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40961)
 
--- qianzi (6/22/2012)
 
于 2005-03-01

我和大多数人一样,F1-OPT-H1B。F1期间,在第一个学期,利用当时给的“六个月内两次入境”还没过期,回了一次国,当时老公和女儿还在国内。后来,他们也很快以F2身份来美国。我学习,毕业,在OPT期间怀孕生下第二个女儿,在OPT到期前半个月递交了H1B申请,一波三折,在OPT过期快半年的12月16日才得到批准。老公和大女儿也转为H4。

一拿到H1B的批准,我就定了机票准备回国过春节,已经快四年没有回国了,很想念国内的父母。我知道我们需要去广州美国大使馆申请签证。不少身边的朋友劝我们不要回去,等拿到AP后再回,但我一天也不想等了。我知道H1被拒的可能很小。而且由于所学的专业是文科,背景调查的可能性也不大。

回国前在网上查了各种有关信息,下载了156填写了3份,157表为老公填写了一份。为小女儿办了美国护照,并在中国大使馆为她办了旅行证。在家中用数码相机给老公,大女儿和我自己照了相,到KMART洗成护照用相片。我的护照还有半年就过期了,于是在纽约中国大使馆办了护照延期。还准备了797原件,有律师签名公证的I129和LGA的全部资料复印件,公司的信,工资单,公司税表,公司简介,我个人简历等材料。

到家那天是年三十的下午。我事先已预定了年初六,既2月14日星期一去广州大使馆签证。因为当时预约时只有早上七点半和八点钟两个时间供选择,所以我们三人只好初五那天晚上提前去广州住进胜利宾馆。因为准备签证完就回家,我们随身只带了所有材料和5000元人民币的现金。

由于飞机晚点,到了胜利宾馆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去大使馆附近转了一圈,发现没有店开门。我们还没有买签证费收据,所以有点着急。给在美国的老弟打电话。他经常在中国和美国之间跑来跑去,对广州使馆很熟悉。在我回国之前我们就如何应对签证官讨论了好几次。

不过这次一给老弟打电话,发现问题严重。首先,签证费是100美元一个人,折成人民币加上手续费要850元左右一个人,而不是我以为的400多元人民币(那是我当年签证时的价格)。这样我们带来的5000元就不够了,因为除了付三个人的签证费,还要买回程的机票和宾馆的住宿以及两天的吃喝等。老弟说没关系,你们用美国的信用卡也行。可是我们俩谁也没带任何信用卡。老弟急了,说你们只带了5000元,竟然敢出门?

关键是几年没回国了,我们对钱的概念发生了变化。因为在美国,5000美元似乎是一笔“巨款”。所以我在准备去广州时,略略地一算,觉得5000元人民币足够了。根本对意外准备不足。

钱还不是最关键的,毕竟可以想办法找朋友借。老弟告诉我们,156,156表都必须是中英文各一份。而且不光是成年男性需要填157表,所有申请人全要填,包括我们那8岁的女儿。而我只填了三份英文的156。157只填了老公一人。

于是2月14日那天,我们早早起床。老公出门在小店里买了签证费收据和156、156中英文表,并告诉了我一个不好的消息,小店里的人认为我们的照片不合格,说他们可以给补照,120元一人,当时就可以取。

我当时做了正确的决定,坚决不去补照,就用我们自己照的相片。因为我不想再花钱了,而且我自己给小女儿照的照片在美国办了护照和旅行证,没有任何问题。

拚命把所有的表填完,照片贴好。收拾好东西来到大使馆门前,已经是快八点了。从那时到我们从使馆里走出来,整整花了近三个小时。没有机会坐下来等,一直就是站着,排着队,过一个又一个关口。

在使馆里收走材料后,我们被分到3号窗口。仍然是站着排队等待。我开始观察周围。那天可能是春节加情人节的原因,只开了两个窗口办公。签证官是两个年轻男性。

1号窗口是个“笑面虎”,我们的3号窗是个“冷面杀手”。你们从名子可以想像,两人风格不同,“笑面虎”耐心细致,笑里藏刀;“冷面杀手”冷若冰霜,话语不多。尽管风格不同,但两个人都是“拒你没商量”,在我排队的那一个多小时里,给签证的只有可怜的几位。商务签证绝大部分被拒了,探亲的老头老太太,有的被据,有的过了。可以是“季节”的原因,没见到学生签证的。有个H4,谈了半天后,给了一张绿纸和护照等材料,可能是让补充材料。有的人被拒后不走,非要个理由,连保安也出动了。大部分人被拒后,一脸茫然,无可奈何。

事先我没想到签证会有这么多被拒的。因为我印象中是出国越来越容易了。我老弟在中国美国之间每年都要跑两三次,从未被拒过。不过那天看了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但是我自己心情是非常轻松。因为他们拒得越多,我越觉得没有理由拒我。

终于轮到我们了。 上前打招呼,按指印。冷面杀手看了看刚才收上去的材料,就问你能说英语吧,我说可以。然后问你在公司工作了多长时间,我说不到两个月。再问做什么工作,我说是XXX。然后问公司有信吗?我说有,递上去。看了看,他已经开始在护照上盖章了。一边还在问,工作内容是什么?我胡乱说了几句,他似听非听。又问你丈夫在那里准备打工么(大概是这么个问题),我说不,然后又胡乱说了几句。他就没问什么了,盖完章后,给我一张收据,说明天下午来取护照。我按事先准备好的,说我有个8个月的小女儿扔在家中,我需要早点回去照顾,能不能今天就拿护照,边说边掏我和小女儿的合影,不过怎么也找不到。他等了一下,说我们工作量很大,今天无论如何没办法给你。我又坚持了一下,说能不能特别照顾一下,他说实在不行。不过你可以先回家,让别人代领,或者过几天再领都行。

看来只好如此了,临走前突然想起,回头用英语说了句“情人节快乐”,也不知他听到没有。

我的感觉是,过程很简单,例行公事。他在看材料时就已经准备给我们签证了,所以问题都是随便问问。因为那天说实话我回答的并不理想。事先在如何回答问题上没有仔细准备,不过他好像也没细听,边听边盖章。

拿到签证,心情还是很愉快的。回到宾馆,先买了回程机票。然后两人开始掏出身上所有的钱,看看还差多少。老公意外地从身上掏出100美元。不知是什么时候的“漏网之鱼”,他兴高采烈地跑到对面银行换来800多元人民币,于是算算觉得钱差不多够了。带上女儿去参观南越王古墓,在外面吃饭,给女儿买了件漂亮的中式服装,晚上又去坐船“珠江夜游”。好像好久没有在反复计划下地花钱了,倒也另有一番滋味,而且玩得很高兴。

第二天下午取签证时,总共才二十人左右,不知是不是头一天只过了这么多人。取签证的小姐态度很不好。因为我们在取护照的收据上只填了我老公一个人的名字,(只有一行供填个人信息)就扔出来让填三个人的姓名和签名等。二十来个人,总共20来分钟就发完了所有护照,就这么点工作量,不知她为什么总是气呼呼的。拿到签证后,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发现给了三个月的签证,老公和女儿是一次入境,我是两次。

就这样拿到签证回家了。到家后发现身上还有200来元呢。

昨天在纽约入关时,那个说着十分难懂的英语的移民官(看上去应该是南美那边来的人)在给我的I94上写上2007年9月30日,在老公和女儿的I94上写了2005年5月13日。我觉得不对,说他们是随我的,是H4,应该我呆多长,他们就能呆多长。他说不行,因为护照是写的签证过期日为2005年5月14日,所以他们必须在5月13日之前回国。我说不对吧。签证过期日,是指他们必须在这个日子之前来美国,而不是他们在美国可以居留的日子。他说不对。他们只能居留到5月13日,然后就得离境再重新签证。在我们争论期间,他又叫了一个移民官,那人也是如此的说法。

过关后,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老公和女儿要在5月13日就回国。如果这样的话,在广州每次只给三个月的签证,他们不是一年要跑四五次?想到在广州的种种麻烦,真是头疼。

等行李的时候,我还在想着这个问题。突然我想起了我们的I797表和它附着的I94卡。赶紧从包中翻出,一查,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我们三人的合法居留期都是2007年9月30日。赶紧回头去找那个移民官,给他看这份I94,他埋怨我为什么不把它们贴在护照里,当即将他发给我们的I94上面的2005年5月13日,改为2007年9月30日。我这才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这就是这次回国签证的全部经历,希望对一些朋友有用。


     
DO-PERM
6/22/2012 1:13:27 PM
call cruse company ask for a refund

and tell them if they don't refund you will sue them.

because you have no problem to get into Canada and come back. it is their mistake.

You should have been stronger when u were there. tell them to f@uck off and it is your problem not theirs to worry about if u can get into Canada and come back.
     
附:去加拿大的事还是很郁闷..
6/22/2012 1:12:41 PM
去加拿大的事还是很郁闷,大家帮着看看怎么打官司吧?

事情的起因:

老父亲来美国。他是那种典型的中国父母,为子女省吃俭用一辈子,自己不舍得花一分钱。70多了,患帕金森,但是一生酷爱旅游。自己在美国生活,无法在父母身边尽孝,所以他来之后,就想带他去次CRUISE,让他享受一下,他又爱旅游。

本来,想去加勒比海CRUISE,我打电话到INS问,像我H1,没有有效回美签证,但护照和I-94有效,可不可以。接电话的小姐不确定,又去问了一下,然后答复是可以,回美没问题。我是个谨慎的人,特意给我的移民律师发邮件再次询问。(她是个很有经验的人,而且总是准时回电邮)。她建议我不要去。说美属地之外的地方,恐怕有麻烦。我就再次发电邮问,可不可以参加去加拿大的CRUISE,她说没问题。我这才开始订票。是纽约出发,停留两个加拿大港口城市,然后回纽约。之后去纽约加拿大大使馆申请了去加拿大的入境签证。

就是因为不信任船务公司和海关人的办事能力,我特意带了那份鲍威尔签署的Automatic Revalidations的文件,以及我和律师之间的电邮,其中还有我告诉律师,

我给INS打电话,得到他们肯定答复的内容。我带了整整一个文件夹的东西,I-94,I-797,公证过的老公允许我带孩子出国的文件,孩子的出生证,我的工资单,雇主信,银行存款证明,还有很多。结果,老的老,小的小,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就这样被无情地拒绝登船。我给他们看所有文件,反复解说,不能打动他们。他们坚持说我的回美签证已经过期。(我以前曾以H1身份回国两次,最近一次是去年)。

和我打交道的一个人是船务公司的小头头,说他已经和移民局的人沟通过,我的情况不能上船。还说我给他们看的鲍威尔的文件是错的。我提到给INS打电话的事,他说,那位小姐的回复也是错的。

我甚至说,先让我上船。船会在加拿大的HALIFAX停,我和大女儿下船,我们在加拿大申请回美签证。他说不行,不能让我上船,否则他们会有麻烦。

就这样,差不多半个小时的交涉,他几乎是“赶”我们出大厅,说什么移民局要找他们麻烦了,他们会被罚款的,让我们快走。这是我感到最不舒服的地方。当时我的小女儿趴在我身上累得睡了,老父亲在一边等了半个多小时,因为帕金森,手一直在抖动。大女儿已经眼泪汪汪,而我一直在耐心地和他们解说。他的话,好像我们是企图闯关的非法移民。我说,那我给你们公司打个电话吧,能不能给我退款呀,他说,不能在这里打电话,你们出去。而且公司负责这事的人周六也不上班,打电话也没用。

就这样,他把我们带出大厅,让我们在大厅外面打电话,我试图联系律师,但只有她公司的电话,今天又是周六,当然联系不上。给船务公司打电话,接的人说要找另一个部门,但那个部门周一才上班。

我没有办法了。虽然老父亲和小女儿可以去,可是一个七十多,帕金森,一句英语不会;一个刚三岁;我怎么让他们去?在大厅外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后来我想再进去问一下,他们拦着我不让我进。我要那个拒我的小头头的名片,心想我总得有个人名,以后和公司交涉时方便点,他们也不给。大厅外有个问询处,我问那个大妈,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怎么才能拿到回美有效签证呢?她用对讲机向小头头问了几句,然后说,我们不CARE你到哪里拿。你可以去SUE我们公司,也可以SUE移民局。然后就走了。我一直都是很客气地,微笑地,不知为什么她出来这么两句。就这样,一家人又回家了。

我当然是极力安慰老父亲,我知道他心疼钱。所以我就表现得很不在乎的样子。但是我心里是有点受伤的。觉得受到了不公正待遇。说实话,我付了三千五百元,事先做了大量工作,换来这样一个结局,郁闷是肯定的。而且我这个人是非常老实的人,今天的经历,有点让人当成想企图闯关的非法移民的感觉。我更有点无法理解。

大家看看,这件事,从我这个方面,有没有什么漏洞?钱能不能要回来?甚至有没有要求其它补偿的可能?比如加拿大的签证费,是每人七十五元,我们三个人都签了。小女儿不用。

还有,下一步怎么做?周一给轮船公司打电话时,怎么交涉?多谢。现在还有些生气呢。而且越想越气。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130277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