人请的,自己可买不起)。据说讲究的人要喝 single malt,不加冰块不兑水。我什么也不懂,经常加冰块喝。

我喜欢威士忌的原因,是入口醇和,不冲,不上头。不知道的情况下,一气喝下去一杯子也不觉得什么。但是后劲极大。我自己第一次喝的时候,就上过当,幸好是自己在家喝。这种酒,用来在酒桌上灌不太懂酒的MM,应该比较具有欺骗性。在上海认识两个在复旦上本科大三的小MM,聊起来酒的时候,居然两个都有第一次喝威士忌被灌到吐的经历。

我个人不懂伏特加,金酒Gin,和郎姆酒。在我有限的见识看来,这三种和龙舌兰酒,都是兑鸡尾酒的基酒,才会用到。似乎英国人很喜欢金酒,去英国旅行的时候,在酒吧里听说正宗的马提尼鸡尾酒Martini,基酒是用金酒,而不是伏特加的。金酒,伏特加,朗姆酒我倒是都单纯喝过,觉得不好喝。尤其郎姆酒,甘蔗酿造的,小时候看鲁滨逊漂流记一类的航海小说和海军故事,总看到朗姆酒,挺向往的。买回来单纯喝的话,味道太冲,觉得不愧是水手喝惯的东西。我是消受不起的,只能兑鸡尾酒。

而伏特加,我的俄国同事说,我总是用错误的喝法:我习惯象白酒一样慢慢品,sip,伏特加的味道象纯酒精,品不出什么回味来。俄国人说,他们的正宗喝法是,一小盅一口闷。

至于香槟,上周四我刚参加了一个香槟讲座,我们学校每学期都有品酒讲座,主讲的是wine quarterly review的编辑,是我们学校英语系的教授。上学期是讲的加州的Pinot红酒。因为今年去普罗旺斯的时候,还特别去了兰斯Reims,香槟的首府,去参观了酒窖,所以这次讲座特别感兴趣。我拿了他的香槟讲义回来。据他说,vintage香槟(另外有香槟是各个年份的酒调的,不讲年份,叫non vintage 香槟),近年的,1999 和2002年的都好。前两年的讲座,他说过91, 96年的香槟好,可是现在太久远了,一般人买不起。另外,今年装瓶的香槟,据说也非常值得期待。(当然,香槟都是在装瓶前贮存过一些年头的,所以2008的vintage year,绝对不是2008的葡萄酿的)。


我想,酒这方面,饕哥应该很有心得。挺想听听行家的评论。饕哥饕嫂如果有空的话,写个葡萄酒教程吧,象dryadium的现代艺术系列一样,肯定特受欢迎,也让大家长长见识。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862777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