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弗拉基米尔之路》–我看到的俄罗斯绘画(3)
 
 
 
 
  Home
user id
password

 
《少女肖像》

在莫斯科的最后一天,我和一位俄国朋友在街角一家小咖啡馆吃早餐。这家小咖啡的两面墙壁分别印着《洛普希娜娃》和克拉姆斯柯伊的《无名女郎》,使这家小咖啡显得很有高雅的艺术氛围。这是俄罗斯非常有名的两幅女性的人物肖像画,人物的精神气质比较相像,很有个性。 那天在特列恰科夫画廊,看到鲍里维科夫斯基的《洛普希娜娃》时,我一直在捉摸画中这位贵族小姐的神情。此画作于十九世纪初,可人物有些现代派女性的气质,是一个很“帅”气的贵族小姐。

谢罗夫(1865~1911)是列宾的学生,是巡回画展派比较后期的画家。他的人物画像似乎很被西方所推崇。《少女与桃子》是谢罗夫最早的成名之作,在特列恰科夫画廊几乎有一个展厅都是他的作品,而且每幅都是技艺精湛。

我记得那一刻,站在那个展厅,在内心我是又仰慕又羡慕。在十九世纪后半叶的几十年中,俄罗斯竟出现了那么多了不起的画家,那些巡回画展派的伟大的画家们,个个熠熠生辉,每个人的画作都可以装满整个展厅,谢罗夫只是其中之一! 在圣彼得堡,有多幅谢罗夫的作品,《男孩》、《伊达.鲁宾斯坦像》、《尤索布夫大公》、《公爵夫人尤苏波娃肖像》。《孩子》是画家的两个儿子,其中一个发呆的小男孩,令人怜爱。在那位耀武扬威的大公的肖像画中,我第一次看到画得这么神气活现的马儿,马的眼神、那神气劲儿,绝对盖过那位大公。谢罗夫不只创作人物肖像画,记得与他的肖像作品在同一展厅,有一幅画是乡间狩猎的场景 — 猎人、猎犬、骏马,明朗的天空,绿色的田野;人物、动物和自然是那样和谐地相搭配,勾画出一幅令人向往的田园隐逸生活。





(六)列宾,《伏尔加河纤夫》

在俄罗斯博物馆,当我第一眼看到米赛耶多夫(1835-1911)的《收割》时,我以为是列宾的描写农村的劳动生活作品,因为那身着兰色布衫的农民很像《伏尔加河的纤夫》中的形象。在同一展厅,还有一幅 柯罗德特(Mikhail Klodt 1832-1902) 的《田野》,也是描绘很普通的春天耕作的劳动场景。 从这两幅描绘在广阔的田野里辛勤劳作的俄罗斯人的画面里,散发出田野的芳香和劳动者的气息。驻足画前,我真切的感受到俄罗斯民族的朴实深厚、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

在我们中国人中,最有名气的俄罗斯画家大概是列宾。为人们最熟悉的是《伏尔加河纤夫》。在圣彼得堡我看到了《伏尔加河纤夫》,《札波罗热人给土耳其苏丹写回信》、《萨特阔在水晶宫》、《赤脚的托尔斯泰》等画;在莫斯科,看到了《意外归来》、《伊凡杀子》和《索菲亚公主》。

《札波罗热人给土耳其苏丹写回信》是列宾的最伟大的作品,从构思到完成达13年之久。它描写性格豪迈的查波罗什人,正给土耳其苏丹写回信,嘲笑了对方的情景。画家刻画了不同人物的姿态、性格和表情。画中人物个性鲜明,像一部小说中的场景,很有意思。 这幅画还深深的影响到后来的俄罗斯画家们。在莫斯科,我和一个美术学院的学生交谈时,她提醒我,苏联时期的著名的《战斗中的休息》,构图就这幅《回信》相似。我比较了一下,确实如此,特别是后仰着的那个战士的背影。 俄罗斯艺术有它的一脉相承的传统,比如,从莫斯科地铁站的浮雕,似乎就能寻到圣彼得堡碦山大教堂前廊柱上浮雕的印记。
 
Click on photo to go next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