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24511)
 
--- news (12/6/2012)
 
12月6日,中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出现在瑞典召开记者会上。莫言在接受记者提问时“有选择性”地进行了回答,对于同获诺贝尔奖的中国人刘晓波,莫言数次拒绝重复之前讲过的“希望刘晓波尽早获释”的话。另外他还指出,“获奖是我个人的事。诺贝尔奖从来都是颁给一个作家的,不是颁给国家的。”但对中国的审查制度,莫言表示“是有必要的”,被认为是为其作“无罪”辩护。

效应不同 拒再提刘晓波

作为首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莫言受到了诸多媒体的关注。同样因为是中国人,莫言在记者会上的出现,引发了诸多记者希望从莫言口中再次谈到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的情况或者意见。而在莫言赴瑞典之前,天安门母亲丁子霖也特别呼吁莫言在领奖发言时“勿莫言”刘晓波。

然而,显然与众人预料的不同,面对维权人士的频繁呼吁,以及媒体记者的一再追问,莫言却并未遂人愿。面对多家媒体记者数次提起刘晓波的话题,莫言数次都拒绝重复以前讲过的“希望刘晓波尽早获释”的话语。据悉,莫言在知悉自己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曾表示“希望刘晓波尽早获释”。

莫言表示,与上一个获奖者(刘晓波)获得的待遇反差太大,是因为“刘晓波获得的是和平奖,我获得的是文学奖。这在(中国)国内引发的效应应该是不一样的。另外我想,关于刘晓波的问题,我在获奖当天就表达了我的刊发,请你上网查去。”


审查是必要的 好作品只与内心自由有关

相较于拒绝重提刘晓波一事,对于新闻审查的问题,莫言并没有三缄其口。他表示,自己不喜欢任何形式的限制和检查,但这些检查如同飞机安检一样是必要的。而且好作品的诞生与新闻审查的关系并不大,“自由与否关键在作家内心是否自由”。

莫言对于中国新闻的审查制度,举例表明了自己的观点,“我反感所有的检查,比如说我去大使馆办签证,他们也要检查。我坐飞机出海关,他们也要检查。甚至解下腰带脱了鞋检查。”但是他表示,“这种检查是必要的”。

莫言表示,“我从来没有赞美过新闻审查这种制度,但我想新闻审查每个国家都存在,但是审查的尺度和标准都一样。”

在记者会上,莫言否认自己说过“言论审查制度有利于创作”。他表示,“我要讲一句真心话,如果一个作家认为他在完全自由的状态下能够写出最伟大的作品,我认为这是一种幻想。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作家在不自由或者不太自由的情况写不出好作品,也是假话。关键是作家自己的内心是否自由,关键是作家能否站在超越了政治和阶级的立场来写作,包括作家的爱心,包括那些在背后咬牙切齿憎恨你的人,也要把他们当人看,给予他们深深的同情。”

 

获奖是一个人的事 无关国家

对于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有人认为莫言没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也有人认为这是共振国家文化、推进文化强国的一部分。对于人们的褒贬不一,莫言仅仅表示“获奖是我个人的事”。

在新闻发布会上,莫言表示,“获奖是我个人的事。诺贝尔奖从来都是颁给一个作家的,不是颁给国家的。”他也说道,希望自己获奖”会引起中国读者对文学的兴趣”,希望“能对中国文学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再此之前,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报道称,莫言所获诺贝尔文学奖“是慰藉,是证明,也是一种肯定,更是一种新起点的开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则称莫言的“文学造诣有目共睹。中华民族拥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这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将莫言获奖上升至国家高度。

除了赞誉之词,如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和中国异见人士廖亦武发表言论称,莫言没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廖亦武批评莫言是“国家诗人”,并致信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抗议莫言获奖。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416631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