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21915)
 
--- must750 (9/14/2012)
 
在美国,申请大学有一套繁杂的程序,和以标准考试成绩定案的亚洲国家有很大不同。美国学生不仅也要考标准考试,还需同时顾好高中在校平均成绩、积极参与校内外活动,与准备无数申请文件等。即使如此,学校的录取标准对一般人来说仍是个谜。每年许多优秀的学生被理想学校拒於门外,却不得而知被拒的理由,更多的家长为孩子的努力感到惋惜,有些则对申请大学的准备方向越来越无所适从。他们想知道,到底名校的录取标准为何?哪些是他们认为最重要的条件?而什麽样的申请者才是他们的理想候选人?

纽约时报日前与哈佛大学合作,开放纽时读者提出有关申请(哈佛)大学的疑问,由长期担任哈佛大学招生与财务补助办公室主任的费兹西蒙斯(William R. Fitzsimmons)负责解答。以下为问答摘要。

入学标准

费兹西蒙斯开门见山表示,哈佛大学的招生目标就是网罗最优秀的学生。很多人认为「优秀」取决於标准考试成绩、在校平均成绩与班级排名等,他认为这是合情理的联想,实际应用起来也可替学校省去很多麻烦。但他说,哈佛在这些客观衡量标准之外,同时应用了更为复杂的系统来判断申请者是否适合哈佛。

费兹西蒙斯说∶「学生智能上的创作力、人格风范与执行良好判断的能力,在录取过程中扮演关键角色,这些特质无法从标准测验的分数看出来,只能透过学生的课外活动、老师与辅导老师的推荐信,与他们和校友或职员的面谈中才能得知。」同时,费兹西蒙斯也指出,招生办公室的成员很明白手上持有的资讯并不完全,因此他们评量申请者的时候总是非常小心谨慎。他认为,「录取的决策过程与其说是一种科学,反而更像是一门艺术」。

光是审核申请者条件的过程,就历经层层关卡。费兹西蒙斯解释,审核申请文件的哈佛招生官员通常以地区划分,负责审核特定地区送交的申请文件。他们会记录所有资料,联络申请者与学校以补齐不足的部分,并针对申请者的优缺点标注评语。有些申请者最多被四位不同官员审核,每位官员都会查核资料内容是否正确,并提出额外的注解。

此外,由教师组成的招生与财务补助单位中又有一个常务委员会,负责制定与执行招生与财务辅助的相关政策。常务委员会的成员也会审核较具代表性的申请者,例如在学术上有特别突出表现的、艺术方面展现特别创造力的,或针对招生政策提出疑问。

在常务委员会制定的大纲下,另一组招生委员会负责作出每位申请者的录取决策。招生委员会的成员包括常务委员会再加上另外35名左右的招生与财务补助办公室职员。作决策时,招生委员会成员依地区分为20个小组,每个小组通常包括四至五名成员,外加一位资深招生官员与一位教师。每个小组也负责约同等数量的申请者。

当所有申请者的文件都被仔细读过,而招生委员会小组也开始进行正式审核,地区性的招生官员负责跟小组成员概述每位申请者的优缺点。接著小组成员便依此讨论申请者条件,并采多数表决方式决定是否向上推荐给招生委员会全员。但表决没过也并不表示申请者全无希望,如果获得某些成员的大力支持,仍可能被提出让其他小组来作比较。

接下来,小组成员便把它们的审核结果提交至全体委员会,任何成员在阅读或聆听简报时,都可提出问题,或要求重新审查申请者资料。许多申请者都曾在全体委员会中重新被提出审核,而不论是全体委员会或是小组讨论,最多花一小时时间讨论单独申请者。小组提交的所有申请者都会在全体会员会议中提出讨论,因此相互之间的比较不受地区限制。

费兹西蒙斯说,哈佛采取这麽严谨的比较过程,是希望能深思熟虑并公平的作出决定。虽然整个过程耗费大量人力,但他们因此对最後的决策有很多弹性,甚至到了要寄出通知信函的当天,招生委员会都还有可能临时改变决定。

在哈佛看重的申请者条件中,有一项可能会令父母出乎意料。费兹西蒙斯表示,许多哈佛的校友认为,大学里的同侪在他们的求学经验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哈佛的学生不只在课堂上学习,透过与寝室室友的互动、在饭厅、教室、研究小组、课外活动与宿舍中特别活跃的负责人的互动,都是丰富哈佛经验的要素。换句话说,「人」可能是哈佛经验里最难能可贵的部分。因此当哈佛在找寻理想的候选人时,特别留意那些有潜力成为「教育者」的学生,意即那些能激发同侪或教师新想法的学生。

费兹西蒙斯表示,许多被哈佛录取的学生可能在学术或课外活动中拥有不凡的成就,但大多数被录取的学生倾向多才多艺,他认为在各方面都投注相当精力,并获得不等成就的学生,在大学甚至往後人生都更有机会以同样态度持续取得荣耀。

测验成绩

标准测验如SAT与ACT的成绩,在招生官员的决策中到底占有多少分量?这不只是华人家长关心的议题,许多美国家长也在这次纽约时报举办的问答中提出相同疑问。

费兹西蒙斯表示,标准测验成绩的确有助哈佛找到理想候选人,但申请者的其他条件,包括高中平均分数、老师的推荐信与学生的个人特质等,也都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全国大学入学谘询协会(NACAC)的委员会曾根据研究资料指出,具有经济优势或上严格学校的学生,通常会在标准测验取得比较好的成绩。费兹西蒙斯说,各大学的招生办公室官员都很清楚这个趋势,他们也都尽力去衡量出那些没有先天优势的学生的学术表现潜力。

若真要排出客观条件的先後次序,费兹西蒙斯认为AP tests与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Exams的成绩最具指标性,紧接著是大学理事会的学科测验,再来是高中的平均成绩,最後才看SAT与ACT成绩。不过他提醒,SAT与ACT中的写作测验,与大学理事会的学科测验具有约莫同等的重要性。单SAT成绩来说,费兹西蒙斯认为除非分数特别高或特别低,否则50-100分的差异几乎对决策过程没有影响。即使有影响,也会同时与其他好几种条件放在一起综合考量。

课外活动

费兹西蒙斯说,哈佛每年录取约2100名新生,校方期望他们全都具备突出的个人特质,能在大学四年与同学互相影响与学习,并於毕业後在各地发挥正向的影响力。换句话说,哈佛寻求的是「全才」,他们在学业、课外活动与个人特质上都有杰出表现。

不过费兹西蒙斯提醒,多数学生是全才,但每年录取的学生当中也有数百名是在学业上取得超乎水准的成就,被哈佛校方视为同辈中最有潜力的学术新星。这些学生都有非凡的学习精神与求知欲望,并提供学术上实际的成果证明自己胜出同辈的条件。费兹西蒙斯不讳言∶「这些学生通常也有杰出的课外表现,但招生委员会更看重的可能是他们不凡的学术成就。」

录取的学生当中,也有另外数百名是在课外活动取得特出表现。费兹西蒙斯表示,这些学生与学术表现特出的学生一样,都是因为他们的人格特质促成他们的成就。他们自律学习,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全心投入。这些学生进入大学,可能选择继续发展该活动,或选择别种全新的爱好,但他们具备的人格特质将持续帮助他们获得成就,即使出社会也不例外。

有些人可能想知道,课外活动涵盖范围很广,到底哪些「课外活动」才算数?费兹西蒙斯说,事实上,哈佛对学生从事的任何活动都会感兴趣。除了一般学校的课外活动或运动项目外,也可以是学生全心投入社区、工作或是家庭的任何经验。他举例,像许多学生花很多时间帮忙照顾家庭成员,或需要靠打工方式帮父母维持家计;也有很多学生负担不起昂贵的才艺费用,因此无法学习任何乐器,或参加运动社团等。当招生委员会审核申请文件时,都会把这些因素考量在内,他们更关心的,是学生如何有效运用他们既有的资源。

「课外活动不需要是很异国情调的项目,大部分也都不是那样的,活动的实质内容才是我们看重的东西。」费兹西蒙斯相信,每天都充分利用机会的学生,到了大学也还是一样会这麽做,不论从事学术或课外活动,同样道理都完全适用。
财务补助

哈佛大学与其他私立名校是许多人的理想目标,但昂贵的学费也让不少家长忧心,尤其是中产家庭收入水准不容易得到足够补助金,支付学杂费让他们感到特别吃力。

对此问题,费兹西蒙斯强调∶「前途无量的学生绝不应让财务困难阻碍他们选择就读理想学校。」他表示,哈佛的财务补助(Financial Aid)政策在这几年来作了很多改变,不断致力让各个经济阶层的家庭都能负担得起哈佛教育。单就今年而言,大学部的财务补助计画就高达1亿4500万元,是哈佛有史以来最宽裕的补助计画额度。跟去年相比,该额度增加7%;跟十年前相比,更整整增加了1.67倍。

费兹西蒙斯说,哈佛仅依学生的家庭收入提拨财务补助,他们申请财务补助并不会影响被录取的机会。依哈佛大学目前的补助金计算方式,收入介於12万与18万元的家庭,只需拿出10%的收入支付学费;收入12万元以下的家庭,学费支出则从收入10%开始递减,收入越低,应付的学费就越少。费兹西蒙斯举例,收入15万左右的家庭,每年只需花1万5000元左右支付一个孩子读哈佛的学费。收入6万元或以下的家庭则学费全免。

除此之外,哈佛也提供学生贷款,但通常校方在计算学生的财务补助方案时,都尽量避免让学生负担债务,如真有需要,透过要求校方仍会提供。同时依照哈佛最新的政策,房屋的净值已不被计入家庭的付款能力,这项改变平均一年为家庭省下约4000元学费。

老师推荐信

费兹西蒙斯说,推荐信对於哈佛或其他高度竞争的学校来说,绝对在审核过程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分量。透过推荐信函,委员会成员才能逐渐拼凑出学生在客观条件之外如人格、领导力、求知欲、创造力与对学习的热忱等个人特质。再加上申请论文、面谈与其他申请程序,推荐信能让委员会成员看到申请者在大学或未来发挥个人影响力的潜力。

不过费兹西蒙斯也指出,美国高中内的升学辅导老师比例分配极度不均,许多资源较少的地区,老师也往往需应付数目庞大的学生,使他们很难有时间真正去熟悉每位学生,自然影响到推荐信的说服力。

当学生缺乏辅导老师的推荐信,或推荐信函提供的资讯不足,委员会便转而依赖其他的客观资讯作衡量。如果校方需要更多资讯来协助决策判断,他们会联系辅导老师,或请学生要求老师提供更多说明。在最糟的情况下,辅导老师与老师皆对学生不够了解,无法提供有力的说明,费兹西蒙斯建议,学生依然应该取得他们的推荐信,但同时可寻求其他足够了解自己的人协助,例如课外活动的指导者、打工的雇主、社区组织的领导人,或教会牧师等。如果学校的推荐信已足够提供有力资讯,他不建议学生再送交太多额外的推荐信函。「额外的推荐信是否发挥作用,跟撰写者的职业或地位无关,而是取决於他对你的了解程度。」

费兹西蒙斯说,他们近年来读过最棒的推荐信,是由一所学校的管理员写的。该校的老师与辅导老师工作量超过负荷,而管理员的这封推荐信恰好弥补了他们没有照顾到的内容。这名学生参加学校的工作计划,必须在大夥儿都疲惫的课後时间,处於相当艰难的环境下完成工作事项。管理员於信中说明学生的作为让他周遭的人都变得更好,跟学生的其他申请文件内容吻合。日後学生进了哈佛,也的确在校内发挥很多正面的影响力,毕业至今,费兹西蒙斯说他的作为始终与当初推荐信函里描述的人格特质相互吻合。

申请论文

论文写作在申请决策中的重要性,多数人都不置可否。但不少人提出质疑,在学生撰写论文的过程中,家长应提供多少帮助?

费兹西蒙斯说,很显然的,现在许多学生可能早从中学就开始准备申请大学的论文写作,他们与长辈一同草拟有助提升自我条件的各种经历,然後花上一年或更多的时间依靠他人的协助修饰论文。有些人则透过网路或专门整理知名论文的刊物,剽窃他人著作的论文;另一些人则乾脆花钱请枪手帮忙从头撰写申请论文。

费兹西蒙斯表示,他们每年都读到许多写的很棒的论文,也经常将论文投影到大萤幕上好让全体委员会成员都能看个仔细。如果某篇论文写的特别突出,他们会请委员会中的一位教师成员评估该篇文章,或其他写作文本例如短篇故事与诗篇等。判断论文的原创性时,他们会将之与学生的成绩单、推荐信里的内容、学术上的特殊成就,或甚至与学生SAT或ACT考试里的写作部分互相比较。

简而言之,费兹西蒙斯说,他们找寻的是学生的「一致性」。「如果学生的论文写的很精采,其他申请条件则远远不及,不可能因此被录取。」

他表示,学生在高中时每天辛苦得来的成果,才是更吸引学校的地方。不过论文写作给学生一个好机会,让他们阐述自己所重视的事物,这可能他们无法藉由其他申请文件表达的东西。费兹西蒙斯说,常会有人建议学生在申请文章中「找到自己的声音」,或是「做自己」,他认为这的确是一个中肯的建议。

不少刊物或网站专门搜集申请大学的论文范本,宣称这些范本可让学生被校方录取。但大学的录取过程本身有太多变数,因果关系很难搞清楚。这些范本来源通常鼓励学生写一些比较容易被注意到的题目,使他们在撰写文章时反而忽略对自己来说真正重要的事物。有时学生写的「太超过」,或者搔不到痒处,也因此失去让招生委员会更深入认识他们的好机会。

费兹西蒙斯说,撰写申请论文时,是没有任何「正确答案」的,而且论文本身也只是申请程序的其中一项文件而已。他建议学生应充分利用每个能增进自我与学术上成长的机会,面对大学的申请程序不需太刻意迎合。

公校还是私校?

为了帮孩子挤进私立名校的窄门,许多家长考量是否送孩子就读私立高中,会在申请过程中具有较多优势,他们因此在财务或是其他方面作出很多牺牲;有些则为了让孩子上名声响亮的公立学校,不惜忍受辛苦的通勤;更有些则乾脆支出大笔家用预算好与明星公立学校比邻而居。

费兹西蒙斯说,每年都有许多家长问他∶是否有哪种类型的高中特别受哈佛青睐?哪种学校能提供孩子申请名校最好的基础?面对第一个问题,费兹西蒙斯很直接的否决。他说,哈佛要招收的是学生,不是学校,因此不论哪种学校出身,都不会在申请过程中具有特殊优势。哈佛更关切的事情,是学生能否充分利用周遭的教育资源。因为不论身处什麽样的求学环境,唯有会这麽做的学生,才有可能在大学中也持续将哈佛资源作最有效的利用。

费兹西蒙斯表示,在前几个世代中,哈佛与其他同类型大学的学生的确多半出身私校;今年9月份,哈佛新鲜人中则约有七成来自公立高中。他说,其实私立高中与私立大学的运作方法雷同,他们筹措可观的经费作为财务补助,并积极的招募来自各个经济阶层的优秀学生。基於房地产价格的波动,当今私立高中的学生背景分布已跟从前大不相同,许多社区里的私立学校比起当地公立高中,可能在学生的经济背景分布上还更多元。

费兹西蒙斯认为,不论公立或私立,都有许多好学校。父母想帮孩子找到最适合他们的教育环境,关键跟选择大学很相似,即视孩子跟哪所学校最相配而定。他表示,每个孩子的成长步调都非常不同,一体适用是最糟糕的解决方式。即使是同一个孩子,也可能在不同年龄适合不同学校的教学步调。

不过费兹西蒙斯也指出,基於各种原因,许多不同年龄层的杰出学生经常聚集在某所学校。而当该所学校的许多学生进了顶尖大学,到底是因为这些学校的教育品质很高,还是因为他们的学生素质本来就特别突出?同样的问题其实也适用在哈佛身上。他说,家长仍应了解,哈佛与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并不特别偏好这些学校的学生,他们要的是来自各地的杰出学生。

不论父母最终选择为何,他们为孩子的教育作出诸多牺牲,值不值得总是很难定论。有些父母对成果感到满意,有些则不那麽确定。最终,费兹西蒙斯认为还是看学生自己在人生每个阶段如何追求自我发展,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毕竟,条条大路都能完成美国梦,而任何种类的学校教育也都有机会达到相同目的。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545740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