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21004)
 
--- 加减 (1/2/2013)
 
琅勃拉邦之行

一路上火车汽车地坐过几次卧铺夜车,一觉醒来就到了终点,因而并不觉得艰苦。可从万荣到琅勃拉邦的夜车却挺受罪的。虽然我们是按照明码标价买的大巴卧铺车,可万荣这个小村垄断的旅游地段还是把我们卖给了村里的“个体户”中巴车,谎说没有赶上从万象去琅勃拉邦途径万荣的卧铺大巴车。

大约十一人座的中巴就一个司机,但要开一宿的盘山公路,行吗?

从晚上十一点起,司机就把车上的音乐开得震天响,到了夜里十二点,音量似乎到达了顶峰,毫无疑问,困倦极了的司机是在努力给自己提神儿,可乘客就根本别想睡觉了。车上的三个英国女孩主动坐到司机旁边找话题聊天,司机也一次又一次的往我要风油精、口香糖来使自己打起精神。到了夜里一点多左右,这位司机似乎是再也坚持不住了,干脆把车停在了一个小村镇的路边,熄火,趴在方向盘上睡觉,全车十一个人就窝在这个中巴里打盹。

1. 我们入住的旅馆


而我却前所未有的感到窒息,也不是前所未有,在越南参观那蛇洞般的古芝地道时有过一次,而这次似乎更加严重。看到,其实是想到,这么十一个人就这样憋屈在这样的一个小空间里,便莫名的有一种要砸掉玻璃冲出牢笼般的冲动,最后不得不选择了在车外冻着(老挝的北部属高原气候,夜里还是比较的凉),又不好意思动静太大地折腾自己的行李箱,可开关车门的声响还是惊动了已经入眠了的小山村,招来了全村的狗此起彼伏地向我们这辆车狂吠。

 
2. 琅勃拉邦的旅馆大部分是这种色调和风格


狗在越柬老三国随处可见,但似乎并没有人宠他们,常常是蓬头垢面脏兮兮的卧在一边做二等公民,你刚一伸手喂他们,狗们就吓的躲闪开了。所以我一会儿东一会儿西地向村两头的狗们扔面包,并不能使他们安静下来,我甚至开始担心再这样的叫下去,全村的人都会起来把我们这辆车赶走。

好在司机小睡了一会儿就醒了继续上路,我继续供应风油精和口香糖,并且和他一起倒计时, 还有二个小时,还有一个小时,还有半个小时,终于在凌晨4点45分,困得眯眯糊糊的一行人被困得眯眯糊糊的司机沿着颠簸的盘山公路,一圈儿一圈儿地绕到了琅勃拉邦。

 
3. 许多旅馆对面就是临河的酒吧、餐馆。咖啡厅

我和旅友一路上没有预订过一家旅馆,4点45分在琅勃拉邦还算是深更半夜,下了车我们很有些不知东南西北地往哪里走,却不期然的看到街上冒出了一位老挝女子,基本一句英语不会说的带着我们一家一家的敲旅馆的房门,走了将尽半小时,竟然没有在街上看到过第二个行人,驴友说是老天派出这个夜游神来帮助我们。

 
4.旧王宫,1976年改为国家博物馆


用一段百度的语言简介一下琅勃拉邦:

古都琅勃拉邦(LangPrabang)是一个精致的古色古香的小山城,位于湄公河畔群山环抱的谷地,距离首都万象大约有500多公里,是老挝现存的最古老的一个城镇,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1995年12月,琅勃拉邦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历史遗产名录。

民风纯朴,自然生态保护完好,被公认为东南亚传统与殖民风格保存最为完好的城市,成为西方游客追求的“世外桃源”。

 
5. 主街的左侧是湄公河,右侧是南康江,住在哪一边都景色宜人

 
 

6. 主街上有许多别致的手工艺品店

 

7. 主街上的餐馆比较贵,但环境不错还挺有情调的

 

8. 艺人们在湄公河边作画售卖,多是佛教题材

 

9. 突突车们在街上等生意

 
10. 谱西山坐落在市中心的主街上


琅勃拉邦是老挝佛教中心,寺庙、佛塔林立,仅市区内就有30多座寺庙,居民笃信佛教,是名副其实的佛都。2万多的人口中,有200多名和尚。每天清晨和尚沿街化缘是一大景观。等待布施的信徒沿街排列,等各个寺庙的和尚十来个排着队到来时,信徒便把糯米饭、粽子等食物依次献给和尚们。

化缘的和尚排成长长的队列,黄色的袈裟,在太阳的照射下,映照出琅勃拉邦人对宗教的虔诚。佛教兴盛造成了琅勃拉邦古寺众多。有的寺院古榕蔽天,有的寺院花木繁茂,有的寺院大佛塔耸立。寺庙装饰的主色有的以红为主,华贵雍容;有的以金色为主,灿烂辉煌;有的以黑色为主,庄严沉贵。

这座面积不到10平方公里的小城无疑已成为老挝历史与文化的象征。比比皆是的古建筑被宁静的自然景色包围着。整个城市被群山环绕,城市中郁郁葱葱的树木依稀掩映着寺庙、佛塔还有平凡的住家,这一切都使琅勃拉邦的空气中充满了平和而又迷人的气息。



 
 
11. 商贩们为每早的和尚化缘准备着生意


百度里提到了,琅勃拉邦最著名的看点之一是早晨看和尚化缘,按说我们早六点钟以前到达了这里是观看此一盛景的最佳时间,还免得特意早起了,可在旅馆住下后,就困得一头扎在床上睡到了九十点钟才醒,街上是否有过游人们或是香客们的喧嚣,统统地没听见。

 

12. 游客们早早地从远处赶来等待观看和尚化缘

 
13 .虔诚的香客们也已经作好了布施的准备

这里旅馆的风格均为黄棕色木建筑,既有浓郁的地方特色,里面的设施又很西化- 松软的大床,水量充足的热水淋浴,厚厚的棉制白毛巾一尘不染,房价稍微贵了一点,可还是物有所值。天亮后方看出我们的下榻处面对湄公河,背靠谱西山,右邻王宫博物馆,距琅勃拉邦的主街和主街旁的早市以及每晚著名的多民族夜市都才有几步之遥。

第二天早晨不到六点钟就起来了观身着黄褐色袈裟、肩挎着钵盂的僧侣们结队从各个寺庙出来沿街化缘,大部分布施的香客来自泰国,诚心诚意的买上米饭水果等食品在街旁跪着等待和尚们经过,另外就是些看热闹的游客,有学着样子在路边布施的,大部分是忙着拍照。伴随着一队一队赤脚行走在路上的僧侣们,傍边滋生出一队乞丐的支流,僧侣们一边接受着街人的布施,一边大把大把的把一些食品随手分给乞丐们,一早晨下来,那些乞丐们每人都提着重重的一篮子米饭糖果的混杂食物。

 
 

14 .早六点起,和尚们从各个寺庙出来,沿街化缘

 
 
 

15 .乞丐们在路边等待着和尚们施舍

 
 
 

16 .老挝的小乞丐们还骑着不错的儿童自行车,而柬埔寨的小孩们骑的却都是破旧的28” 寸成人大车

 
17 .光西瀑布

光西瀑布位于琅勃拉邦郊外,因为我和旅友都在这儿那儿的曾经看过不少瀑布,所以去与不去这个瀑布我们有些无所谓。不想在湄公河畔漫步时,不时的被推销旅游的个体户们拉住,于是我们决定就再看个瀑布。

 
同车的一共七人,一位来自澳洲的女孩已经是第三次来这个瀑布,另外两位澳洲情侣,昨天才刚刚到达琅勃拉邦,下一站是周游印度,美国女子和加拿大男子刚刚结束在韩国教英语的一年合同,美国女子有些担心回国后面临的失业,加拿大男子则一路上给大家讲述在韩国天天吃泡菜米饭的清贫日子,他尤其绘声绘色的描述韩国的酒里还有米粒,我和旅友估计他讲的是酒酿。

听着这些走世界的背包客们聊天南海北是一种享受,一种经历,由此而感悟,旅游,并不一定要赶着到那里去看什么世界之最,这种在路上的阅历常常是洗去浮华之后最最难以忘怀的章节。

 

18 .我们的小分队

 
 

19 .以顶着落水,游到水帘洞为乐

 
20 .蓝绿色的三叠水

原来光西瀑布不仅仅是一处飞流直下的瀑布,而是那种三叠水或是四叠水似的多层瀑布,周围青山环抱,有凉亭有野餐桌的一处公园般的风景胜地。我们一行人跟着那个来过三次的澳洲女孩不走大路而是沿着一条崎岖的徒步路线登上了瀑布最顶端,也就是落差有50多米的最大的一个瀑布,既而七个人在这个顶端深潭处换上泳装,任冰冷急进的落水砸在自己的身上,尽享那份清爽。每个人分别尝试着顶着飞流而下的水瀑游向水瀑后边的岩洞,并为每一位成功者竖起大拇指叫好。

 

大瀑布下边的一处落差比较小,水潭比较宽阔的地方聚集着更多的欧洲年轻人们在那里跳水,跳台基本就是一段歪脖树杈,金发碧眼、皮肤白皙、年轻健美的比基尼们一个接一个地爬上那棵歪脖树,毫无畏惧地向水潭里跳着花样,其情其景,绝对是光西瀑布人与自然既交融又争艳的最佳风光片 。

从光西瀑布回来后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不想刚刚分手的七个人在琅勃拉邦主街侧旁的一条小吃街上又碰到了一起。这里几乎全部是背包客 ,因为既便宜又有地方特色,桌椅的卫生条件差了些,可人们在这里吃得喜气洋洋的。那对澳洲年轻人问我们晚餐后的打算,我说去体验老挝式的草药按摩,他们说也是这个打算,并且昨天已经去过一家,一小时才十美元,便宜啊。

 
 

21 .游客们爬到歪脖树杈上去跳水

 
 
 
22 街上的早餐粥摊

琅勃拉邦夜晚的多民族夜市是琅勃拉邦的又一道风景线。尤其是在此之前没有去过云南的我,目不暇接的看到那些民族特色浓厚,许多还是手工编织的围巾、裙子、裙裤、首饰、挎包等等每件都漂亮,什么都想买。

在夜市上我们碰到了一位来自浙江独自旅行的男同胞,他说刚从琅南过来,那里的深山密林中还居住着土著人,为了不影响不打扰这些土著人的生活,有规定每周只允许一定数量的游客进入,并且每次进入的人数也严格限制。与他的这次对话成为了我对于老挝的留恋和有机会一定去寻找那个琅南的向往。

 
 

23 约2美元一个的早餐三明治,学生们在校门口围着买,看样子琅勃拉邦可不穷

 

24 餐馆里的“老饭”西吃,老挝啤酒很不错

 

25 小吃夜市

 

26 各种烤鱼味香肉嫩

 

27 吃饱了之后到处乱走

 
 

写这篇游记时在网上看到有文这样描述老挝:

宁静、内敛、温顺,老挝像一只猫。与泰国的喧嚣,越南的拥挤,柬埔寨的世故相比,老挝是一杯醇醇的老酒,独自在地窖里发酵,余香幽长,味美醉人。

的确,老挝,可能的话,我还会再去 。

 

28 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位浙江同胞提到过的琅南土著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619201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