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弗拉基米尔之路》–我看到的俄罗斯绘画(3)
 
 
 
 
  Home
user id
password

 
希施金 《三棵橡树》

库因芝的名作《第聂伯何上的月夜》,令我想起我们中国的《春江花月夜》和明月下波光凌凌的密执根大湖。静静地望着那样的月色,心灵常会感受到大自然静穆、空灵的涤荡。列维坦(1860-1900)是与萨夫拉索夫,希施金,库因芝齐名的俄罗斯著名的风景画画家,我从上中学时就熟知他的《弗拉基米尔之路》,这次很遗憾并未见到列维坦的《晚钟》、《深渊》等名作。 波连诺夫的《莫斯科的小院落》画幅不大,但那阳光明媚,生机盎然的色彩在整个展厅里显得非常突出抢眼。在特列恰科夫画廊,相同的画作,增加了点缀了穿白色衣衫的孩子。

那天在俄罗斯博物馆,在众多的杰作中,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一幅尺寸并不大并不起眼的风景油画《融》(Thaw)。说不清为什么,当我第一眼看到这幅画那刻,让我感到有一种心被吸进去,与画家心灵相契的感觉。我在画前久久徘徊,对自己说,单凭这幅画,这趟俄罗斯之行就值了!

在冰天雪地的大地上,冰雪刚开始融化,残留着车轴的印记,一个老人和孩子在道路中,前方的路上停着几只乌鸦。在这广袤的俄罗斯大地上,两个人的身影显得那样渺小,大地又显得那样广袤沉寂。我特别记下了画名和作者。回来后我查了一下,才知道年轻的画家费奥多·瓦西里耶夫(Feodor Vasilyev)凭着这幅《融》一举成名,可惜这位画家只活了23岁。 后来在莫斯科,我又看到了同样的作品,只是路中少了那几只乌鸦。瓦西里耶夫另一幅《早晨》也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的风景油画都不是很大,但却显得广袤深远,似乎总笼罩着一丝悲愁的气息。

在莫斯科的特列恰科夫画廊,有整个一个展厅,展出有近百幅的小幅风景油画作品吧。每幅只有一页书大小,却非常精细地描绘了各种景致:冬天的夕阳,细雨,冰雪消融。很可惜不允许拍照,又没任何英文解释。



(五)俄罗斯肖像画

在莫斯科,我曾经去著名的阿尔比特街,看到街头艺术家们为游客画肖像,水准都相当高。即使是街头艺人的肖像画,也包含了所画人物的精神气质。这也许与俄罗斯肖像画的传统有关?我看俄罗斯肖像画时最大的感触是它展现了所画人物的精神气质。

克拉姆斯柯伊(1837-1887)是巡回展览画派的组织者和精神领袖,是著名的肖像画画家。在俄罗斯博物馆的一个展厅,有他画的作家托尔斯泰和画家希施金的肖像画。但《米涅.梅西里耶夫》– 一个质朴的俄罗斯人形象立刻吸引了我的目光,他就像生活中一个朴实善良的普通人,可以是工人,也可以是农民,令人感觉亲切自然。

下面这幅人物肖像也是我喜爱的,我没有留意作者。这幅肖像画抓住了少女青涩单纯的气质。
 
Click on photo to go next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