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31457)
 
--- news (8/7/2012)
 
羽坛首位全满贯获得者,首位奥运会男子单打成功卫冕的冠军,历史上最伟大的羽毛球运动员之一林丹首次出版自传《直到世界尽头》,书写自己的过往和未 来。该书由凤凰出版社出版,定价35元,已与8月5日全国首发。成就,历程,对手,队友,恩师,爱妻,父母,朋友……林丹在书中首次一一道来。

我的奥运·金牌梦 毛主席庇护,从容夺冠

奥运会就像是一盒巧克力糖,不等你自己去把它剥开,你永远不知道等待你的是什么滋味。我在雅典得到的那颗巧克力糖,是世上独一无二的

集训地选在了湖南益阳,就是前一年我夺城运会男单冠军的地方。但在集训期间,我却意外受伤了。当时以为不是什么严重的伤,但后来事实证明这对我的影 响是致命的。那时年轻,虽然外界都说我有霸气,可那种霸气想来其实很脆弱,因为太年轻的我,很容易就因为一个人或一件事被干扰。

就在即将结束封闭集训返回北京的前夕,还发生了一件说起来很传奇的事情。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这是段神话。

当时,作为集训期最后的团队活动,我们全队来到了毛主席的故里——湖南湘潭的韶山冲。在参观完毛泽东故居后,队友们决定一起跑步上山,去半山腰 上的毛家祖坟祭拜。我记得那天天气非常热,我想他们大多数人都去了,少我一个也没关系,就和另外几个队友躲在大巴上打扑克。等大部队都回来了,临走之前, 所有的工作人员、教练和运动员要在广场上合影留念。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摄影师还一个劲地叫我们抬头看镜头。可是天太热了,阳光又刺眼,照得我根本睁不开眼 睛。我那时很不耐烦,还开玩笑地转头对着旁边的毛主席铜像说了句:“主席,你热不热?”换作是现在的我,肯定不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举动。结果,不知道是不是 因为这个不敬的行为,我在雅典第一轮就出局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是年轻气盛,心态也比较浮躁,好像什么都无所谓,但其实是幼稚。所以2004年奥运会打完以后,我跟朋友说,之前我跟毛主席开了个玩笑,到雅典后毛主席也跟我开了个玩笑。

整件事情中让我觉得最神奇的地方在于,当时上山祭拜的队友们有的人敬酒,有的人敬烟,只有张宁最特别——她点了三支烟。结果,一起祭拜的人有很 多,但只有张宁最后拿了奥运会冠军。我还听说,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孔令辉在与瓦尔德内尔的比赛前,也曾在衣服内侧别了一枚毛主席像章,最终孔令辉成 就了大满贯。

说起这个“神话”,倒不是因为迷信。而是我后来觉得,也许这说明了,人总要有所敬畏,才不至于太浮夸,才能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得稳当。当然你也 会发现,那时候的林丹并不是不谦虚,但是“世界第一”的位置把他捧得太高,不接地气。那时的林丹像个气球一样,风一吹就跑,手一点就破,好像随时要爆炸。

抵达雅典后,发现各方面条件都一般——饮食不是特别理想,比赛场馆也离得挺远的。慢慢地,我就开始感觉到有点紧张了。我发现,当我什么事情都特别想做好,比如我想睡得再好一点、吃得再好一点时,我就知道自己开始紧张了。因为我想万无一失,这时的我会在意很多。

抽签结果出来,我第一轮对阵新加坡的罗纳德·苏西洛,我当时就感觉第一场球挺不好打的。虽然对手名气不是很大,但他的球还不错。正因为这样,我 当时的心态并没有调整好,卡在一个不上不下的状态,就是觉得他虽然不好打,但拿下应该没问题吧。因为担心这担心那,对自己也没有一个恰当的定位,上场后感 觉自己怎么也释放不出来。0比2,世界第一首轮出局。比赛结束的一刹那,我根本就反应不过来。这就完了?就结束了?打完以后,我给谢杏芳发短信说“我输 了”,她根本就不相信。

就在奥运会前一个月,有一天我突发奇想,想要在球包上征集全队的签名,请大家给我写一些鼓励的话,写在一个我天天能看到,无时无刻不在陪伴着我 的东西上,那种力量的传递会不一样。历来都是别人找我签名,这次终于换我找别人签名,一开始我是让小队员帮我去办这件事,但后来,我觉得自己去也没什么了 不起。

然而到最后,真的让我抛下一切并且真正领悟到奥林匹克精神真谛的不是别人,而是谢杏芳。2008年8月16日下午,北京奥运会女单决赛率先打 响,我没有去现场,而是选择了在房间看电视直播。这场比赛,我作为阿芳的男朋友,一定是有偏向性的,我希望她赢,这毫无疑问。整个下午,我都没有办法踏踏 实实地坐下来,阿芳每打出一个好球,我就喊一下,在房间里跑一圈。比赛打满了三盘,那是历届奥运会女单决赛中最精彩的一场,只是最终的冠军只有一个,祝贺 张宁。但是,我也以阿芳为荣,我知道她很想赢,虽然结果可惜,但已经没有遗憾了。因为她们两个都打出了非常高的水平,即使是第二,也应该无所谓了。

看到站在亚军领奖台上的阿芳,我好像知道自己第二天该怎么做了。后来我在电话里跟她说:“如果明天我能打得像你这么好,拿第二我也很高兴,至少我们家就有两块银牌了。”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记得当天下午临出发前,我把房间的音响声音开到很大,跟着一起唱。听的什么已经记不真切了,只记得有周杰伦live版的《听 妈妈的话》,激昂高远的版本。演唱会上那山呼海啸般的尖叫声提前让我进入了状况。是的,接下来即将登台的将是林丹,属于我的showtime来了!

这是我的第一次奥运会决赛,也是李宗伟的第一次。在奥运会羽毛球比赛历史上,还没有一二号种子会师男单决赛的先例。我们两人都很想赢,都想继续 创造历史。第二局打到20比8,我拿到冠军点,体育馆里的那种狂热好像随时都要把屋顶掀翻。李宗伟回球下网,最后一分到手,我跳起来把球拍扔了出去,又在 地板上滚了一圈。那一下的反应就是——终于结束了。这对我是一种解脱,对很多人都是一种解放,在与汤仙虎教练、李永波教练拥抱的那数十秒,我好像哭了。我 很久没有流眼泪了,那一刻眼泪流出来,我自己都觉得很不自然、不真实。颁奖仪式,兴奋剂检查结束后,已经是第二天凌晨。我看了看手机,有223条短信!我 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因为有太多太多的人在关注我。我庆幸之前没有看到这一幕,要不然会更紧张。

因为不容有失,我为这场比赛作了万全的准备。雅典奥运会前在韶山发生的那件奇事,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结”。当2008年再有机会去湖南时,我特 意再次去祭拜了毛家祖坟。上山的路上,当时我和陈金还在慢慢走,李导故意逗我们:“谁最快到,谁就最有诚意。”那天我和陈金还穿着便装,两个人就拼命往山 上跑, 陈金在北京奥运会上也获得了一枚铜牌。而在那场决赛前,我也效仿当年的孔令辉,在胸口上别了一枚毛主席像章,希望它能带给我力量,也了了心中的一桩夙愿。 后来每逢大赛前,特别是奥运会前去毛家祖坟祭拜,就成了我们队里的一种传统。

我的爱人·谢杏芳 14年前我做你的陪练

我和谢杏芳的故事要追溯到15年前,我还在打全国青少年锦标赛时。有一天,我跟队友一起在看台上看比赛,当时阿芳好像还在打双打,她剪着一头利 落的短发。我们在看台上一片惊呼:“哇,腿好长啊,个子好高啊。”我们就背地里议论,这应该是打羽毛球的里面长得最漂亮的女生了吧?那是我第一次听说谢杏 芳这个名字。很快这件事就淡忘了,因为我根本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然而,有缘分的事,老天总是会替你安排好一切。那次比赛后没多久,有一天我们教练说:“今天会有中国青年队的运动员过来,他们要在我们这儿备战亚洲 青年锦标赛。如果人员不够的话,像林丹啊,吴勇啊这些打得比较好的,要过去当陪练。”那是1998年,我15岁。结果等青年队到了,我突然看到她站在队伍 中。知道她来了后也没敢多想,总以为陪练肯定也是陪男孩子训练。但能再次见到她,还是很高兴,“哇,谢杏芳居然来我们八一队了。”

之后有一天教练突然宣布:“林丹,你今天下午陪谢杏芳打2点到4点的训练。”我嘴上“哦”着,其实心中窃喜,感觉赚到了,那时候我也没打得多 好,但是做陪练还是可以的,毕竟阿芳是女孩子。整个下午,我们俩只是默默地打球,捡球,也没有聊天,更别说要电话了。因为训练的时候教练都在,所有队员也 在,根本没机会讲话。

从我第一次被她“秒”到,到给她当陪练,我心里再也忘不了这个眉清目秀、笑起来很温柔的女孩子,这便是我人生第一次知道“暗恋”的滋味吧。

我的恩师·汤仙虎 只有您纵容我摔拍子

我的身上确实有不少毛病,当我练不好的时候,我会对自己发火,或是摔拍子。这在所有教练看来,都如同犯了天大的错误一样。他们一定会用最严厉的 语气或手段来阻止我,甚至气急败坏地指着我:“你给我下来,不准练了。”可是对我这种性格的运动员来讲,我只会觉得他们根本不了解我。可惜,当时我已经在 国家队待了八年的时间,却没有一个人发现我有这样的特点和能力。

备战2008年奥运会期间,我摔了无数把拍子,三天一把肯定是有的,练得不好的时候一堂课摔三把也很常见。但是汤导从来不会第一时间批评我,从 来不会。他可能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转过身去看其他队员的训练。我是成年人,我会想办法让自己克制,冷静下来。每次摔完拍子以后,我都会继续选择第二把球 拍,回到场地。这时候我会告诉自己:我还要把它练好,等我重新投入训练后。汤导又会转过头来看我,继续把这剩下的训练完成好。

训练结束后,汤导会用非常幽默的方式跟我讲:“哎,你这个球拍已经是限量的了,全队为了你都已经停用这个型号的球拍了,都留着给你用。你再这样 摔下去的话,可能赞助商也没有办法生产出这样的球拍给你了。”我既不好意思,又觉得他说得有理。汤导的这一套,是我不得不服的地方。



http://sports.titan24.com/2012/2012-08-06/252200.html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281909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