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30706)
 
--- infowaft (8/3/2012)
 
润涛阎

假如没有人发明兴奋剂,世界体育舞台上也绝对会有中国一席的。即使今天的中国运动员里没有一人服用兴奋剂,也无法很快摆脱中国体育界尤其是获得突出成绩的运动员面对地球村民持怀疑态度的窘境,尤其是游泳项目。这个道理很简单:哪方面的师父造假,哪方面的徒弟就遭受质疑。比如,跑得比黑人都快的刘翔就没有遭到人家的质疑,因为刘翔的师长们没有出现大批服用兴奋剂的事件。而游泳就不同了,在广岛亚运会上曾经有7名游泳运动员被查出服用了兴奋剂。这就是为何叶诗文遭到了如此多的质疑的原因之一。她的成绩对于中国人,或者说亚洲黄种人来说,虽然震撼,但相对比还是没有刘翔那么鹤立鸡群。如果当年被查出服用兴奋剂的7名是刘翔的师长,那刘翔旋风刮起时,他就会遭到严重的质疑;如果游泳运动员里没有发生7人服用兴奋剂的事件,今天的叶诗文就不会如此被质疑了。这就是诚信缺失后的代价。同理,当诚信建立起来后,后人也就甚少遭到羞辱。“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说得再清楚不过了。

别说中国体育与兴奋剂无关。当年西方的媒体对中国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报道非常猛烈,只是那时没有互联网,国内的媒体掩盖得比较严实。当然,我们也可随时看到西方媒体对其它国家的运动员被检测出兴奋剂后的报道也是连篇累牍,所以,我们不能说西方媒体对中国运动员有偏向。想想看,刘翔在东亚人里如此鹤立鸡群也没有遭受西方媒体的质疑,个中道理很简单,更别说前边的李宁了。

下面转帖一篇文章,就是给当年还在国内的网友看看,因为那时这些事实被国内的媒体掩盖的很厉害以至于很多人不知道中国体育与兴奋剂的事实真相,也就对西方媒体怀疑叶诗文的报道非常气愤。这篇文章的最后部分我不怎么赞同,因为打从政府严打兴奋剂以来,兴奋剂极有可能在中国运动员中基本上消失了,如果不是100%的话。如果以后也检测不出有服用兴奋剂的运动员了,那诚信就慢慢地建立起来了。考虑到兴奋剂种类繁多,能检出来的就那么几种,到底是否有的服用了兴奋剂而逃过了检测,我们无法得知。哲学上讲,这本来就属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议题。很多事情还是要靠自觉。即使能检测出来的兴奋剂,奥委会也往往是抽查。但无论如何,兴奋剂丑闻只要不是集体现象而是个别人的现象,就不会对整个国家运动队再次带来无穷的后患。


【转帖】中国体育与兴奋剂的故事

1 、纯真阶段(1984年以前):

1984年,当新中国第一次站在奥运舞台时,全世界都发现体育舞台上出现了一头雄狮,一个当之无愧,干干净净的巨人。至今我还是相信:那次中国队获得的金牌是近30年奥运史上最干净的15块。仍记得当李宁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奥运最高领奖台上时,迎接他的是全场美国人热烈的掌声和由衷的赞叹声。虽然此次由于苏东国家的退出令成绩减色不少,但是每块奖牌都是那么令人开心和安心;

2 、萌芽阶段(1985-1988 ):

1985年在中国体育史上是特别的一年,兴奋剂这一恶魔自此开始堂而皇之地步入中国的大门。标志性的事件是游泳队引进了一位大名鼎鼎的东德医生鲁道夫,鲁道夫给当时体育科学甚为落后的中国带来了三件法宝:高原训练,血乳酸测试和至今不承认但实际已默认的东西--兴奋剂。很快,游泳队靠这三件法宝在86年汉城一举击败了亚洲老大日本人,于是乎,田径队,自行车队,举重队开始争相学习游泳的经验。这一时期中国的兴奋剂事件并不多见,但个个是响当当的人物,象亚洲现代五项女王钟华,当时已小有名气的叶乔波,17岁却已夺得世界冠军的李对红。由于国内没有专业的兴奋剂检测中心,给人的印象是兴奋剂基本上是在国家队内部悄悄的使用。由于发生的往往是偶然事件,因此官方的解释都是所谓“误服”,也从不真正对此关心。

3 、扩散阶段(1988-1994 ):

由于上不关心,下不报告,兴奋剂开始迅速蔓延。首先是游泳队开始由集中制改为邦联制,国家队各教练下放地方队,从此开始了游泳队的大跃进;田径队也开始令人惊讶地提高成绩,尤其是女子径赛和投掷项目;自行车,赛艇,全面上升,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举重队的停滞不前。这种趋势在7 运会上达到顶峰,马家军狂破世界纪录,各路田径好手屡创世界第N 好成绩,女子游泳直逼世界顶峰。

那么,世界各国又是怎么看我们的呢?可曾记得92年巴塞罗那美国教练含沙射影的发言,可曾记得93年斯图加特全场对马家军的“骗子,骗子”声,外国人尤其是西方人的眼珠子几乎都突出来了,他们不相信世上会有干净的奇迹,但没有证据。

这段时间的另一重要事件是为举办1990年亚运会,中国花大力气修建的世界一流的兴奋剂检测中心。从这一天起,中国正式拥有了打击兴奋剂的武器。马上,这件武器就在93年全运会上派上了用场。中国的药检人员和体育官员惊讶地发现:原来兴奋剂已在中国深深地扎根。仅全运决赛阶段,就有13例阳性,既有地方队,也有国家队,包括90年的10佳,广东女举的邢芬,日后在亚特兰大夺银的铅球选手隋新梅。中国官员大为吃惊,但可笑的是,他们选择了一个愚蠢的做法,捂着掩着,你只有在专业的体育报纸的旮旯里方能看到这些作假者的名字。

4 、惊慌阶段(1994-1998 )1994年,中国游泳赢来了历史的辉煌:帕尔马世锦赛上,女将们夺得14枚金牌中的11枚;10月的亚运会,更是席卷3/4 的游泳金牌,陈运鹏、王林、周明、张雄及其弟子们成为国人的英雄。在中国水军扬眉吐气的画面上,我们看到的是美国教练的气急败坏和日本泳手的一脸无奈。

但是好景不长,体育科学的突破,特别是对诺龙的突破使这一年注定成为中国体育史上最耻辱的一年:这年的寒冬,传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广岛亚运会上共计11名中国选手被查出服用兴奋剂,其中游泳七名,田径两名,赛艇和自行车各一名,更为尴尬的是,其中9 名是亚运冠军,包括游泳的世界冠军吕彬,杨爱华,亚洲名将熊国鸣,胡彬等,中国官员惊慌失措,这次他们终于承认了不是误服,但还是对外宣称:“属于个别运动员的个别行为,”同时,对国际泳联的质询置之不理,用中国传统的太极功夫蒙混过关。

此刻,西方人却得意洋洋,他们终于又可以象百十年前一样肆意侮辱中国人了,先是宣称:“这是近代奥运史上查出的最大药物丑闻”,接着在美澳的炮制下,禁止中国参加次年的泛太游泳赛,当年各国通讯社的世界十大体育事件中,“中国事件”都赫然位列前三,中国瞬间成了药物的代名词。

中国体坛也随这一趋势发生重大变化:游泳队陈运鹏引咎辞职,王林被踢出国家队,游泳队从世界超一流变为世界一流;马家军渐失活力,中国田径从准一流变为二流;唯一逆流前进的是男子举重队出人意料地崛起。广岛亚运会后,国家开始制订反兴奋剂的有关规定。

但是兴奋剂的毒瘤并未因这一耻辱而略减,位于桥头堡的游泳队一次又一次地被脱掉短裤:帕斯世锦赛,先是原媛携带生长激素被当场查出,而后王薇在名落孙山后仍未逃脱被检的厄运,中国人在澳大利亚几乎无法抬头,刚刚上台的周明旋风般地落地,在帕斯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们看到的是石天曙悲伤,无奈,几近绝望的脸。接着张雄上台,但他马上也因弟子陈艳的东窗事发而狼狈而逃,99年初,周明彻底名誉扫地,他的弟子熊国鸣,王炜再次被查出服用兴奋剂,熊国鸣被终身禁赛。这一次,中国官员终于不情愿,但又不得不被迫承认:“兴奋剂绝不仅是个别运动员的问题。”官方在付出惨痛代价后,终于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第一步,尽管有一点晚。

这一阶段的另一重大事件是广东女子举重选手的兴奋剂事件,邢芬之后是陈小敏,和刘秀华。

5 、大棒阶段(1999- )1999年,正式的反兴奋剂规定从体总出台,中国开始大刀阔斧地把反兴奋剂的标签贴到雄鸡的各个角落。中国的兴奋剂工作人员也真正开始走出封闭,虚心地向外国同行讨教。除对传统的兴奋剂加大检测力度后,对目前尚不能确诊的采取了一刀切的政策:“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跑一个。”

这种趋势在奥运会前达到了极至,中国人对所有可能参加奥运会的人员进行了药检,对所有耐力项目的运动员进行了血检,这绝对是本年度药检史上最震撼的事件,仅血检,估计中国将额外花费数千万人民币,而国际奥委会不过仅仅进行了十几例血检。

检测的结果是金花吴艳艳, 女举名将孟宪娟的禁赛,马家军及赛艇名将张秀云的伤别离和男子举重队的全体清白,尽管也许会有痛苦,遗憾,甚至是错误,但是,这绝对是一次正义的壮举,尽管他的尾巴仍是官方模棱两可的声明。

文章的结尾,我想问一下那些至今仍躲在阴暗角落的官员,教练,运动员们:当你们为了成绩甘愿用药物侵蚀自己生命的时候;当你们为了名利不惜放弃你们和祖国尊严的时候;当你们为了金钱一次次伤害善良百姓真实情感的时候,你们真的以为,成绩、名利、金钱真的比生命、尊严和情感还要重要吗?真的要为一时的快意而甘背一生的枷锁吗?真的以为真相能被永远埋藏,天理不能得伸吗?看看东德星星们的今天吧。



     
Claudete
1/26/2013 2:33:50 PM
That's rellay thinking at a high level
     
比哭笑好
8/3/2012 7:21:41 AM
叶诗文是否用了兴奋剂,现在只能说检测没有,但10年后的科学技术会让真相大白的。目前很多兴奋剂检测不出来。哪个检测不出来,管理层和教练是非常清楚的。如果叶诗文是真正的英雄,那历史也会给她一个清白;如果她是个骗子,未来也会搞清楚的,因为她的尿液估计会被冷冻起来,以后再重新验证。人家也不是傻子啊。游的比男人都快,太离谱了。我们暂且认同她是清白的,而不是骗子。这样,不造成冤假错案。

兴奋剂种类太多了,而奥运会的标准还是很宽的,只要不是大量服用能检测出来的那几种,就算过关。大家还是靠自觉为主。


兴奋剂的种类(来自百度):

一、 刺激剂。一只温顺的绵羊,服完这种兴奋剂,它会变成一头凶猛的狮子。但是,药效一过,他又变回绵羊,而且还有可能停止心跳;

二、麻醉剂。服完它疼痛不见了,运动员在比赛中异常兴奋,但药效一过,疼痛将加剧、还会出现吸困难等症状;

三、合成类固醇。它可以促使身体分泌一种激素,发达运动员的肌肉。但它会带来心脏及肝脏疾病。如果小孩用了,骨头会停止生长,成为小矮人;如果女孩用了,会长胡须,声音变粗;

四、β-阻滞销剂。吃完这种药,运动员的心跳会变慢,血压会降低;

五、利尿剂。它会脱去人脂肪中的水分,吃完这种药,大胖子会暂时变成一个瘦子。可是,因为人体丢失了那么多水分,人会出现很多如腿抽筋、心跳忽快忽慢,甚至心跳停止等严重情况。
刺激剂
  这类药物按药理学特点和化学结构可分为以下几种:
  1、精神刺激药:包括苯丙胺和它的相关衍生物及其盐类
  2、拟交感神经胺类药物:这是一类仿内源性儿茶酚胺的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作用的物质,以麻黄碱和它们的衍生物及其盐类为代表。
  3、咖啡因类:此类又称为黄嘌呤类,因其带有黄嘌呤基团。

咖啡因类
  4、杂类中枢神经刺激物质:如胺苯唑、戌四唑、尼可刹米和士的宁等。
  刺激剂是最早使用,也是最早禁用的一批兴奋剂,也是最原始意义上的兴奋剂,因为只有这一类兴奋剂对神经肌肉的药理作用才是真正的“兴奋作用”。20世纪70年代以前,运动员所使用的兴奋剂主要都属于这一类。1960年罗马奥运会和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上所查出来的使用兴奋剂有苯丙胺、麻黄素、去甲伪麻黄碱和尼可刹米。
麻醉止痛剂
  这类药物按药理学特点和化学结构可分为两大类。
  1.哌替啶类:杜冷丁、安诺丁、二苯哌己酮和美散痛,以及它们的盐类和衍生物,其主要功能性化学基团是哌替啶
  2.阿片生物碱类:包括吗啡、可待因,狄奥宁(乙基吗啡)、海洛因、羟甲左吗南和镇痛新,以及他们的盐类和衍生物,化学核心基团是从阿片中提取出来的吗啡生物碱。
合成类固醇类
  作为兴奋剂使用的合成类固醇,其衍生物和商品剂型品种特别繁多,多数为雄性激素的衍生物。这是目前使用范围最广,使用频度最高的一类兴奋剂,也是药检中的重要对象。国际奥委会只是禁用了一些主要品种,但其禁用谱一直在不断扩大。
利尿剂
  此类药物的临床效应是通过影响肾脏的尿液生成过程,来增加尿量排出,从而缓解或消除水肿等症状。
  目的:
  1.通过快速排除体内水分,减轻体重。
  2.增加尿量,来尽快减少体液和排泄物中其他兴奋剂代谢产物,以此来造成药检的假阴性结果。
  3.加速其他兴奋剂及其他代谢产物的排泄过程,从而缓解某些副作用。
β-阻断剂
  以抑制性为主,在体育运动中运用比较少,临床常用于治疗高血压与心律失常等,有心得安、心得平、心得宁、心得舒和心得静等。这类药物是1988年国际奥委会决定新增加的禁用兴奋剂。
内源性肽类激素
  内源性肽类激素

肽类激素
大多以激素的形式存在于人体
  1.人体生长激素(hGH)
  2.胰岛素
  3.红细胞生成素(EPO)
  4.促性腺素
血液兴奋剂
  又称为血液红细胞回输技术,20世纪40年代开始使用,原来是用异体同型输血,来达到短期内增加血红细胞数量,从而达到增强血液载氧能力。进入20世纪80年代,发明了血液回输术。有报道说,血液回输引起的红细胞数量等血液指标的升高可延续3个月。1988年汉城奥运会正式被国际奥委会列入禁用范围。
编辑本段危害
  科学研究证明,使用兴奋剂会对人的身心健康产生许多直接的危害。使用不同种类和不同剂量的禁用药物,对人体的损害程度也不相同。一般说来,使用兴奋剂的主要危害如下:
  ——出现严重的性格变化——产生药物依赖性——导致细胞和器官功能异常——产生过敏反应,损害免疫力——引起各种感染(如肝炎和艾滋病)
  使用兴奋剂的危害主要来自激素类和刺激剂类的药物。特别令人担心的是,许多有害作用只是在数年之后才表现出来,而且即使是医生也分辨不出哪些运动员正处于危险期,哪些暂时还不会出问题。
  使用兴奋剂是不道德的
  运动员使用兴奋剂是一种欺骗行为。因为,使用非法
兴奋剂的危害
药物与方法会让使用者在比赛中获得优势,这种违法行为不符合诚实和公平竞争的体育道德。现代体育运动最强调公平竞争的原则。公平竞争意味着“干净的比赛”、正当的方法和光明磊落的行为。使用兴奋剂既违反体育法规,又有悖于基本的体育道德。使用兴奋剂使体育比赛变得不公平,运动员们不再处于平等的同一起点。
  使用兴奋剂,将对人的生理、心理产生极大的危害,使服用者心力衰竭、激动狂躁,成年女性男性化,男子过早秃顶,前列腺炎,前列腺肥大,患糖尿病,心脏病等,严重损害人的身心健康。
  能激活或增强中枢神经系统活性的制剂。包括苯丙胺、可卡因、咖啡因和其他黄嘌呤类、烟碱及合成的食欲抑制剂,如芬美曲嗪或哌甲酯。兴奋剂可引起中毒症状,包括心动过速、瞳孔扩大、血压升高、反射亢进、出汗、寒战、恶心或呕吐,及异常行为,如斗殴、夸大、过度警觉、激越和判断力受损。长期应用常导致人格改变,如冲动、攻击、易激惹和猜疑,也可导致妄想性精神病。长期或大量使用后停用,可产生戒断综合征,表现为抑郁心境、疲劳、睡眠障碍和梦多。
  为提高竞技能力而使用的能暂时性改变身体条件和精神状态的药物和技术。使用兴奋剂不仅损害奥林匹克精神,破坏运动竞赛的公平原则,而且严重危害运动员身体健康。国际奥委会严禁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目前禁用的药物和技术有七大类:刺激剂、麻醉止痛剂、合成代谢类固醇、beta阻滞剂、利尿剂、肽激素及类似物、血液兴奋剂等。
编辑本段已规定的兴奋剂
  目前,国际奥委会已经规定的属于兴奋剂的部分药品有:  
氯三苯乙烯
  医疗用途:促进卵的排放,治疗女子不孕症。
  体育用途:作为额外补充或在摄取睾丸素之后进行补充,通过反应来刺激“自然”睾丸素的生成。
  风险:头痛、神经质和抑郁。
硝酸甘油

硝酸甘油片
  医疗用途:扩张血管和增强心脏的功能,被用于预防和治疗心绞痛和心力衰竭。
  体育用途:在冲刺时刺激爆发力,缩短兴奋的时间,被老年运动员预防性使用,现在 又重新“时行”起来。
  风险:头痛、高血压和恶心。
皮质类固醇
  医疗用途:消炎药,治疗风湿和哮喘。
  体育用途:去痛、消除疲劳和使人兴奋。非常难以检测出来。
  风险:糖尿病、骨质疏松。
蛋白合成类固醇
  医疗用途:治疗严重的营养缺乏和骨质疏松,用于艾滋病患者、长期卧床不起的病人和被严重烧伤者。
  体育用途:促进肌肉的生长发育,与大剂量诺龙结合使用时,可消除使用者不希望出现的副作用。
  风险:痤疮、多毛症、偏头痛、鼻子出血、腱炎(指肌肉肿胀而不是腱肿胀)、肌肉破裂、前列腺癌、精神错乱,甚至是死亡。
诺龙
  医疗用途:老年人的营养缺乏,消瘦,用于严重烧伤和动过手术的人。
  体育用途:促进肌肉的生长发育,增加训练耐力和训练负荷,其效果从未证实过。
  风险:痤疮、女子男性化,大剂量使用可能导致癌症、糖尿病、严重的精神错乱等。
促红细胞生成素

促红细胞生成素
  医疗用途:增加红血球的数目,用于贫血、组织断离、早产儿,用在癌学和血液学方面。
  体育用途:增加训练耐力和训练负荷,这在目前的反兴奋剂检查中还查不出来,被经常使用(有人会给一个运动员使用5倍于一个严重病人的剂量)。
  风险:形成血栓,死亡。
睾丸素
  医疗用途:用于睾丸素分泌不足和严重的营养缺乏。
  体育用途:增加肌肉的数量。某些为增加肌肉数量而进行锻炼的人使用的剂量甚至会达到治疗剂量的250倍。
  风险:痤疮、水肿、减少精子的数量、死亡。
支气管扩张剂
  医疗用途:治疗和预防哮喘。
  体育用途:既可以起到刺激作用(舒喘灵接近肾上腺素),又可以提高呼吸功能。
  风险:使心跳加快,大剂量使用会导致头痛和消化系统紊乱。
蛋白合成激素
  医疗用途:防老化,自从黑通宁(即乙酰甲氧色胺,防老化激素)上市以来美国使用此类药物成风。
  体育用途:促进肌肉的生长发育。
  风险:像其他蛋白合成激素一样,可能会造成死亡。
苯乙酸诺龙
  医疗用途:增强运动员肌肉、减缓疲劳。属于合成荷尔蒙睾丸素。
编辑本段比赛可用药品
  被体育机构批准使用的药品有:  
维生素C
  医疗用途:预防感染、坏血病和疲劳。
  体育用途:进行激烈、短促的运动时迅速刺激机体,预防维生素流失。
  风险:易激动,睡眠紊乱,消化系统和泌尿系统紊乱。
复合维生素
  医疗用途:医治疲劳,预防因饮食不平衡所引起的维生素缺乏。
  体育用途:长时间运动或训练时的预防维生素(A、B、D、PP)的“流失”。
  风险:恶心,呕吐,骨骼疼痛。
磷酸肌酸
  医疗用途:心脏问题。
  体育用途:肌酸是一种可以提高肌肉力量的氨基酸,与一种蛋白合成激素结合使用可
  以达到最好的效果。
氨基酸混合物
  医疗用途:营养缺乏。
  体育用途:对激烈比赛中受到损毁的肌肉进行补偿,主要是构成肌肉的组成物质——
  蛋白质,与蛋白合成激素和肌肉锻炼相结合可以增加肌肉的总量。
葡萄糖、果糖
  医疗用途:治疗低血糖。
  体育用途:比食物更快地使人恢复体力。
抗凝剂
  医疗用途:治疗静脉炎,阻止血块在静脉里形成。
  体育用途:避免促红细胞生成素使血液变稠。

  医疗用途:治疗缺镁和痉挛。
  体育用途:在紧张运动几小时前注射,或在紧张运动后注射以弥补镁的流失。
  风险:如果注射速度太快,会造成发烧和全身不适。

  医疗用途:治疗贫血。
  体育用途:比赛中耗铁量很大,因此这种药品主要用于剧烈运动之后的再平衡,有时用于治疗自行车运动员赛后的大量缺铁(“粗大腿”综合症)。
  风险:心血管问题。
叶酸

  医疗用途:消除疲劳。
  体育用途:与其他药品(铁、镁和维生素B12)混合,可以改善红血球的状况,与
  促红细胞生成素结合不结合均可。
维生素B12+叶酸
  医疗用途:消除疲劳,治疗贫血。
  体育用途:制造高质量的红血球。
镁+铁+维生素B12+叶酸
  这四种药品混合在一起使用,可以提高红血球的效率,增强肌肉的功能。(但是,这种混合物是使用促红细胞生成素的准备性药品。促红细胞生成素会增加红血球的数量,而这四种药品混合使用又会使红血球数量恢复正常。因此,使用此种药物就有使用了促红细胞生成素的可能)。
编辑本段检测
  众所周知,实施兴奋剂检查需要购置大量高新技术仪器和设备、建立专门的兴奋剂检测实验室、聘用和培训大批掌握检测分析技术的专业人员,耗资巨大。因此,兴奋剂的危害还应包括它给国际奥委会等国际体育组织和各国政府及反兴奋剂机构带来的巨额财政负担,导致的惊人浪费。
  在奥运会和各种世界重大比赛中对运动员进行兴奋剂检查的开销相当惊人,小国一般都负担不起。1988年汉城奥运会兴奋剂检查了160

奥运会兴奋剂检测
0名运动员,耗资300万美元,约合每人1875美元。根据国际奥委会的统计,1989年世界各国总共检查了52371人次,粗略计算,当时全世界兴奋剂检查耗资就高达约1亿美元。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由于国际反兴奋剂斗争的需要,每年接受各个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赛内和赛外检查的运动员人次猛增(1994年为93680人次,1998年为105250人次),全世界每年用于兴奋剂检查的费用更是成倍增长。仅国际田联1996年用于对付违禁药物的开支就高达1700万美元。试想,如果把夏季奥运会28个比赛大项和冬季奥运会7个比赛大项的所有国际体育联合会对付违禁药物的开支,国际奥委会、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以及各国政府和国家反兴奋剂组织用在反兴奋剂方面的所有经费支出加在一起,该是怎样庞大的天文数字!
血样检测
  血样分析:血样检测的目的主要是补充尿样分析方法的不足,目前尚处于研究探索阶段,目前仅用于血液回输,红细胞生成素,生长激素,绒毛膜促性腺激素,睾酮等的测量。
尿样检测
  尿样检测:尿样检测是兴奋剂检测的理想样本。其优点在于:取样方便;对人无损害;尿液中的药物浓度高于血液中的药物浓度;尿液中的其他干扰少。
  分析大体分筛选和确认两个过程。筛选即对所有的样本进行过筛,当发现某样本可疑有某种药物或其代谢产物时,再对此样本进行该药物的确认分析。在进行药物的确认分析时,尿样要

重新提取,此提取过程与空白尿(即肯定不含有此药物的尿液)和阳性尿样(即服用过该药物后存留的尿样)同时进行,以保证确认万无一失。分析过程中按药物的化学特征和分析方法将所有药物分成四类,即:第一类:尿中以游离形式排泄的易挥发性含氮化合物(主要是刺激剂);第二类:尿中以硫酸或葡萄糖醛酸结合的难挥发性含氮化合物(主要是麻醉止痛剂,beta阻滞剂和少数刺激剂);第三类:化学结构和特性特殊的刺激剂(咖啡因,匹莫林)和利尿剂;第四类:合成类固醇及睾酮。

因兴奋剂取消成绩
尿样进入实验室,首先进行尿样ph和尿比重测定,然后按以上四类药物分成四组进行筛选分析,主要是化学提取和仪器分析两步,最后由计算机打出检测报告。
兴奋剂检测的难度
  兴奋剂检测是一项难度很高,责任十分重大的工作。其难度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药物及其代谢物的种类多,变化大,禁用的百余种药物以原体或一个或多个代谢产物的形式存在与人体体液中,因此,需要检测和确证的化合物多达几百种。除此以外,用药后的不同时间,这些化合物的浓度不断的发生变化,直到排出体外。
  2.药物在人体体液中的浓度很低,药物在人体体液中的浓度常常是毫微克(即十亿分之一克)或更低的水平,因此对检测的灵敏度要求很高。打一个比方,如果在一个25*50m的标准游泳池中加入一勺糖,要求在池子的任何一处都可以测到糖的存在。
  3.要求准确的定性和定量,不能有丝毫的疏漏和差错。兴奋剂的检测工作对运动员的运动寿命负有法律责任。检测者要对每一种药的药物代谢动力学及光普分析有全面娴熟的了解及足够的分析参考资料。所以,要准确的定量及判断是否超出了允许的水平,是一项难度较大的工作。
编辑本段反兴奋剂机构
1999年11月10日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洛桑成立这标志着国际反兴奋剂协调行动的开始。它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审定和调整违禁药物的名单,确定药检实验室,以及从事反兴奋剂的研究、教育和预防工作。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理事会将由10至 35名成员组成,理事会成员任期为3年,可连任两次;目前理事会由国际奥委会、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运动员、欧洲联盟国家和非洲体育最高理事会的共12名代表组成;国际奥委会提议由现任国际奥委会第一副主席、加拿大人庞德担任该理事会主席。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城市设立总部之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办公地点暂时设在国际奥委会总部大楼。
  国际奥委会承诺,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没有得到其他资金来源之前,国际奥委会将在今后两三年里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提供用于检查兴奋剂的全部费用。第一年的经费由国际奥委会提供,为2500万美元。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190486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